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生老病痛
爱吃火锅de2018-11-24 15:354,035

  而在离长坂街只一墙之隔处,江阿镇城下。

  此刻正将展开着一场大战!

  那双手之上各箍有一人的怪人,正紧盯着挡在他前方去路的二人组。

  邢台荣与方德二人站在城下,从那年轻甲士带回江安街情报后,二人就在此等候多时!

  此刻也算看清了来人的大致样貌,那庞大的身形犹如行走的妖兽一样,若不是在那硕大头颅下,藏着一张极度丑陋般的人脸,那就是一头人形妖兽。其手臂粗犹如小牛犊,青筋盘绕如粗绳,可想而知在他那壮实一拳下,威力又当如何。

  那怪人心中虽然不屑,但此刻能出现阻挡在这的,想来就是那些人中所谓的援军了,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二人中,到底谁才是那最弱的安永镇守李乐,是那老头亦或是那壮汉。

  怪人内心一嗤:“能被组织情报中选为最弱的镇守,想来也强不到哪去。”

  “既然已经出现更好的替代品,那你的使命也算圆满完成了。”怪人右手不再受自己控制,发出咯吱咯吱骨头断裂之声,几欲把手内那细弱的腰肢给拦腰截断。

  “嚇…!”

  一声低吟,从怪异男子右手上那具身体中传出,这一路上本已变觉得麻木的神经,依旧被这突如其来的庝,给痛到叫出一声呻吟。

  也就这一道呻吟声,邢台荣眼珠几乎要爆瞪出来,他看到了那怪人右手之处一闪而过的脸庞,那五官几乎扭曲到已经变形,但依旧与安永镇守李乐样貌有着七份相似处。

  也就与李乐同生共死过的邢台荣能在满脸血痕的脸庞,辨认出七分相似!

  再结合到李乐离开的时间与怪异男子出现的时间,邢台荣爆喝一声,双眼冒出一道道仇灭之火,向着怪人不由分说的就奔去,额头五颗星辰尽数闪耀光芒。

  方德从怪人出现那一刻,就感应到来人的不寻常来,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如今之计只有尽快让人把敌人消息送出去,汇合已方七星武者到来才是。

  而这个人选,身边现在最适合的当属邢台荣了,现在只需自己在此拖上敌人即可。

  不由向邢台荣靠去,谁知这时邢台荣已率先出手,暗道一声:“糟糕。”

  “邢台荣实力即使在那些街守之中不差,但也无可能敌得过这些能给一镇带来危机之人,如若现在不去支援他,怕是怪人的一道星压之下,就能压迫他原地无法动弹,轻易取走他性命。”

  方德额头六颗星辰同时闪耀,星力在身上汇聚,不做停留,与邢台荣形成一前一后,向着怪人奔去之势。

  怪人正享受着手中最后的乐趣,一道凌厉的拳风伴随着深寒的杀意,朝着自己疯狂逼近。

  那怪人发现那股星力之弱,冷笑一声,并不打算抽身出来。

  只见他额头处第五星的星力瞬间化为一道星压释放而出,对着邢台荣而去。

  他想用星压震慑来人!

  “啊!”

  邢台荣突感到一道沉重的压迫向自己逼近,人瞬间被挤压在地,攻势已废,似有千斤巨力压身,让他很难移动,更别谈对怪人继续发起攻击。

  果然和怪人想的一样,他第五星的星力就足以应付此人。

  “嗯…”突感惊悚之色!

  一股超强的星力伴随着一柄利刃随之向他袭来,怪人不得不全力应战,精气神高度集中,星力依附在右手之上相迎,向着来人利刃挥散而去。

  那邢台荣上一秒突感到如山岳般压身的星压,在下一秒方德那一刀之势下,就统统消散不见。

  “你是谁…?”那怪人喊道,此刻的他额头第六星辰已现。

  “情报中安永镇守绝不可能有如此实力,更何况此人刚刚那一刀已有自己全力时的威能。”怪人从倒塌之地起身擦拭了嘴角处的伤口,诧异道。“巅峰级六星武者!”

  这才发现自己身体因刚才那股拳刀交击之力,导致退后了数丈距离之远。

  方德虽只是后退了一小半步,但却很清楚认知到单以力量自己已经输了,那怪人从一开始就在尽可能的尽量节省自己星力使用,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击,又是仓促提力就已经能与自己最强一击平分秋色!

  “看样子,这数百年的荒废让我也变得更加迟钝了起来。”方德暗道。

  “大意了,第六星的星力如今只留下了三成,竟会在此遇到全盛状态的巅峰级六星武者。”怪人心中恨道,已然将眼前之人当成最棘手之人看待。

  目光向着不远处的城墙之外望去,心道:“还没输,只要自己出现在安永镇内就不可能会输。”

  解开束缚后的邢台荣,以第一时间最快速度继续疯狂朝着怪人奔去。

  “邢台荣对怪人的态度,一直而来表现的从不热衷,如今为何他却表现这般疯狂?”邢台荣的所有行径看在方德眼中,虽有不解,但此时也没时间多问,与邢台荣形成包夹之势围攻着怪人。

  怪人在二人接连围攻之下苦苦支撑着,其中一人的实力较之低微不堪,自己本可快速将之击败,奈何此人完全不要命似的打法,自己星力本不多,无法将星力做到同时攻防状,若使出最强一击,必定留下空挡出来给另一人。

  为此这个空挡他留给了邢台荣,选择与方德硬砰硬,即使邢台荣攻势低微,很难对他造成致命伤害出来,但时间一长,局势对他只会更加不利。

  何况仅以怪人所剩的三成星力来对抗一个全盛巅峰级六星武者,本就该是早早落败下来的,只是不知为何从第一次对拳接触开始,那人的力量明显能察觉出,从最开始的接触到现在,他的力量一直都有在衰退,这并非是星力上的损耗,而是气力的衰弱。

