第十五章 星石与星币
爱吃火锅de2018-11-20 09:033,472

  “马…马驼子死了?”余威渐散,四周人这次向着爆炸的中心处赶去,才发现中心处有一具被面目全非破损严重的尸体,唯独‘它’身上缺了一条手臂。

  念海渊将视觉从血雨处收回,那里已经感应不到马驼子的星力了,向着酒肆步去,妖兵又再次恢复到正常形态,悬挂在细腰处。

  看着念海渊向着自己这边走来,酒肆中人纷纷避逃开来,那最后妖兵噬人样,在众人心底刻下深深的烙印。

  至此,他们中一部分很难在抹去。

  这才是真的杀神,那马驼子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比!

  要避开这个杀神才对!

  “你…你站……住!”最后那声音已经小的自己都听不清,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头儿,保持冷静,不行啊。”身边的人立马制止住了少年冲动的举动。一人捂住他的嘴巴,二人抱住他的身体,让他此刻动弹不得。

  “啊保,别乱来!连人祸级S马驼子都死在他手,这不是我们几个能对付的了。”一声苍老声在少年背后响起。

  “是啊,头。老管家这次说的对啊!”身旁狗腿子连忙应喝道。

  镇守李乐府邸。

  “禀报镇守,马德明死了!”甲士将九安街发生事,快速传达到。

  “想到他会败,却没想到他会死在念海渊手上。”李乐闻声,低沉道:“九安街上,那些人现在可还有何动静?”

  “禀镇守,马德明一死,九安街人人震慑于妖兵的力量,那暗处之人却不敢在妄动。”甲士说道。

  “继续盯着念海渊一伙行动。”李乐忽而道:“再从九安街中调出一队甲士去处理掉现场。”

  “是。”

  ……

  安永镇九安街上的一处酒楼中。

  “二叔你今日没事吧?”念剑柳担心道,众人面色难看。

  念海渊示意自己无恙后,脸色却十分糟糕道:“这次妖兵所能带来的结果,远比我想的还要恶劣,是我大意了,妖兵的消息如今早已是传遍了马淮镇,我们还是走慢了一步,现在的我们已身处危机当中。”

  “啊。怎么会这样!”剑柳的心中懊悔不已,因曾在路上还曾埋怨过二叔走的急,而感到愧疚不堪。

  “二叔,那今晚我们是否再连夜赶路?”剑晨在一旁询问道。

  “妖兵就像一把双刃剑,它能发挥出惊人的力量同时,也同时会有大量星力消耗。今日妖兵的使用,已消耗了我体内大量的星力,今晚必须补充足够的星力。”二叔摇头,忽而再道:“还有你们几个今晚必须和我待在一个房间,但有特殊情况发生,我也能及时护住你们周全。”

  众人不曾有意见,尤其是念寻。

  记得崔岩师傅曾提及过对于星武者而言,可不曾有白天黑夜之分别,他们战斗时更多靠的是自身的视觉与星觉去袭击或是躲避对方。

  越是专注于战斗,星觉所站比重将压倒性地高于视觉。

  星级一但提高,精神力五感同时增强,黑暗根本已经无法阻拦这群星武者了。

  待在房内的一角落的念寻,寻思着今早上念海渊与马驼子的一战,全然没发现一个身影正向自己靠近,在一旁注视着自己。

  “到底什么是星武者呢?”那种种打斗场面与自身掌握的术法一一对照后,更是让念寻开始无法摸清头绪来,但无一例外他们共同点,都有着星力的波动出现。

  想着想着突然眼前出现一张清秀的面孔,歪着脑袋盯着自己看,看的念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由退后道。

  “你干嘛?”

  念剑柳也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对面,就这样伸着头看自己。

  “你不用……怕的。”她轻声道。

  念寻再次倒退几步,起身喝道:“喂,你到底想干嘛?半夜想吓唬人是吗?”他已经忘了今晚是大家睡在一个房内。

  “我看你一个人在角落里,怕你还在害怕,是想告诉你其实……”剑柳再次靠近,一脸你不要害怕的意思。

  念寻没来由的有点不耐烦,一把将她给推开,好不容易才想到关键之处,一下被她打断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怕了?”

  “下午马驼子在和二叔打斗时,你眼睛就吓的直直的,别不承认。”念剑柳边说边用手指着自己双眼道。

  念寻想了一会,总算是回忆起来了,那时候好像自己是有点那个什么,尤其是当二叔最后杀死马驼子时,妖兵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让自己仿佛又看到了师傅手中‘土狼枪’的身影,那种真实感。

  只是这些她又怎么看到的?

