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最强镇守
爱吃火锅de2018-11-25 09:213,742

  “轰!轰!”声响不断!

  地面上接连有着筑坍塌撞毁,那青色巨兽所过之处往往是留下一片狼藉废墟,沿途的星武者们,甲士们统统都无法正面抵挡住那青色巨兽的脚步丝毫,它像一股洪流摧毁着,破坏着身边全有。

  在青色巨兽爆发之前,甲士们中就出现了一些不稳定因素,陆续有着甲士被身边之人暗杀,这股苗头虽然很快被周围甲士扑灭,但依旧在甲士群中,弥漫着一股肃杀气氛。

  他们不知道,谁又是敌人。

  “报…”

  一道急报声在这密集的甲士群中响起,这已经是短时间内,徐志夏接连收到的数条军中急报了。

  在这混乱的现场上,徐志夏内心早已经没了立功之心,此刻的他又再次得知到,自己刚派出去不久的一只拦截青色巨兽的先头甲士部队,已全部丧身在青色巨兽手里,不由急气出一口血来,道:“念。”

  那人双膝跪倒在地,忽听的一声喷吐声,惊吓出一身冷汗,忙整理思绪后,方道:“甲士中出现暴乱的部队已基本得到控制,大多数出至凌将军的部下,至于凌将军本人…不,犯人凌统至今还未有任何消息传来。”

  徐志夏闻知,大怒一声仰天喝道:“凌统啊,你阻拦星铁弓发射又暗杀我军部下,我徐志夏誓要将你碎尸万断不可。”

  ‘报!’

  此时远方再次噩耗传来,青色巨兽已冲破甲士所驻层层防线,向着街道深处而去,其下一个方向就是长行街,徐志夏不得不匆忙留出一支甲士继续在此看守乱军,带着余下部队向着巨兽方向奔去。

  此次拦截任务失败彻底,他绝不能再让这巨兽轻易破坏下去了。

  长坂街道一处高楼中!

  自那白袍人在街道之中唤出一只木鸾,继而引发出街道骚乱后,念海渊就带着一行人等,早早的避开了这可能的是非之所,如今更是在长坂街处一所高楼之中,看着那一头青色巨兽在长坂街上横冲直撞,观其沿途破坏之势,不久以后将极可能要波及至此处,念海渊不由将左手移至了腰间妖兵处,随即又将手从妖刀上慢慢移开,叹息道:“这里已经不再安全,我们需要马上转移开来。”不等众人回应,他双手处各裹着一人在黑夜中急速行动,绕开青色巨兽方向。

  “二叔,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兽,怎会生的如此巨大?”悬挂在念海渊脖颈处的念剑晨,依旧还是一脸惊慌不定之色,那妖兽实在太长了,比之风阳镇城墙也不遑多让。

  “这么大的妖兽要是在城中出现的话,不可能事先没有一点点预兆。”念海渊不由想起白袍人在街道中无故唤出木鸟的一幕。

  “是他吗?”

  此刻青色巨兽狂乱不止的身影,终于被赶到徐志夏带领着的上千甲士给拦截在了原地。

  即使如此,在它百丈长的身躯下,那布满一地的上千甲士身形却显得渺小微弱不堪!

  空气之中接连划破出一声声破空声响,那残存下的骑甲放弃了胯下马匹,顶在了众人的最前方。在他们的身后,是一群手持玄铁弓的甲士,此刻手中的破甲箭已然发射出去,身后的背甲正在递来一根又一根的新的破甲箭,不久以后将会是又一轮新的箭雨来临。

  箭雨下,青色巨兽扭动着它庞大的身躯,用利爪长尾,挥散拍飞了向它激射而来的数百根破甲箭,更带走了周围许多不及闪躲的性命来。

  在它那百丈长的身躯之上,依旧有许多被破甲箭射中造成的深深伤口,那一道道的伤口在漆黑的夜色中触目惊心,随着巨兽的不断行动,破甲箭一根掉落到地面,怪兽伤口之处更是有着星力在周围弥漫,转眼间一片新的皮肤又再次生长了出来。

  它的身形随着伤口的治愈,正在发生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与它百丈长的身形相比根本让人无法休息到。

  看着好不容易将巨兽射伤的伤口被轻易的恢复,周围甲士心低发揪,更是出现被绝望感,这种感觉影响到了周围人心里。

  无奈此刻青色巨兽攻势依旧如常,只能拼命选择向前抵挡,好让新一轮的箭雨能再次顺利来临,不管如何这是现在唯一能对其造成伤口的方法。

  在前方甲士用命的拖延之下,黑夜之中又再次响起阵阵破空声。

  那前线甲士幸闻夜空声后,留下了幸福的眼泪,他们知道那是箭雨来临之声,此刻的青色巨兽已然无暇顾及他们了,不由放轻松了一直被绷紧的身体,开始向着后方慢慢退去:“这一波的阻拦任务完成,自己也可以安全退在后方休息一段时间了。”

  “小心…”

  幸存下来甲士中的一员,他瞪大了双眼,好像听见周围人都在对着自己这边大喊大叫了起来?他很想听清那些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是随着耳膜处一声惊声巨响之后,他再也不用听清了。

