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女星武者
爱吃火锅de2018-11-22 13:382,714

  有人说过,统领一域之地的帝国之主都拥有着帝体。

  有人说过,成长后的皇体将是独霸一方的存在。

  有人说过,一方诸侯皆王体。

  ……

  夜幕时分,风雪消停,一匹棕色骏马在长坂街面,速度行动。

  碲哒之声!

  一道火红身影,腰悬利剑,右手策马,正在极速赶来。

  这时他神情凝重,显然是为了某事还在不停的忧烦。

  马停!

  他翻身下马,一名甲士上前牵过马匹,江阿镇三个大字高高悬在城门中央。

  对着紧闭不开的城门他眉头不由深深皱起,城墙上那原本属于江阿镇上守军所待之地,早已失去了踪迹。那本该是有守军驻守下的街道口,也因城门的突然紧急关闭,变得萧冷。

  属于长坂街内上的一排排甲士将周围各处地带严密的把控住,形成一个包围圈,任何无关人等均被拦截在圈外,让赶来观看之人无法太过接近。

  “江阿镇城门关闭是何时发生?”李乐急急撩撩赶到后,不做多停留,边向身边甲士询问起此地状况来。

  “禀大人,大概在半个时辰前。”身旁随行的甲士,肃然道。

  李乐深望了一眼江阿镇的上空,内心确很难如表面般平静下来。

  内镇之地,为行方便从不轻易关闭城门,而一但有城门的关闭,往往也预示着‘它’处境堪忧,出现了超越当地镇守难以应付的危机。

  李乐心中不由忧道:“这次的灾害又会是何级别的?”

  继而转身向着身后甲士,连呼道:“邢台荣的全部人马,还没赶来吗?”

  “禀镇守,邢将军调遣的甲士已经在准备回来的途中。”另一名甲士忙穿过众甲士,来到李乐跟前道。

  江阿镇隶属于内镇,与它周围相邻的街镇有着数条,而长坂街就是江阿镇与安永镇的相邻街道口。

  “想来那几个老家伙也已经陆续发现赶过去了。”李乐双手背后,思道。

  星力的能量缠绕在他双脚之下,那被夜风吹拂着的红色衣锦,在风中发出哗哗作响。他右脚轻踏在地面,形成一道气浪,人已腾空而起,向着那高嵩的城墙而去,既发出犹如闷雷般声响,环绕在周围甲士耳中,回响不绝。

  “砰~”

  这一声振动,整个地面都好似被晃动了下,把周围的夜风声,全都给掩盖过去了,高空之上既传来一道洪亮之声,至渐行渐远:“等邢台荣到了,让他好生把守住城关口,不准放任何人进出。”

  ……

  此刻长坂街上的一处酒楼二楼包间中!

  屋内有一名少年起身推开窗台,一阵凉爽的夜风顺进屋内,吹散了弥漫房内的丝丝沉闷。

  此时窗外的天色也早已渐灰暗下来,夜风之中带着空气的湿气,云端中那轮月亮残缺的身影,也已隐现在高空之上,散发着它那淡淡的余光,照射在这片四极大陆上。

  呆望着窗外世界的念寻,今晚的月色在他眼中格外的明亮,将长坂街上的重重楼宇与建筑清晰映入眼帘,让念寻错出一些仿若梦境一般不真实感,在回过神后,又仿若有种大梦苏醒了一场的畅感。

  自从古兰村的走出后,接连所遇之事,已然打破他十四年的全部见闻所知。

  而今念剑柳的受伤昏迷,也让他心态较之以往发生不同来,在这里他不再是那个能随意穿梭在林中的念寻,更像变为了那林中被捕食的猎物,随时都有岌岌可危感。

  床前处,一道轻微的闷响打破了房内的沉寂,念剑柳又再次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她满脸依旧煞白,全无半点血色,呆望着这让她入眼满是陌生的环境。

  除了她在昏迷期间有过刹那苏醒之外,她的记忆始终还停留在念海渊将其从钱克手里救下的一刻。

  众人忙上前照看。

  念剑柳只觉头脑沉重,晕的厉害,似自己睡了很长时间。依稀还能想起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那梦中她已然成为了一名人人敬仰的星武者,在大陆上惩恶扬善,过着让人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这生活让她沉迷在内,不愿醒来。

  “二叔。”

  “四哥。”

  “念寻。”

  望着众人红润过的双眼,她方才轻声道:“你们的眼睛…”似要努力坐起。

  在被钱克那一掌的袭击下,念剑柳身体已受重伤,不久之后更是陷入到长时间昏厥不醒状态,当念寻赶到念海渊身边之时,那时的她气息已然坚持不住了。

  念剑晨湿润的双眼下,隐藏下的是一片黯淡之色,忙上前搀扶,柔声问道:“柳妹,你现在身体感觉如何?”

  身体的无尽虚弱感与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清晰感,让念剑柳生出一种与以往都不同的异样感觉,那感觉让她无法适应,差点再次昏厥过去。

  强忍住剧痛,念剑柳渐渐适应着自己身体,发觉周围事物变得比往常要清晰了许多,念剑柳不解,奇道:“四哥,不知道为何,我感觉和以前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闻言,众人黯然不语。

  房内陷入一段长时间的沉静中。

  当初念海渊将她抱回酒楼之时,她全身气息已经快流逝殆尽,念海渊为了将她救治,强行用自身星力作为引导,化为天地间的滚滚风星力,引入她体内。

  这份凶险,当时除念海渊外再无人知晓,如若不是念族之人多数拥有着他们先祖身上流淌着的相同星力,此刻的念剑柳怕不是死在钱克手里,而是死在念海渊的星力之下。

  虽是最后赌赢了,将念剑柳给救回了,但结果确是让四极大陆上的星武者们,一辈子都无法不愿去接受的事实。

  如今的她今年也才十二岁,本该有更多的时间去锻炼自己星体强度,以达到更强星体。

  可却在她十二岁那年引星入体成功,注定她的星体只能保持在凡体四段!

  念剑柳却不知众人想法,她试着舞动起自己的手臂来验证心中所想,却引的伤口疼痛,一阵狂咳不止。

  众人大惊失色,念海渊同时急忙将她搀扶在床头,安抚着她情绪,让她不要乱动,静心安养。

  星力的入体虽说让念剑柳身体机能得到加强,从钱克那一掌之下得以生存下来,但钱克仓促的一掌造成的伤口,却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她舞动手臂那一下,正是牵动了原来那道伤口处,让她痛不堪言。

  她静躺在床前,呆望着天花板上,额头间一颗黯淡的星辰一闪而逝,带着淡淡的光芒。她双眼露出惊恐,又很快隐去,缓缓地闭起了双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虽然现在的她还无法将星力熟练的掌控,但作为一名星武者,她已然可以试着调动起自己的体内那0.4个单位的星力了。

  念剑柳额头出现的一霎那光芒时,众人已然知道她察觉出自身体内的秘密,跟着神情再次一黯。

  他们再也无法继续瞒下去了,这既定的事实真相。

  念海渊将事情所有,原原本本道来给床上的她听。

  躺在床头的念剑柳,双眼始终没再再睁开。

  众人心中痛惜不已,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自从念剑柳成为星武者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然知道会面对这一刻,可这件事真的来临,他们依旧还是手足无措。

  平躺在床前的念剑柳,低声说着:“二叔,我想家了。”她那苍白的脸上,因泪水的打湿下,满是泪痕。

  那滴滴泪珠,让念海渊犹如被利剑刺透的心,再次出现窟窿。

  “若可以,那躺在床头的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