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Whale 52
凉风薄暮2018-11-23 10:522,517

  这不算一场极尽奢华的婚礼,然而现场布置,已经足够叫人眼花缭乱。

  屋子里人很多,嘈杂吵闹,还有些闷,顾久从门口位置往外挪动,终于,走了出来。

  她往前走了没多久,又停下脚步,低头在包里胡乱地翻着,下一秒,忽然想起了什么,动作一顿,拉好拉链,眉头微微蹙着。

  她想抽烟。

  顾久打算转身折回去,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

  酒店里,空气越来越闷,她加快脚步,想要出去透透气,转移注意力。

  她向前走了没两步,忽然,有人递了一支烟过来。

  夹着烟的手指很漂亮,白皙修长,指甲修剪得很干净,视线往上,是一枚精致的方形袖扣,小小一枚,光泽温润。

  顾久抬起头,对上那人脸庞。

  眉骨偏高,显得一双眼睛尤为深邃,鼻梁很挺,薄唇,他有一张比那双手还要令人惊艳的脸孔。

  “我戒了。”顾久看了一眼男人递过来的烟,别开视线,做了个极短促的呼吸。

  男人望着她,没拆穿,收回手,香烟仍然夹在指间。

  再次做了个短促呼吸,顾久绕过他,径直往前走。

  “小九,好久不见。”

  身后,蓦地响起他的声音,像有一枚不起眼的小石子,投入湖中,荡起极小水花,却很快沉了下去。

  转瞬,静谧无声,好似刚刚一切只是错觉。

  他声音低沉,尾音有些沙哑,有几分“烟嗓”的味道。

  几步之外,顾久听见他声音,身体微微一僵,此时此刻,仿佛血管里全部液体都凝固住。

  很久以后,她缓缓转过身,视线直直落在他脸上。

  “程聿舟,好久不见。”

  顾久看着对面的人,眼里除了冷漠,再无其他情绪,脸色却已经变得难看,下一刻,她抬起右手,冲他竖起中指,动作不急不缓。

  她五官十分美艳,却透着几分冷淡气质,分明是个粗俗动作,不适合端庄淑女,由她做出来,不显粗鄙。

  那一指,三分冷艳,五分轻蔑,隐约还有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刚刚一切落在程聿舟眼里,后者只是勾了勾唇,似乎顾久此举,早在他意料之中。

  “看见陆凯了么?”

  “有人看见陆凯了么?”

  “陆凯、陆凯……陆凯!”

  周围安静气氛突然被呼喊声打破,有熟悉或陌生的,都在呼喊着同一个名字。

  有人不经意间撞到顾久肩膀,立刻停下问她,“看见陆凯了么?”

  今天婚礼新娘,是顾久曾经的同事周梓苑。

  一年前,两人同为康仁心理医院心理咨询师,后来顾久出了国,周梓苑一朝嫁入豪门,也辞去工作。

  顾久和周梓苑两人,关系谈不上亲密,以她的性子,之所以愿意参加婚礼,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待着更难克制烟瘾。

  至于刚刚别人口中高呼的名字,正是今天新郎——陆凯。

  “没有……”顾久摇摇头,眼看对方要离开,脑子里忽的晃过一个念头。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等她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没了程聿舟身影。

  顾久不在原地停留,转身往回走,走廊上不断有人群涌出,时不时会撞到她。

  终于到了宴会厅门口,她缓了口气,又险些撞上迎面而来的男人。

  顾久反应很快,抓住了男人胳膊,稳住自己的身体。

  男人小臂肌肉紧实,线条一定也很漂亮,好似还有微微的热度,透过衣服传到她手心。

  顾久微微晃神,只是,当她视线对上男人眼睛的瞬间,就像是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迅速甩开手。

  又是程聿舟。

  婚礼宴会厅里,和刚才热闹氛围不同,气氛变得紧张而混乱,人群中穿梭着的最抢眼一点,是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周梓苑。

  衣香鬓影,周梓苑仍然成功抢了大多数人眼球。

  她满宴会厅奔跑,不知疲倦,跟在她身旁的,还有伴娘团和四散的伴郎团,宾客们也早已乱作一团,四下寻找新郎。

  顾久收回视线,和程聿舟对视一眼,没说话。

  “陆凯的手机打不通,人也找不到……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说话的,是新娘周梓苑,她双手抓着婚纱,五官拧作一团,心慌意乱,“怎么可能一上午没有一个人见过陆凯呢……”

  “嫂子你别急,我们再去找,肯定能找到二哥,你放宽心。”出言安抚周梓苑的,是伴郎团其中一人,说完,聚在周梓苑身旁几人再度散开,继续刚才未完工作。

  “一上午没有一个人见过陆凯,”顾久看着周梓苑背影,耳边回响起她刚才的话。

  今天是陆凯和周梓苑的婚礼,怎么可能一上午都没有人见过陆凯?

  “如果今天上午,陆凯没有在酒店出现过,自然不会有人见过他,”程聿舟不知什么时候靠近她,不消说一句话,解开她心中疑惑。

  他语调随意又散漫,好似不过随口一说。

  又好似,暗示什么。

  总之,这件事说来太古怪。

  伴郎团的人早上应当是同陆凯一起来酒店,但是之后,就没人知道陆凯去向。

  在场这么多人,新郎今天本该是最显眼的人,结果却成了透明人一般,直到仪式举行的前一刻,新娘才发现丈夫不见。

  霎时间一阵巨响,紧接着“哗啦啦”声连绵不绝,桌上碗碟、酒杯顺着倾斜弧度砸落在地上,片片碎裂,一地狼藉。

  顾久循着声音方向望过去,大约是刚才有人为了找陆凯,走得太急,才撞倒了旁边的桌椅。

  深色红酒混着破裂碎片,散落在被蹭歪的红毯上,极为刺目,好似预言家,提醒众人有不详预兆。

  两秒过后,红毯一角被程聿舟倏地掀开。

  红毯之下,藏着一块深褐色印记;看起来,像是刚才红酒的色泽透过厚厚红毯,印到了地上。

  程聿舟看着红毯下印记,眼眸微微眯起。

  是血迹。

  他的动作吸引了在场众人,原本噪杂混乱的宴会厅,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红毯底下这是……红毯这么厚,酒不可能渗得下去,这不会是……是血迹吧!”

  围观人群中,忽然有女人发出了尖叫声。

  最后三个字音落下,女人的声音已经有些变了调,甚至开始发颤。

  “陆凯找不着人,红毯底下又有血迹,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宴会厅里,一时间议论纷纷,内圈的人纷纷被吓退,而在外围看不清楚情形的人,却好奇伸长脖子,拼命想要凑近,好一探究竟。

  好奇心,和食色。欲望一样,是人类无法克制本能。

  引起骚动的程聿舟,早已经从人群里脱身而出,在距离顾久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下,“陆凯昨晚已经遇袭了。”

  他声音压得有些低,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顾久微微一怔,视线越过围观群人,投向红毯方向。

  如果那滩血迹被证实是陆凯的,也就是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