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分道
爱吃火锅de2019-01-24 08:022,784

  正在四长老为之感到叹息之际,念海渊声音忽至:“因近日来小侄心绪终是不宁,有多地劳烦长老之处,还望四长老恕怪。”

  虽有四长老早前数次提及过,念海渊以无须再以晚辈身份待之,但族内尚未有正式令下念海渊九长老之身份,又因两者身体内同留有一种血脉间的联系在,故而念海渊内心深处对族中长者至始都仍无法放下,做到如四极大陆中星力武者那般,以各自实力来自交其辈。

  “海渊,这是何意?”莫名而来之话让四长老忽的神色一震,别过头来看向念海渊时,面容浮现一抹不解。

  念海渊放轻声音,解释道:“如今,两镇之灾虽依旧尚未得解,但我等四人既已被安全护送至风阳镇地界口,着实不该再让此事来麻烦长老才是。”歉意的眼神扫落在身后念寻之处,谓然道:“更何况,以现在他的身体状况来看,少者半天就可能恢复出发,多者一连数日也不定。”

  四长老知晓念海渊今此番临别之语,一时心中迟惑未果,在留或是去之间徘徊不断。

  留下,却也如念海渊所说已无太大必要,十余人守候在一人身旁,况且此地已是风阳镇地界,若真有急事族中高手再赶来,全速之下半个时辰足以。

  离开,此行本已任何功劳可言,若在此期间再有何差池出现,又该如何自处!

  急急急,四长老思绪一时百起,无法断定!

  念海渊神情以往,续道:“我欲先在此街,暂寻一所住处先行落脚,以待他的神色有所缓复,再送其入族。而在此期间,时间未定,长老和诸位族人亦无须再多花时间与在下同做那陪护之责。”

  四长老心中终似有了决定,长叹一口气,道:“我等数人一路行至,却是未曾有料想过今日之事发生。”停了一下,释然道:“也罢!我等至出来以后,也是有段时间了,也该回族内了。不然族内对我等行踪始终未能有准确音讯,徒增无必担忧。”

  “不过…”四长老跟着眼神一动,瞟向紧靠在他身旁,那还在原地不断紧张的老者来,忙续道:“在此之前,此街,我尚有一事未能办尽。”

  身旁老者忽闻身前长老此话,知晓其意所指,心中更是莫名激动紧张万分起来!

  曾几何时以为此生再已无法看见的向往,却在今日清晨自己如往常般逛悠在后街道口,那莫名一眼七分相似之下,离他越来越近。

  本不报有任何希望,念族之内自有族规规范,自晓此事不过希望渺然,却也值得为她,为自己,鼓起勇气一试,而现得到的即将是满载着殷盼期望的硕硕果实而归。

  只可愿她不会似自己的当年那般,辜负了自己人生中唯剩一次的脱变际遇!

  “何事?”念海渊忙说道,一边又似有同感,目光向四长老身旁的那名老者身上望去,在此之前他亦同在老者口中得知其话中内情原由一二,期间心虽存有一事不明。老者之事虽在尚未开口言明就被念寻之事打断,但其之意向念海渊近乎能断定八九,却又有心中尚不明之处,无法做到完全笃定结论。

  “来。”四长老冲口言笑对身旁老者招呼道,示意他近前亲言直说。

  老者长舒一口气,慢慢移开,本就沉重的身子,仿若顷刻间愈加深沉了起来,知晓这几步之距或是决定着她的最终命运时刻,亦是自己那一生尚未能尽的心憾,能否在她那里变现的一刻,同也是一个接连三代都不曾再出星力武者,家庭背后的最后一鸣。

  是悲,是喜?