  最开始时的十分力,到现在两人对碰下,只剩七分力。

  否则自己也无法坚持下来,到如今那老者的气力,更是以一种极恐怖的速度在消退,怕以此速度下去,不久之后的他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还不如眼前这五星武者大,

  可即使如此,怪人依旧还是无法摆脱开,此时他除第六星以外的其余星辰内的星力都已经耗尽,而第六星内的星力也已经骤降到一成不到。

  这还是他多次使用了肉身之力多次抵挡缘故,如今全身更是凭添伤口无数,瘆不忍睹。

  “难道真的要放弃他保命了吗?”怪人看着自己左手中,因多少牵连下,快失去生机的身体道。

  多次交手,怪人已经从那发疯之人嘴里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回他手里的江阿镇镇守,但可惜:“失去了他,我也失去能活着出去的理由。”

  几人再次交手到了一起,不管邢台荣如何不要命似的攻击,怪人都只用自身肉体之力抵挡,丝毫不敢使用所剩下的一丝丝星力,因为那维持身体功能的最后星力是他的底线,一但用掉无法解决掉战斗的话,他的身体机能将变的更加脆弱,更易受到伤害。

  虽说遭受着雷霆般不停歇的打击,可怪人此刻的心思却清晰无比。

  “时间,他还剩的时间已不多了。”

  与此同时方德的气力已再次下降许多,怪人从那力量中敏锐的捕捉到方德已经下降到不足五星武者的气力,调起了体内残存的第六星的星力,堪堪使出了初入六星武者力量的一击‘重锤’。

  这虽然只有六星武者初等威力的一击,却结结实实捶打在方德胸口之上,将他远远的撞飞向着后方极速倒退而去,撞在城墙之上,发出一声巨响!

  “砰…”一声响!就连长坂街上五千甲士都能清楚听见。

  如今的方德模样,早已失了那古井不波的神态,那深深地皱纹密布在其他沧桑的脸上,全身皮肤上下开始褪去原有的光泽,变得像刚从墓地中爬出来似的,沧桑到随时可能会倒下的身躯。

  别说怪人从中感到出诡异,就连一旁发疯般的邢台荣也开始注意到方德的反常,收回攻势护在方德身旁,检查起他的特殊状况。

  那怪人眼见自己暂时脱困,调动起体内仅剩的星力,发疯似的向着城墙外而去,人在空中还嫌自己的速度不够快,将右手之物向着地面仍去。

  “这东西在那段时间内也帮助自己抵挡住了那疯子的多次攻势,现在扔掉到也有点可惜了。”

  一道带着仇恨之火的双目,紧盯着怪人离去的方向,眼看他将要越过城墙而去,继而向着他极速追赶而去。

  直到从怪人右手掉出一物,才彻底改变了邢台荣追击的方向。

  邢台荣接住怪人丢下之物,入手是阵阵酥软,低头望去眼中早已一片湿海:“他全身舒软,骨头尽被碾碎,竟无一块是完整的。”

  如若不是事先知道,兴许会被人当成一滩肉泥来看。

  “他是谁?”苍老又无力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邢台荣抹去鼻涕,捂眼滴泪道:“镇守李乐。”

  “我早知你行为异常,必定是有原由,当时情况,也没多想。”苍老之声再次响起,好似这黑夜之中那随时将被熄灭的一盏烛火。

  邢台荣双目失了神,空洞般注视着手中‘‘尸体’一动不动,低沉道:“他死了。”

  狂乱的星力在其身上肆虐,犹如实质的缠绕在身体之外,眼中一片深寒!

  方德虚弱的声音阻止了此时的邢台荣:“慢着!若想救你手中之人,快将他带来我的身边,我的时间已不多了。”

  邢台荣好似抓住了那最后的救命稻草,带着已如‘尸体’般的李乐,疯狂来到方德身旁,看着方德此刻的脸,苍老的速度在其脸上已无法形容,每一秒的时间在他脸上就像走过了一年。

  方德伸出枯桑的右手,已如枯萎树枝,向着邢台荣手中‘尸体’抓去。

  察觉出方德此举是在用自己的星力救治李乐,邢台荣目中唯一现起的希望也开始落空。

  “就算你将自身全部星力注入到他体内又当何用,他所受的伤早已不是星力就能恢复的,更何况你的星力也并非能治愈伤口。”邢台荣失落声响起。

  一旁方德本就变得苍老的身体,随着体内星力的骤减,变得更加沧桑起来,人近乎在这一刻已经消瘦了九成之多,似风中残烛都不如。

  “不,我的星力并非七大类中任何一类。”方德呥呥自语,星力却在不停的释放,似再回忆他最后的时光:“曾有个人,一生大多活在不安之中,因他不知道自己的星力是何种属性,直到他生命的尽头来临那刻,他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不仅知道他的星力属性,更告知他如何用自身星力避开生死之法,从那以后他才知道自己一直感悟的星力唤做生机。按着那人口中的方法,他果然破开了生命的桎梏,依旧长久的活了下去了。”

  方德幽然说着:“可好景不长,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机能却在岁月中不停的退化,最终他得出了个可怕的结论,即使生机能让人避开了生老,依旧无法避开病痛。”

  方德双手搭在了李乐‘尸体’之上,体内星力再次加速流动着。

  “我会把体内所剩的全部星力注入到他身体当中,这股生机无法让死者重生,却可让一个将死之人再得新生。”

  “后面的事就靠你了,邢将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