  “哼,当时我都吓到踩在他脚上了,他都还不知道吧。”念剑柳心中嘀咕道。

  “我说,你们俩也小声点吧。”念剑晨一旁走过来指着二叔那边道:“二叔正在吸收星力,你们也保持安静点。”

  只见念海渊包袱中流露出几块晶莹剔透的石头,每吸收完一块就从包袱中掏出另一快放自己手上。

  那石头表面散发出淡淡的星力,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头上的色泽也开始越来越淡直至变成一块普通石头。

  念寻看到这些晶石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与平时吃饭住店用的那些青币有所不同,青币虽然也能感到星力存在,却不似这石头上面的星力多。

  “这些上品星石应该够二叔星力的恢复了。”念剑晨在一旁小声说道。

  “这石头叫上品星石吗?那与你们之前用的青币是一样的吗?”念寻一旁不解道。

  “哈哈,念寻。青币怎么可和星石一样呢。”念剑晨笑了一下,方才解释着。

  “星石原本也是天地间的一种普通矿石,由于它们常年累月的被天地间星力滋润,产生出一种突变而成的一种带有星力的矿石。”

  “青币却是星武者将那些星力浓度不标准的星石内星力,压缩分解出相等的一份份,它们被叫做星币。”

  “星币中有常见的青币与蓝币,和从上品星石内分解而出的紫币三种。”

  “原来如此,怪不得上次那细簪最后只卖出了三个紫色的星币,看样子当初是真的误会她了,原来她是真的买不起啊,不是假的。”念寻忽然想起这抹事来。

  念海渊包袱中的几十颗上品星石转眼也快速的消耗着,寻思不到半柱香时辰就会耗尽。

  半柱香过后。

  “喂,念剑晨!”念寻再次对着前方空气喊道。

  “怎么了?”念剑晨半睁开眼,疑惑的看向念寻。

  “我说,这么久我也没看见过你俩吸收过星力啊?难道你们都不用感悟星力的吗?”念寻实在忍不住这几日的好奇,问道。

  “念寻,四极大陆上的人都知道的事,人的身体在二十岁之前是不用急着去吸收星力的,因为在二十岁前,是身体的最后的期限。”剑晨道。

  “最后的期限?”念寻露出不解之色!

  念剑晨接着解释道:“人体一但有了星力出现,星力就会与人体产生一种契合,就成为大陆中的星武者一员,但也同时错过了那最后的期限。”

  “四哥,你跟他说的这些他又怎么可能会听得懂呢。”念剑柳也在一旁指手画脚道:“你忘了,他来自的地方是镇外吗?”

  “不过这次她到也没说错,我还真的不是很懂,师傅也只提及过,星武者在二十岁之时会接受到星力的洗涤,至于其他并未提及。”不过这女人怎么老是有点和我过不去的意思,念寻心里发揪:“该不是那件事她早就已经知道了吧,是在借机报复吧?”

  念剑柳扬起脑袋,得意道:“你可听好了,本姑娘只说一遍。星武者的体内星力的多少,就好比人的身体,此时能装进一桶水,你要想装多点,就得让桶子大点,而越晚成为星武者体内越有可能储存到更多的星力。”

  “不错,柳妹这个比喻还是很形象的。”念剑晨一旁趣味道:“不过,也并非都能如此顺利,很多人即使数年时间也可能无法让那桶子变的更大一点点,不如早早成为星武者,放弃星力这一方面,选择在星级上突破,毕竟即使星力差点,星级到了也可以弥补不足。”

  “我也在镇外面有所听闻,大城内有人在十岁之时,就能成为一名星武者。”念寻随口胡说着以前念老的话。

  “你?”少女明显听出镇外二字的含义。

  ”二十岁之前就成为星武者的人,无非都是同一类人,他们都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寸进丝毫。”念剑晨继续说道:“这类人中,不是是天才就是庸才。”

  “原来如此,怪不得无法发现他俩身上丝毫的星力,原来根本就还不曾成为星武者啊。”念寻心道,也不再追问下去了。

  “你们几个还不好好休息,明天都不用赶路了吗?”念海渊的声音正从屋内传来。

  知道念海渊已经吸收完星石,众人来到里屋。

  “二叔,你现在的星力恢复好了?”念剑晨在一旁关心着。

  “再吸收完身上这些中品星石,体内星力也恢复到了原先八成之上。”

  “二叔,我们该不会是没星石了吧?”念剑柳皱眉说道。

  念海渊失笑道:“星石的能量确实已经吸收完了,剩下的就是些星币,不过星币的能量因为被分解压缩过变得又少又难吸收,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吸收星币内的能量了。”

  “为什么啊?”众人不解道。

  念海渊揭开上衣,露出一道深深掌印痕来,还在不停的冒着寒气:“马驼子当初那一掌虽匆忙而至,但他的冰寒星力古怪异常,虽暂时被我在体内扼制住了,但依然还影响着我身体,若今晚不将它逼出体外,恐明日遇敌之时再被引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