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惊雷(二)
爱吃火锅de2019-01-09 14:122,317

  非是老者念十同如何的心切失寸,而因此刻的念海渊确是陷入到沉思之中,对老者之所提之事,未曾深虑其内。

  此刻恍然回神余后,已明老者之决意异度坚定难移,遂不由道:“你之后人亦属念族之血脉,重归族内并无阻碍,只是族内多年清规严明,即便我等亦只能保证将她安然带往族内,而无法保证更多。”

  念海渊神情紧接着一凝重,直落向老者浑浊眼内,接续道。

  “若在其引星之年,亦无能感应到自身星力的存在,恐到那时亦无留在族内的希望,那时的你又当如何?怕是早已经是…”话下未续之意,几多难言背后,却无法浇灭眼前这颗已被炽热许久的温度。

  念十同自晓天命难挡,岁月难防,其不知自身能否坚持到念海渊言下那一日的来临。

  但此意亦带大决心,不曾再动摇!

  乍闻念海渊话语下,却不作那行将就木老者之态,反到一双浑浊眼内迸射出异样炯然神采,带着丝丝令人难读的果毅之色,连连向身旁念海渊重言心中谢意。

  垂叹道:“能否感应出星力皆是由她命,我亦不曾敢求,只望在我有生之年内,能知她之血脉天赋如何就已然足够。”老者之语近乎带着由衷的偏执,隐埋于内心最深处记忆。

  “只愿她能不似自己当初那般,血脉天赋检测时就近乎是最低点,以至当初用尽族内引星之日,也皆无法感应出丝毫星力的地步。”老者心中暗自为她祈愿改变,又似回忆起那时的自己。

  那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亦是无法忘却的时日,带着父亲勤勤的期盼一步一步踏进念家族地。

  虽时隔如久,往事再忆,亦恍如隔世与昨日。

  过往之幕,片片脑海深处,竟如海潮般一一深翻而出。

  那一日,也似如今这般氛围下,周着围绕着诸多念族之人。

  虽说当时的自己正值年少气盛,初登族地只为那能引星脱凡之日,结果却是不尽人意,以自己彻底的失败而返,往后亦不曾有二次机会再踏进族内。

  心中对那时的自己始有不甘,亦不愿轻易承认自己是不具星感之实情。这股不服输犹似心中呕气,虽在余后光阴,亦让他有空就重而往复地不断感应星力的存在。

  但也因缺失某类重要之物的辅之,本已困难如他,加之更显难以从中察觉出星力的存在。

  随着年岁的日渐,他已很久不曾那般,但在他幼时不断地尝试记忆之中,亦有曾回想过当初念族引星之时被人忽视的奥秘。

  那些本该是无任何联系之事物,却对往后的他犹如救命之草般记在心间,啃噬着他,也支撑着他。

  与他同期而至的一批引星族人之中,在当年引星入体时,凡是成功者皆陆续离场,而他们之中亦有共性,皆都是身具念族血脉天赋之人,天赋越高者,离场越快。

  反之剩余如己,以及当时那些还迟未感应出星力的族人,尽属血脉天赋淡薄一方,最终亦无人成功。

  他虽始终无法断定血脉联系与星武者间是否有某种关联存在,却在年岁之日更愿选择内心的一方答案。

  此刻对孙女之血脉天赋的极渴求知,又何尝不是他的无奈,以及妥协。

  命时将至的他,知懂自身除将之尽付于此外,以无它法,更无能继续印证心中所想之机。

  只盼心中所想,皆能是真,才不负几代人上下的累累殷盼。

  只愿再一日,再一回,让他之后人中亦能再现星力武者荣光。

  九泉之下。

  方敢阖目!

  “你无须再如此,此事与我等而言皆非难事。”眼看老者又经不住拜谢之意,念海渊步前一步,伸出双手,将老者身形抑住,无法再行礼节,倏然说道:“我亦有观她血脉之想法来。”

  念海渊神色丝毫不变,放开了老者的手,转向四长老,问道:“长老意下如何?”

  四长老对老者之事全然不为,此刻忽闻念海渊喊他,不由哈哈一笑道:“所余之最后一事海渊也已为我妥善处理完,此刻我亦不再多做留,即刻出发回族。”话语一转,附耳道:“此地的街守乃族中之人,期间海渊若遇上麻烦之事,大可寻其告知,族内亦能同晓。”

  话落!

  四长老楫手告辞。

  “长老,请。”念海渊同道。

  随即,十一道流光具提星力,一阵劲风响起,破空消失远方。

  告别四长老后,念海渊一行人亦寻着老者之意先前往其家中,一见其之孙女。

  而在此时!

  银河辽瀚,繁星如许。

  无边天际星路之中,今现一抹残象掠逝,倒流星河,飞云逆行。

  星河骤止,残象凝实,竟化一头三眼七翅异兽,睥睨星宇。

  忽见,眼前之景如被置身于浩大殇阳之外,滚滚消磨之力自眼前星球内不断散发而来,似将所见之渺小同化于虚无。

  “这便是第九十七吗?”七翅异兽识念在星路中骤响,只在原地片息驻留,俯身纵下,直向底下星球接近。

  背脊七翅同时展啸间旋动不断,划出一道极响后的静谧,独留一道残象在原地,至久之后渐逝在星路当中。

  沿路残垣碎星尽成灰烬,泯灭在其七翅风口。愈是迫近,愈感星球自身散发而出的强烈求生之欲。

  七翅异兽对骤感增变的侵蚀之力置若罔闻间,额眉心处那始终未曾睁开的第三只眼乍然睁起,一道炫光由内而出,直朝前方巨大星球试探而去。

  四极大陆北域以北之地,终年积雪不化,凛冽寒风透骨的苦地山脉。

  今日一道闷雷响彻之际,伴随一席诡朴身影出现在了苦地之巅。

  神秘诡影右手聚力,顷刻间虚幻之刀刃已然手握。

  而在闷雷云端最深处,硕大穿空云洞如吞世恶口再现,残剩不尽的余力亦同溢散出阵阵令人心悸神颤的力量,阻碍着天洞的渐复,其幽邃洞口处更如漩涡倒流之势,不知尽头内是否通往何处。

  手中刀刃已做调转之势,对准另一处积云层。

  此时,苦地山脉脚下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急急而奔。

  “到底是谁?他到底是谁?又是如何做到的?”三问之下,领头男子脚步却似更加急促,攀山而上。

  紧随其后的身影是个扎须绕颊的凶猛大汉,一身盔甲,腰配长剑,比对前方便服轻装的中年男子,使得更加显眼和身份特别,这人显然是营中之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