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血色婚礼(5)
凉风薄暮2018-11-23 10:082,268

  上午九点半。

  中年男人从医院病房走出来,轻轻带上身后房门,朝不远处的程聿舟走去。

  “陆凯太太也在这里?”说话的中年男人是姜准,律师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代理过大量诉讼案件,涉及众多领域,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曾受雇于很多富豪、明星,打离婚案,被誉为国内第一离婚律师。

  陆凯曾是姜准的委托人,他父辈那代人,就和姜准颇有渊源,所以姜准和程聿舟会参加昨天的婚宴,谁知婚礼现场,陆凯竟然离奇失踪。

  程聿舟站在那里,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撑在墙上,站姿很随意,和他西装革履的模样,截然相反。

  “听说是,”他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再开口时,嗓音微微发哑,“你们一家人是半年前去大溪地旅行的?”

  姜准愣了愣,意外程聿舟突然的问题,转念一想,又明白过来。

  他太太前阵子出车祸,骨折住院了,今天早上,程聿舟过来看望时,他正和太太在看一段视频,是他们一家三口去大溪地旅行时拍下的视频。

  父母都喜欢记录下孩子的成长过程,尤其当女儿出生后,姜准夫妇几乎每天都会给女儿录一段小视频。

  程聿舟并非喜欢寒暄的性子,他会这么问,想必是在那段视频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整整半年前,结婚纪念日去的,”这样的日子,姜准不会忘记,“行了,别卖关子了,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第一段视频里有周梓苑,第二段有叶信辉,在同一个地方,两个人还戴了情侣戒指。”

  程聿舟说话时,姜准调出两段视频快进,果然在两段视频里,看见了新娘周梓苑和伴郎叶信辉的身影,不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他又倒回去看了一遍,然后暂停,注意到两人手指上戴了情侣对戒。

  感觉到姜准的目光,程聿舟收回撑着墙的右手,理了理袖扣。

  他垂着眸,没再说什么,也没去看姜准。

  他知道姜准在想什么——他的心理障碍,对于旁人而言,有时是求而不得的优势。

  “你昨天也折腾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姜准的个子不算高,身形偏瘦,举手投足风度儒雅,带着中年男人的成熟与沉稳,和程聿舟站在一起,虽然身高差距明显,却不输气度。

  他和程聿舟关系微妙,抛开别的不提,有几分亦师亦友的味道。

  姜准说着,在程聿舟肩上拍了两下,不轻不重,像是在提醒他什么。

  眼看着程聿舟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走廊上,姜准这才转身折回病房,病房里,他太太孟兰悦正靠坐在那里,腿上摊着一本书。

  显然,刚才那段时间里,孟兰悦并没有睡下。

  “都听见了?”姜准对于孟兰悦的举动,倒是不意外,淡淡一笑,走近病床。

  “我不是看他有话跟你说,才说我要睡了,你们去外面谈事情,也没那么多顾忌。”孟兰悦把书放到一边,抬眼看着姜准,笑容温婉。

  “你怎么看?”对于妻子的话,姜准似乎饶有兴致,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顺势把妻子手里的书接过来,递了一杯温水过去。

  夫妻默契,生活细节最能体现。

  “你是说程聿舟?”孟兰悦笑了笑,没了下文。

  “你看人准,不妨说说看。”

  孟兰悦看了看姜准,然后移开视线,“程聿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姜准听了,嘴角弧度更深,“你知道,程聿舟是怎么跟他师父戴启智闹翻的?”

  “戴启智倒也是个厉害人物,就是爱走歪路子,”姜准面对妻子的好奇心,没卖关子,“他跟这小子说,真相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把真相说出来的方式。”

  “不过人哪,夜路走多了,总有出事的一天,两年前,戴启智那个官司终究是出了事,程聿舟就是那时候跟他彻底闹翻了。”

  孟兰悦听了,没有接话,反而陷入沉默。

  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把真相说出来的方式,换句话说,谎言也是一种描述真相的方式,无非是歪曲了的真相。

  “但你再看看他这几年的案子,哪一个不是争议十足,你能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从贺宁市“首富杀妻案”,到替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辩护,在旁观者眼中,程聿舟是一个为了利益和官司不折手段的人。

  “也许,他只是一个被误解的人。”

  孟兰悦就着丈夫递过来的水,低头喝了一口,然后笑道。

  *

  顾久离开周梓苑的病房,恰好赶上一趟拥堵的电梯。

  电梯门最后一次开合,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在她身边停下。

  不大不小的空间里,人满为患,然而每下一层,电梯仍然会再度开合,不断有人试图挤上来,电梯间逐渐变得像是一块压缩饼干。

  感觉到男人撑在角落的手臂时不时会蹭到自己,顾久下意识往后退,却已经没有空间了。

  她抬起头,下一秒,目光定格。

  是程聿舟。

  狭小的空间里,气压越来越低。

  顾久的神色逐渐变得不耐烦,她闭了闭眼睛,只希望电梯尽快到达一层。

  相似的场景,光裸交缠的身躯,暧昧低语的情话,却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转瞬而逝。

  她蓦地睁开眼睛,入目,是程聿舟微微凸起的喉结。

  再往上,是他弧线漂亮的下巴。

  瞬间的晃神,叫她分不清眼前的一切,究竟是现实,还是记忆。

  终于,她听见“叮”的一声,电梯到达目的地。

  “陪我吃顿饭,有件事,顾靖扬一定有兴趣。”

  程聿舟一句话,止住顾久将将迈开的脚步。

  她转过身,莞尔一笑,眉眼少有的温软,“程聿舟,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这件事,不适合我跟你。”

  微微一顿,她又补上一句,“炮。友,更不适合。”

  顾久肤色白皙,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红色方领上衣,露出漂亮的锁骨,下身是格子短裙,衬得她整个人气质明艳,将她冷淡气质成功柔化几分。

  纤腰、长腿,还有胸前起伏的弧度,和程聿舟记忆中褪下衣衫的模样,几乎交叠在了一起。

  “小九,至少,我们尺寸很合适。”

  而且,磨合得越久,越是契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