  连接三代人的命运,他只能到这了。

  踏着忐忑步伐而至,老者一字一清晰,道:“念族第二十三代旁系族人念十同,今在此只一事恳请诸位,望在场诸位族人与长老能应允,将小老儿家中所剩唯一孙女带往族内。”

  念海渊闻言眉目一蹙,结果果然还是与他预先知晓的不无二处,在老者说的同时眼角余光扫向四长老处,发现他面色始终如常,并未有过片刻异态。

  暗道此事,多半四长老心中早已知,更是已有意向去促此事成,不然何至于临前突提此事。但又因其归族之期在即,不便身随一个普通人同行而往,以怠众人时限。

  便问道:“你可知晓念族之族规?但凡新生族人,在二十岁时均可前往本族一趟。一是,为了确认自身血脉天赋程度如何,二是,准备接下来的引星入体之备。”念海渊欲往下再详解族中规条给老者知,正要开口。

  身旁老者垂头低叹一声,将他要说的话重新堵回口内,道:“这点,小老儿在二十岁时亦有过同样一次族内经历,应是能知晓其中一二。”

  念海渊面容一凝,双目射出不解的神态,道:“古往今来,凡人拈花弄月,安享晚年,便觉已至人生真谛。你,何故要去背道而行!”顿了一顿,连续道:“要知似你这般凡人之龄,更该与家中后辈们安享晚年才是。”

  “这位大人想必有所不知,若小老儿真置身于这纷乱的凡俗之中,自当打消妄念,安享生命当中最后的天伦之乐。天中鸟断翅落于水,在它浮望天际一刻,终会想起曾经展翅的一天。我等身为星力武者家族成员,便如那落水之飞鱼,即便被上苍从中抹去了翱翔天际的雄翅,亦盼望着有着一日血脉之力能再逆现,重拾当初星力武者家族身份。”老者心泪道。

  念海渊心神一震,一种在自己体内从未拥有出现过的异样思绪,恍惚间占据整个心神。

  那时他未从去认真思考过的问题,萦绕盘旋!

  何为凡?

  在这个出生,既多为星力武者的念族之内,上苍赋予了他们一族强大的星力天赋,同时也收回了他们诞生繁衍更多生命的能力。

  但在每一个星力武者悠久的岁月中繁衍而出的一具全新生命,也好似感染到了父母所余下的雄厚馈赠,口含着星力感应这柄金钥匙而来。

  凡,离他或是他们都太远。

  从出生开始!

  也许他们一生当中,注定无法去看清‘凡’!

  “何为凡?”

  念海渊再向内心问遍,道。

  在念海渊六岁那年,命运的齿轮就已正式向他开启,念族二百年不出的血脉天才身份,注定了他这一生将被追逐的命运启端。

  不停歇地将大部分时间用在感悟自身星力上,与所剩的生机做争,是他超脱凡俗化为星力武者之后,一步步争取而来的,为此他也丢失了太多。

  同,这也是他能摆脱身后那无形齿轮,唯一之法!

  在他休息之时,无形齿轮还是永不停歇般地向自己步步逼近,在他修行之时,齿轮亦同时运行不止,年复一年,其间无论白昼黑夜未见断隔,直至逼命而来。

  而,那些在这场时间的竞走当中输掉之人,都已倒在他们本该惊涛骇浪的星路途中,不复存在。

  凡人一生之中,生与死之间亦不过短短百年岁月,对于少则数以百年计的星武者生命,不过生命中的某片段记忆,随着星级地不断提升而越发淡稀。

  却因‘凡’中并无齿轮的追赶,因而能在他们短短百年内绽燃出一道瞩目光彩,比之千年星力武者们的单一修行更耀。

  若仅单如此的话,也只具其形而无其实,当不配那记载中的能与‘神’对抗的‘凡’。

  何为凡?

  飞鸟失翼,视为‘凡’。

  猛兽失足,视为‘凡’。

  他们亦不过是暂失星力的人类,骨血中依旧未失飞鸟之凶,猛兽之怒。

  直有一天重待着体内逆血而归!

  化为星力武者内一员。

  若他们也非那真正的‘凡’,那为何古迹先辈们之中会流传着一群‘神’、‘凡’传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