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下)
雨之2019-10-16 16:102,381

  几日过去,原壑清伏法的消息都传遍了,朝廷还张贴告示话里话外的敲打了一番,那些常见的奉劝人们遵律守法的话语足以让某些人看得心惊肉跳不是滋味。

  江湖人散去,申渝依旧是那个热闹的申渝,往事散去,暗中的风波也散去。

  申渝,醉漾居。

  “你说说你,不是挺会看人的嘛,不是一看一个准的嘛,怎么脸上就写着‘狼子野心’几个大字来的人你倒是看不出来了,好吃好喝的招待不说,还赠香,你就不能仔细你这条命?!”

  不知怎么的,莫岑一进门看见花醉眠就气冲冲的过去理论起来,话语间相当不客气,莫岑从来都不会对哪个女子高声红脸——反正莫已从来没见过,只有对着小时候的莫已,莫岑有时才会被气得完全忍不住脾气。

  “哦哟,上来就大呼小叫的,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看清楚,怎么,不遮脸了,能见人了,脾气也越大了。我们开门做生意,人家大大方方走进来,给了钱的,又不是白吃白喝,我赠香,我是为了谁啊,我能跟人撕破脸去?”

  花醉眠不甘示弱的回击,莫已想拦都拦不住,好言相劝说了几句,根本没人听,她用了大力气将莫岑拉开一点,给他拍拍背怕他气不顺自己把自己气了厥过去

  “爹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从不见你对人这样”

  “那是对其他人,你自己瞧瞧她,我一遇着她,吵起来没法消声”

  虽然莫已不好说,但看着刚才花醉眠骂莫岑那气势,口中不打顿,言语不重复,实在与刚见着时那样相去甚远,不过莫已还是暗赞了一声厉害。莫已还想着,就听见莫岑又叨叨了一句

  “要不是她这样,说不定她早成你娘了”

  这话一出,不得了了,莫已一愣,转头去看花醉眠,虽然她也想到了,以她爹那性子,她花姨肯定是个红颜知己。花醉眠也听到了,眉眼一横

  “我怎样,你想娶我我还不愿意嫁你呢,你以为我是没人要……”

  这下是彻底拦不住了,莫已受不了的退了两步,撞上人了,一回头看见兰采秀,低头去看,自己的鞋跟正踩在他的鞋面上,莫已赶忙抬开脚,但那原本干净的斜面上已经有了个脏印子

  “没事”

  兰采秀也看了看,不在意的微微收脚,衣裳下摆将鞋面遮去了,他扶着莫已站稳,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争吵的两人

  “酒菜都上了,我们先去吃饭”

  “那他们……”

  莫已还有点不放心,有点犹豫

  “看样子应该没事,等吵累了自然会停下来,而且你看他们这样子,有没有点像……”

  “三岁小童吵架?”

  想法不谋而合,顿了一下,两人相视而笑,莫已那点不放心没了

  “走吧”

  两人一起走远了几步,莫已没忍住又说

  “我还是觉得肖掌柜好,我爹这样的,靠不住”

  反正走到这里,莫岑应该也听不见了。兰采秀说

  “令尊风流倜傥,恣意潇洒,何愁没有倾慕”

  “他就是个老不正经”

  话落转眼看向兰采秀,莫已突然一笑

  “风流倜傥,恣意潇洒,我看兰大当家也称得上”

  “哈哈哈哈哈,过奖过奖”

  兰采秀朗声而笑,伸手在莫已肩上掸了一下,莫已偏头,看见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花瓣。莫已忽然想起一事来。

  临窗的位置,景观极佳,俯瞰渝江,遥看远山。莫已没看到依青枕碧,问了兰采秀,兰采秀说是不知,方才还在,又说不管了,他二人先吃,饭菜要凉。

  在离这不远处拐角一过靠墙的一处位置,依青枕碧相对而坐,枕碧身子贴墙往后仰着,隐约能听见兰采秀和依青的对话,嗤了一声

  “明明是自己把我们打发走的”

  “大当家也是有要事”

  倒好两杯茶,依青说了一句,也听出枕碧没有不满的意思,反而充满了兴味

  “当然是有要事,不然我能轻易走?”

  “别听了,想吃什么,我们再叫一桌”

  摆摆手,枕碧没有管依青说的话。依青无法,只能自己叫了小二来。

  “怎么还没把话说出来,尽是东拉西扯的,墨迹”

  他们这桌菜都上了,枕碧还没听兰采秀讲到重点,枕碧急了,有些坐不住,依青赶紧拉住他,把筷子塞进他手里

  “大单子自有分寸,你就别着急,吃点东西”

  瞧了依青一眼,枕碧还是按下性子吃菜了,只是嘴里嚼着,耳朵还竖直的往那边听。 美食好酒,但兰采秀心不在焉,他一面吃着东西,一面偷偷瞄着莫已,莫已一说话,他就很快接上,等莫已吃个半饱,兰采秀还没动几筷子,莫已察觉了,便询问他,兰采秀一时语塞,吞吐了一下才说

  “我在想着还不到时节,不然从这里观潮,一定蔚为壮观”

  “那不如我们现在就和醉姨定下这位置,待观潮时节再来?”

  莫已笑道。观窗外之景,令人放开心胸,豁然开朗。兰采秀从窗外收回眼来,搁下筷子

  “不知酉儿所说是真是假?”

  “此次出来,一番经历颇叫我刻骨铭心”

  话语一顿,莫已的眼瞳中满满的映着兰采秀的影响

  “天地之大,看过申渝的潮水,我还要去看西北的风沙,如同我之前说的……只是还没跟我爹说,也不知他同不同意,他要是不同意呀”

  突然压低了声音,莫已凑过去挨近兰采秀,狡黠的一眨眼

  “我就偷偷去,只是我一个人未免有些无趣,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还不会武功,也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话语声很近,从兰采秀的耳根爬上来,牵起了他的嘴角,他笑容越来越深

  “不如先去西北,一个来回,路上也不必着急,正好赶得上申渝观潮时”

  “那就说定了”

  “到时酉儿可否请我一尝那琥珀浓的滋味?”

  “甚好”

  两人相视而笑,莫已从衣袖中拿出一张花笺,兰采秀一眼就认出是他们在晁莹时从小童手中卖来的那两张其中之一,上面仍是空空如也,莫已什么也没写。她递给兰采秀

  “我到现在还是想不出要写什么,就先给你,往后我慢慢想,慢慢写”

  花笺上似乎还丝丝缕缕的弥散出晁莹满城花的香气。兰采秀接过花笺,轻轻摩挲,他知道,他已经得到了一个最重要的、他最期待的承诺。

  惬意的夹了一筷子菜,枕碧哼起了小调,依青抬眼看他

  “听到了?”

  “听到了”

  终于是圆满了,枕碧心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