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血色婚礼(9)
凉风薄暮2018-11-27 20:182,146

  第二天上午,康仁心理医院咨询室。

  这是顾久回国后的第一位来访者。

  吴智。

  男人坐在那里,沉默不安,眼泡高高肿着,像极了鱼缸里四处碰壁却始终找不到出口的金鱼。

  顾久目光平静看向吴智,没催促他开口,静静等着他做好准备。

  “顾医生,我最近晚上老是做一个梦,梦见我坐飞机,好端端从飞机上掉下来,要么就是身边的人,从飞机上掉下来,有时候一晚上同样的梦,能重复五六次。”

  吴智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找人给我解梦,有说是代表事业运好的,有说是代表生意合作能成功的,也有说是代表身边的朋友靠不住的。”

  这时,吴智再度停顿,双手搭在前额,反复揉搓,“上一次我做这个梦,还是四年前,我现在就因为这个,整夜整夜睡不着,白天跟人谈生意一脑袋浆糊……”

  说完,他稍稍抬起头,西服胸襟处露出皱巴巴的藏蓝色衬衫。

  顾久看着吴智,身体微微前倾,动了动唇,正准备说什么,却被吴智诧异的声音打断。

  “哎,顾医生看着有点面熟,我们是不是之前见过?”

  “我想起来了!”吴智一拍脑袋,“就是陆凯婚礼上吧,我记得顾医生和周梓苑说过话,”说话间,他右手悄然滑下,微微攥成拳,抵住腿部。

  周梓苑和陆凯确定关系后,辞去了心理医院的工作,顾久也是心理咨询师,对于吴智而言,不难联想到这两人曾是同事关系。

  “我们之前是同事,”顾久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吴智愣了愣,抵在大腿旁边的右拳来回摩擦,长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唉,这好端端一桩喜事,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之后的时间里,吴智或摇头或感慨,还聊起了伴郎团几人相识的过程,又谈到自己白手起家的艰难,却不再提最初的话题。

  面对这样的吴智,顾久选择做一个倾听者。

  “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跟顾医生聊聊心里舒服多了,”说到最后,吴智微笑着起身,脚尖向外一转,“那我就不打扰了。”

  顾久垂眸看了看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一个小时。

  她把吴智送出了门,临走前,对方忽然转过头看她,“对了,我刚才想起有件事情还挺巧,这次负责陆凯案子的刑警队长也姓顾,和顾医生样子还有点像,别说你们两个要是站在一起,看起来还真像是兄妹。”

  顾久听了,抿唇一笑,目送吴智离开。

  她和吴智之间,大概,不会再有第二次心理咨询了。

  送走吴智,顾久转身正要回咨询室,余光瞥见熟悉身影,让她下意识停了脚步。

  那个背影很眼熟,看起来,像是刚从另一间咨询室出来。

  顾久望着那个背影,直至最后一秒,他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恰好到午休时间,医院里,三三两两人结伴而过,顾久准备推门的瞬间,突然改了主意,转身向外走去。

  不远处的黑色SUV里,熟悉身影再度出现。

  是程聿舟。

  四目相交,下一秒,黑色SUV发动,疾驰而去。

  耳边,呼啸风声穿堂而过,零星落叶被风卷起,舞姿轻盈,最后在顾久身旁堪堪落下。

  她站在原地,眼前一闪而过的,是刚刚程聿舟的眼神。

  空洞、阴沉、甚至自我厌弃,几乎就像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上一次见到程聿舟这样,还是看见他纹身的那次。

  在程聿舟背脊上,有一幅纹身,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鹰,确切来说,那只鹰张开了右边的翅膀;至于左边的翅膀,是折断的。

  纹身栩栩如生,翅膀上的羽毛每一笔勾勒,精心细致、羽翼丰满,看得久了,仿佛那只鹰下一刻就会振翅而飞,从程聿舟背上破骨而出。

  顾久曾经问他,“为什么要纹一只断翅的鹰?”

  程聿舟没给她答案,而顾久到如今仍然不明白。

  他提到纹身时,眼里有毫不掩饰的厌弃;其实如果他真的讨厌那个纹身,大可以选择洗掉。

  可是,他却把纹身保留下来。

  *

  康仁医院不远处的街角,黑色SUV安静停在那里。

  程聿舟闭着眼睛,靠坐在车里,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里,握着手机,屏幕黯淡,没一丝生机,像他背后纹身,那只断翅的鹰。

  他手指修长,骨节均匀,握成拳的左手背上青筋凸起,隐隐还在跳动。

  好半晌过后,程聿舟睁开眼,幽暗一双眸,戾气总算褪去,恢复往日冷静克制,接着在手机输入一串数字。

  第一次,几秒之后,电话直接被挂断。

  他低头望着逐渐黯淡的屏幕,唇角微微一勾,这样的结果,在他意料之中。

  相同号码被第三次拨出去,另一边,终于有人接通。

  “你如果真的讨厌那个纹身,为什么不干脆洗掉?”

  顾久嗓音比一般人要低,有磁性,每个字音都咬得清晰缓慢,透过听筒传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像是有一只手,在谁的心口,拨动那根线,反反复复震荡,久久无法停歇。

  一片寂静中,唯有程聿舟的呼吸声响起。

  由急促,到平缓。

  听筒另一端,有顾久极轻的笑声传过来,“还有事么?我在吃午饭。”

  没等程聿舟回应,她直接挂了电话。

  反正,她看不懂他,他不想解释,多说无益。

  黑色SUV里,手机被程聿舟扔在副驾驶座上,屏幕由明至暗,最终彻底熄灭,波澜不兴。

  前度固然是最暧昧存在,可是,你不情我不愿,只好画上句号。

  车从街角开出去的刹那,忽然起了一阵风,将街边墙上一副海报掀起。

  破旧海报在风中无助飘摇,在那上头,恰巧印着一只鹰,在空中展翅,肆意翱翔。

  老鹰翅膀下,还有一行小字——如果你是对的,而他们是错的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