  原地出现一只粗壮的青色右爪,从天而降砸落在那位幸存下来的方位,地面砸出一道深深的爪痕,它四根半丈粗的爪指深深扎入到地面,冰冷的眼珠注视着前方千余还在骚乱的甲士。

  它百丈长的身躯,再次插满了破甲箭,其身躯上无时不刻,不有着更多的青色血肉在它皮肤上脱落,又恢复如初,而它眼中始终让人感觉不到有任何的神色变化,扭动着巨大的身躯移来。

  “快,快,都散开。”甲士群中一名年迈的老者,率先察觉出青色巨兽将可能做出的举动,向着人群中暴喝一声,这声音很大,却被一阵激涌而来的气浪给盖住。

  只一瞬间人群中炸裂出一道气浪,伴随着那片地区甲士中的阵阵惨叫与悲鸣之声。

  青色巨兽好似根本感觉不到自身任何疼痛一般,只顾在人群中肆意游动着破坏,往往每次的扫尾必定都将带走一片片的生命,每一次的任意挥爪也将有着数十名鲜活的甲士丧生爪中。

  跟随在四周普通人群中一起转移的一名甲士,突感身后泛起冰凉,蓦然转身,一只无限被放大的肉球在自己眼中出现。

  他抬起双手,脑中已无法思考,全身星力竟高度集中起来,感应到自身身体内流淌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这是他一生中从没未有过的一次,带着这股信念……

  随着而来的又是一道悲鸣,淹没在这凄凉的夜色之中。

  ……

  逃的逃,死的死,伤的伤,在青色巨兽完全不知疲乏的袭击之下,周围还能站起的甲士与星武者早已所剩下不多,那徐志夏更是不知何时丧命在各处。

  江阿镇城墙处既一道暴怒声响起,随之是一道惊天地的星力流出,众人眼眶都快湿润了,泛起幸福的泪花。

  那人眨眼之间就已经从江阿镇城墙越下,来到青色巨兽头顶上空处,展开左手向着巨兽头颅伸去。

  其左掌在空中已被星力凝结出铁块般,额头处七颗星辰同时闪耀光芒。

  来人身穿锦布衣袍,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嘴下两撇花白胡子渣挂留在嘴边,可面容却如同一位中年男子般模样,精壮异常。

  青色巨兽此刻同样发现在它头顶之人,不由转动身躯,游龙一般向着天空之人射去,飞在半空中更是突兀的张开了血盆大口,像是要一口要将上空男子吞噬在腹中。

  “啪!”

  一道清脆的击打声音在夜色中响起。

  黑夜高空之上,视野本就被夜色所模糊,即使是星武者的目力,也多数没能完全看清这次的交手,只因二者间弗一碰面就已经发生结束了,那鹤发老者出手速度太快,只眨眼间青色巨兽就被从天空中被打落下来,深深的砸落在地面,留下一道三十丈宽的深坑在长坂街。

  与青色巨兽接触的一霎那,鹤发老者心中就已知晓它并非是真正的妖兽本体,心中虽感到有所疑惑,还是堕回到地面向着散落在四处的甲士走去。

  “谁能告诉老夫此地的情况?”

  二位受伤不重的甲士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参扶着上前把自己所知的事情经过大致告知了一遍,中途还有点不放心的往那道深坑处看去,直到那里许久不曾有动静传来才安下心来。

  那深坑内,青色巨兽随着体内星力的溃散,本体消散在这片巨坑中,只留下一个未知大坑,给这长坂街划上了一个句号。

  得到甲士手中情报,鹤发中年知晓自己已经来迟一步,敌人不仅将江阿镇,安永镇都破坏一遍,更是安全的从空中离去。

  与此同时在江阿镇城墙之上,陆续有着数道星光激射下来,为首那人同样是名老者,面容却略显苍老之态,从空中一跃而来。

  黑夜之中只响起一道道犹如闷雷般作响,为首老者已到近前,二人四目相交。

  “你来晚了,念阳云。”鹤发老者打破沉静对着来人淡然道。

  空中之人眉目紧锁,看着眼前满地苍凉之景,又向深坑位置看了一眼,感应到有着一股极强的星力残留,不由奇道:“石兄,可是已经把那敌人击毙当场了?”

  鹤发老者闷哼一声,不愿多提。

  念阳云遂把目光移到周围甲士身上。

  从甲士手中得到情报后的念阳云,神色更是凝重开来:“能凝星化兽般存在,这可不是一般星武者所能达到的境界。”

  鹤发老者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之色:“若真那般强者出现此地,他又何须急忙逃离呢。”

  念阳云细心想想,也觉得龙岩镇守说的不无道理,真是那般星武者存在,也不必在此处,设下诸多这般手段下来。“他们的目的又到底会是什么呢?”他一时无法判断。

  “此兽星力也只能勉强达到初入七星武者实力。”鹤发老者忆起自己那一掌下的接触,虽说是自己全力一掌,但也不至于将它给瞬间震碎当场。

  “或许还能有另一种可能性。”念阳云想到什么,低语道。

  “是什么?”念阳云声音虽小,却无法逃过龙岩镇守石灵安的耳觉。

  “妖兵。”回答很干脆。

  “妖兵吗?”石灵安眉头紧锁,低沉一遍:“若是妖兵,也只有高等妖兵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不错,也只有妖篆师从高级妖核哪里提取到的化形符文,才能让一名星武者唤出七星妖兽本体来。”

  “而你当时,打倒下的那只妖兽身上的奇异之处,或许并非只是它星力殆尽而倒,也可能是施术者身上出现了问题。”念阳云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