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血色婚礼(7)
凉风薄暮2018-11-27 20:182,377

  审讯室。

  阮夏低着头,在本子上认真记着什么,好半晌才抬起头,去看叶信辉,余光却瞥向了身旁的顾靖扬。

  “你和周梓苑平时关系如何,熟悉么?”顾靖扬平视对面的男人,他的瞳仁黑而亮,平静专注的目光像是正午的阳光,打在人身上,瞬间能叫人浑身浸出汗意。

  对面,叶信辉双手轻轻对搓,接着抬手推了一下眼镜。

  他的五官其实不算出众,胜在面皮白净,气质斯文。

  他不像邓仲明魅力强势,也没有周岳身上纨绔子的味道,却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温和儒雅,让人很舒服。

  短暂的静默,在审讯室蔓延。

  叶信辉神色仍然带着几分犹豫,却在第二次推眼镜时开了口,“我们过去有过一段。”

  一旁的阮夏蓦地怔住,显然对叶信辉的坦白感到意外。

  “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处过一段时间,后来分手了,”叶信辉沉默片刻,轻轻捏了捏左手无名指根,继续说道,“大概在半年前,我跟梓苑又试过相处一段时间,但是毕竟……”

  他淡淡一笑,摊了摊手,“我们分开了这么久,相处之后,发现大家都变了,根本合不来,就和平分手了,之后,她就和陆凯在一起了。”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陆凯的?”这一次,发问的是阮夏。

  “两年多以前,我和仲明、吴智都是通过周岳认识陆凯的。”

  “陆凯知道你和周梓苑曾经是男女朋友么?”阮夏接着问道。

  叶信辉双手恢复交叠姿势,挡在身前,脸上挂着浅笑,“既然梓苑和陆凯已经决定结婚,我们以前的关系,没必要说出来,给他们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你说是么?”

  言下之意,陆凯并不知道。

  阮夏扭头,和顾靖扬对视一眼。

  她从顾靖扬眼里,大约看出了和她一样的结论。

  叶信辉格外坦诚,不仅坦白了和周梓苑在上大学时谈过恋爱,连半年前的关系也没隐瞒。

  至于婚宴发生的事情,叶信辉的回答和当天没有出入,同其他几个伴郎仍然统一口径,没漏洞。

  整个过程中,他很坦白,回答点到即止,又能够自圆其说;不慌不乱,表情也很真诚,看不出破绽。

  *

  “顾队,你怎么看?”从审讯室出来,阮夏跟在顾靖扬身后问道。

  “叶信辉很谨慎。”

  他谨慎到,就连半年前和周梓苑复合一事,也和盘托出。

  “谨慎的人,有压力和紧迫感才会犯错,”顾靖扬顿了顿,暗沉沉的眸子微微眯起,大约是想到了什么,“郁南、梁诚,这阵子盯紧叶信辉。”

  说完,顾靖扬转身,从阮夏手里抽走那个本子翻到最后一页。

  白色的纸张上一幅笔画简练的素描赫然在目,和他刚刚在审讯室的动作一模一样。

  下一秒,顾靖扬把本子丢回阮夏怀里,“好看么?”

  男人转过身,唇角的弧度一闪而逝。

  在他身后,阮夏咬着唇,把本子抱在怀里,脸上微微发烫。

  “阮夏可以啊,有胆子撩顾队,我敬你是条汉子。”几秒之后,围观群众梁诚咂咂嘴,大煞风景,从阮夏眼前晃过。

  “也是,毕竟你不是条汉子。”阮夏脸上红晕褪去,凉凉的视线从上至下,扫过梁诚。

  女人最擅长变脸,阮夏亦如是。

  “唉我说……”梁诚说不过阮夏,却偏偏管不住嘴,总爱招惹她,回回交手了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阮夏有些惋惜地摇头,扭头走远了,留给梁诚一个胜者的高傲背影。

  *

  二十分钟后。

  和滴水不漏的叶信辉比起来,此刻审讯室里的吴智略显得不安。

  乍看之下,他外表老实本分,还很胆小,应当是伴郎团最没存在感的一位。

  “我说,我们这椅子上又没长钉子,你踏踏实实坐。”梁诚伸手摸了摸后颈,忍不住说道。

  吴智脸色微微一僵,抬头扫了一眼对面的顾靖扬和梁诚,然后垂眸看了看腕上的手表。

  “婚礼那天发生的事,我在现场说得很清楚了,我下午还有个很重要的合同要谈,你们要是还有什么问题,就尽快问吧。”

  说完,他眉间拧起深深的褶皱,盖过原本局促的神情。

  “根据叶信辉所说,他和你、还有邓仲明都是两年前通过周岳认识陆凯的,说说具体情况吧。”顾靖扬率先开口。

  吴智愣了愣,思考片刻才回答,“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老邓和陆凯,他们俩算是不打不相识。”

  “大概两年前,邓仲明二哥的公司和陆家的企业有官司,因为这事儿,差点耽误了上市计划,后来通过周岳的关系认识了,这件事也解决了。”

  顾靖扬轻轻扯了扯领口,继续问,“伴郎团的牵头人,也是周岳?”

  “哪儿啊,是老邓牵的头……”吴智刚开口,戛然而止。

  “是邓仲明主动提议你们几个做陆凯的伴郎?”梁诚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不是周岳?”

  按理说,周岳和陆凯是发小,而邓仲明三人认识陆凯不过两年时间,还是通过周岳的关系。

  然而伴郎团的提议,却由邓仲明提出。

  不仅如此,两年前,邓家和陆家曾经有利益纠纷,虽然吴智说问题最后解决了,然而真相究竟如何,有待查证。

  “婚礼当天早上,你们四个人,还有陆凯,是一起从陆家出发的?”不久前刚刚问过叶信辉的问题,顾靖扬再次对吴智抛了出来。

  “是,”吴智垂眸,皱着眉又一次看了时间,看起来真的很紧张稍后那个合作项目。

  “之后呢?”

  “那天不是说过了么,”吴智抬起头,神色有些不耐烦,语速也比刚才更快,“我们大概八点二十出发的,中间有点堵车,九点半到了酒店,之后陆凯去房间休息了,我们四个就离开了,之后没再见过陆凯。”

  “你对时间记得很清楚。”顾靖扬看着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吴智,“之后你们四个人一直在一起?”

  这一次,吴智沉默了片刻,像是在仔细回忆当时的情形,“对,之后我们四个人,一直在宴会厅。”

  顾靖扬右手曲起,在桌面上轻轻扣了一下。

  吴智的说法,和叶信辉一致。

  可是,宴会厅的监控录像出了故障,无法回放;至于在场的宾客,没有注意到伴郎团是否一直在一起,说法花样百出,简直比黄金档剧情更精彩。

  换言之,目前没有证据能证明,吴智和叶信辉在撒谎。

  不过,新的突破口,倒是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