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血色婚礼(10)
凉风薄暮2018-11-27 20:182,580

  距离婚宴陆凯失踪那天,过去整整六天,再加上前一晚他已经行踪不明,一共是七天。

  眼下两条线索,其中之一,是调查陆凯、周梓苑夫妻是否曾经做过孕前检查,阮夏自告奋勇和顾靖扬一起跟进,结果查出来,陆凯的确有一份孕前检查报告,奇怪的是,周梓苑没有。

  看到检查报告时,阮夏红着脸,始终读不出那一行字。

  “咳咳,”办公室里,感受到其他三个男人的目光,尤其是梁诚写满脸上的好奇心,阮夏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报告上说,陆凯那个……”

  “陆凯不育。”顾靖扬言简意赅,接了她的话。

  阮夏不自然别开视线,红着脸,脑子里一晃而过那句话——精子活力低。

  “陆凯不育?!我……”梁诚听了,瞪圆了眼睛,口头禅几乎脱口而出,又被他生生咽回去,“顾队,我说你好端端地想要查陆凯跟周梓苑的孕前检查呢,敢情你是不是早想到这一出了?厉害啊!”

  顾靖扬瞥他一眼,不置可否,那一眼似乎在看他,又好像直接掠过他,停在阮夏红晕未褪的脸上。

  “那就说得通了,周岳和陆凯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婚礼之前,陆凯发现周梓苑怀孕,可是自己不育,就怀疑周岳和周梓苑有暧昧,甚至认为孩子是周岳的,所以起了争执还动了手。”郁南开口解释道。

  这一连串的事件,就像蝴蝶效应。

  周岳和陆凯因为此事产生隔阂,这时候,自然不可能主动提出攒伴郎团,于是邓仲明适时出现,主动攒了这个局。

  至于邓仲明的主动,究竟是偶然,还是出于精心策划,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话说回来,”梁诚眉头皱着,抬手摸了摸脑袋,半是犹豫,“跟周梓苑有地下情的那个不是叶信辉么,陆凯怎么会好端端地怀疑周岳?他连自己兄弟都信不过?”

  “周梓苑怀孕,陆凯不育,叶信辉又是周梓苑的地下情人,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很可能是叶信辉的。很明显,周梓苑不会蠢到明目张胆和叶信辉搞暧昧,周岳摆明了就是个烟幕弹,让陆凯转移注意力的。”阮夏说。

  “其实也不一定啊,”梁诚最擅长发散思维,跑题能力异常突出,“都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儿不如……”

  眼看话题被梁诚扯远,顾靖扬下巴微微抬起,去看郁南,“郁南,酒店前台那边查得怎么样,有什么新线索?”

  “婚礼前一天晚上九点十分左右,酒店前台王敏看见……”

  郁南语速不急不缓,将原景重现。他的嗓音带了天生的鼻音,不像顾靖扬的低沉,反而有几分少年稚气未脱的味道。

  不够成熟,却很动听。

  他刚刚提到的王敏,正是之前顾靖扬提及的第二条线索。

  婚宴当天,现场的血迹已经证实是陆凯的,换言之,前一天晚上,陆凯在宴会厅和人发生了争执与打斗,之后袭击陆凯的人必然要带着他离开酒店,即便酒店监控故障无法回放,酒店的员工,却很可能目睹了这个过程。

  现在是酒店营业旺季,大堂经理回忆说,当晚九点左右,前台有顾客发生争执和事故,场面一度很混乱,所以没有注意到什么,幸运的是,酒店一名前台王敏的确看到了事情的经过,却又十分不凑巧,第二天王敏就和父母去了国外旅行,直到今天早上,郁南和梁诚才联系上她。

  看着四个伴郎的照片一一在眼前划过,王敏陷入沉默,努力回忆当时情形,“那天晚上,我见过这两个人。”

  她伸手,点了点叶信辉和邓仲明的照片。

  “……”她抬手摸了摸内扣的短发发尾,起初神色犹豫,最终被坚定取代,“就是他们两个,当时他们身上酒味很重,两个人中间还驾着另外一个男人,我听到其中一个人在说什么,吴智,不能喝还喝这么多,别逞能什么的。”

  “是谁说的?”郁南问。

  “喏,就是他。”王敏再次指了邓仲明的照片。

  “之后发生了什么?”郁南继续问道。

  王敏此时摇摇头,“也没什么了,我走过去问需不需要帮忙,他们说不需要,有朋友来接,我当时怕他们酒驾,打算跟上去看两眼,后来因为有别的事情,就岔开了。”

  郁南盯着邓仲明的照片,忽然抬起头,“被他们驾着的那个男人,当时是什么情况?还能走路么,说话了么?”

  “他低着头没说话,好像还能走吧,不过我没太注意这个,当时他们应该喝了很多酒,一身酒气,他们两个个子都挺高的,几乎是拖着中间那个男人在走,”王敏说到这里,扭头看了看旁边,蓦地压低声音,“哦,对了,我当时看了眼时间,是晚上九点十分,第二天我就跟爸妈出国旅游了,回来才听说出事了,好吓人啊,婚礼当天新郎凭空消失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发觉……”

  王敏说着,肩膀不自觉轻颤,倒抽一口凉气,像刚刚看了部恐怖片,余韵未散,回想剧情,仍然不寒而栗。

  梁诚看着眼前圆脸短发的姑娘,有些好笑,正想说些什么逗逗她,却被郁南一句话止住。

  “梁哥,别没事招惹小姑娘了,就你说的那些话,都能算诈骗。”

  真是世风日下,现在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尊老爱幼,一个阮夏一个郁南,怼起他的架势,简直能拿辩论赛冠军。

  *

  郁南说完从王敏那里得到的信息,气氛忽然陷入僵持。

  仿佛众人坐着过山车刚刚升到最高处,正欲俯冲,一切戛然而止。

  “九、点、十、分……”终于回过味来的阮夏,一字一顿,表情木然,此时此刻,只觉得后脊背处的凉意蜿蜒而上,冻结神经,“难道说,邓仲明和叶信辉在这之前,已经在宴会厅杀了陆凯,再架着他出来,结果被前台王敏撞见,邓仲明就干脆喊吴智的名字,假装三个人是刚刚喝了酒要离开酒店;王敏也说了,当时中间的那个男人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当时可能是架着已经死了的陆凯,当着王敏的面走出了酒店?!”

  如果真是这样,邓仲明和叶信辉已经不只是一般的杀人凶手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杀了人还能如此冷静把尸体转移出去,甚至当着目击者的面沉着依旧,没破绽,更没一点人性。

  只有精神病态,才可能做到。

  “刑侦大队在现场检测过,血迹只有很小的一块,假设邓仲明和叶信辉当时架着的人是陆凯,他应该还活着。”顾靖扬望着她,嗓音沉稳。

  阮夏对上顾靖扬的目光,怔了怔,然后别过脸,低下头没再说什么。

  “陆凯不育,又得知周梓苑怀孕,认为周梓苑有婚外情,加上叶信辉和周梓苑关系暧昧,两人很有可能合谋杀害陆凯。”顾靖扬再度开口,视线已经从阮夏身上收回。

  “还有一点,主动攒局搞伴郎团的人是邓仲明;婚礼前一天晚上,主动开口对着陆凯叫吴智的人也是他,在这些疑点里,起主导地位的人都是邓仲明,”郁南提出另一种可能性,“不过,邓仲明到底有什么理由要杀陆凯,还要拉上叶信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