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血色婚礼(2)
凉风薄暮2018-11-23 10:082,679

  看起来无法解释的现象出现,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在撒谎。

  原本简单的谎言无限被放大,到头来,变得大到足够蒙蔽所有人。

  *

  宴会厅的角落。

  顾靖扬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程聿舟。

  他对程聿舟的印象,还停留在一年前,顾久当众将烟头捻灭在程聿舟的领带上。

  “陆先生曾经是我们律所姜律师的委托人,”程聿舟说话间,冲着顾靖扬身后的某个方向扬了扬下巴——他指的是姜准,律所的执行合伙人。

  他在解释,今天参加婚礼的原因,同时划清了一道界限——他和新郎并不熟悉。

  事不关己,轻描淡写地撇清关系,典型的程聿舟做派。

  顾靖扬转过头,顺着程聿舟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点点头。

  “我大约一个小时前到婚礼宴会厅,这段时间里没见过陆先生,”对于顾靖扬接下来的问题,程聿舟稔熟于心,回答干脆利落。

  话音刚落,程聿舟递了一张名片给顾靖扬,“如果还有其他问题,顾队可以随时联系我。”

  这一次,他说完,转身离开,径直冲宴会厅另一个方向走去。

  从程聿舟和顾靖扬开始交谈那一刻,顾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两个男人的身上。

  直到现在,她眼前,只剩下程聿舟。

  他的步伐不急不缓,幽深的一双眸子锁着她,一步步朝她走来。

  顾久眼看着他要堵住自己面前的路,索性打算绕开。

  她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选。

  “小九,”程聿舟轻易捉住她的手腕,低头看着她。

  程聿舟个子很高,一八八足够将大多数人比下去,总会无端生出一种压迫感;他从前也喜欢这样低头看她,像是下一秒开口的时候,就会吻上她。

  “这么好的领带,毁了真是可惜了,”顾久任他捉着手腕,没甩开。

  她仰着头看他,笑意明媚,似乎并不在意和他保持这样暧昧的姿势。

  顾久一双眼,从程聿舟弧线性感的下巴往下移,最后,停留在他的领带上,“是不是?”

  一声极低的笑声,从她耳边滑过,抓不住。

  “就这么恨我?”程聿舟说着,食指轻轻点了点顾久心口的位置,“小九,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个怪物?”

  胸口被他指尖触碰的瞬间,顾久顿时浑身僵硬,白皙美艳的脸庞苍白,只有唇上,剩下最后一点血色。

  “程聿舟,你怎么会是怪物,”缓了缓神,她唇角浅浅勾了起来,“怪物有血有肉,你没有。”

  转瞬之间,他扣住她的手终于松开。

  此时,顾久一张脸已经彻底冷下来,眉眼里再无一丝笑意。

  和程聿舟擦肩而过的片刻,她目不斜视,直直朝着正前方走去。

  “顾队,中控室值机员说,酒店硬盘录像机出了故障,监控录像不能回放。”

  熟悉的声音再度钻入顾久耳中,虽然那个人已经刻意放低了音量。

  “监控录像出了故障?”这个声音,是顾靖扬的。

  他说完,陷入沉默,没再说什么。

  新郎陆凯在酒店失踪,而监控录像恰好出了故障。

  从昨天晚上九点之后,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见过陆凯,除了伴郎团,然而伴郎团的四人,却说早上是和陆凯一起开车来酒店的。

  究竟,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过了好半晌,在场的宾客基本被逐个问询了一遍,除了伴郎团成员。

  伴郎团的四个男人,被留到了最后。

  第一个被问询的伴郎,叫周岳,也是之前寻找陆凯的过程中,出言安抚周梓苑的人。

  他个子不算高,中等身材,长相称得上周正,发型梳理得很整齐,脸色大约是伴郎团里最焦急难看的一个。

  “今天早上我们哥几个,大概八点多从二哥家出发,到酒店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眼时间,应该是九点半,”周岳口中的二哥,正是陆凯。

  他和陆凯的交情应当很不错,同新娘周梓苑也很熟络。

  “二哥在路上就没什么精神头,他说是昨晚没大睡好,”周岳垂下眸,顿了顿,“我们还说呢,这是要办大事儿了,紧张的,不过二哥一向身体不大好,我们也担心他别到时候有什么,所以到了酒店之后,就直接陪着他去套房了,我们几个是看着他进去,睡下了才走的,谁知道……”

  说着说着,周岳语调越发沉重。

  “从陆凯家到酒店,除了你,还有谁见过陆凯?”穿着便衣的年轻男人问道。

  “就我们四个伴郎。”

  “陆凯的母亲和其他亲戚朋友,都没有见过他?”年轻男人追问。

  周岳皱着眉头,“嘶”了一声,似乎在思考什么。

  “其他人有没有看见二哥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阿姨应该没见过二哥,二哥父亲早几年得病去世了,阿姨是个女强人,做事雷厉风行,一个家都是她在撑着场面,今天早上,阿姨早早就从家出发来酒店了,后来又一直忙着招呼客人,一上午忙得根本脱不开身,还是我从套房里出来的时候碰见阿姨,跟她说二哥在休息。”

  年轻男人的目光,在周岳脸上停留了几秒,然后转向另一个地方,最后收回。

  “你和陆凯是什么关系?”

  “我跟二哥多少年的兄弟了,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交情……”周岳的眼神有短暂的凝滞,眼底黯淡无光,“谁成想婚礼上能发生这种事情……”

  “梓苑,梓苑……你醒醒啊!”

  安静的宴会厅里,突然响起惊呼声,房间里的人齐齐涌向某一处,顿时乱作一团。

  原来是周梓苑情绪过激晕倒了,对周岳的问询,以这样一段混乱插曲告终,至于周梓苑,则是立刻被送去了医院。

  穿着便衣的年轻男人,结束了和周岳的交谈,朝顾久的方向走了过去。

  等他终于走到顾久身边停下时,却没去看顾久。

  像是闹着什么别扭。

  顾久和他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没人主动开口,到最后,还是他自己受不了这样的僵局。

  “烟瘾又犯了?”

  顾久轻笑一声,转过头去看他,“我还以为,你不打算理我了。”

  “你这么别扭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喜欢我。”顾久一双眼里含着淡淡笑意,眸光流转,三分调侃。

  眼看着年轻男人的脸颊微微泛红,表情有几分别扭,她收了笑,不再逗他,“郁南,有烟么?”

  下一刻,男人终于转过脸来。

  那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看起来甚至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五官很精致,甚至可以说秀气得有些过分。

  然而对于这样的五官,他似乎并不满意,刻意将头发理得极短,要证明自己不是花架子,带着几分男性的硬气,却又隐约透着少年的叛逆。

  像刚刚展翅预备离巢的雏鸟,稚气未脱。

  郁南是顾靖扬队里最年轻的一个,比顾久小了两岁,常常被刑警队的人调侃,说他喜欢顾久。一来二去,顾久只当听了个玩笑,全然不放在心上,可是今天郁南不知是怎么了,面对她的时候,总有几分别扭。

  郁南盯着顾久的眼睛看了两秒,最后唇角勾了勾,“顾队说了,不让你抽烟。”

  “你倒是听他的,”顾久拍拍他的肩,眼里笑意不减,“等会儿我就去告诉他,我抽的烟,都是你偷偷给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