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四)
雨之2018-11-30 23:233,325

  富贵人家当真是不一样,家奴都摆着好大的架子,依青面上的凶狠样叫那几人有些畏忌,更多的却是轻鄙,急匆匆的驱着他们走。兰采秀不愿再故作客气,即便要演这出戏,区区几个狗眼看人低的家奴也够不得他好言好脸的对待,不在意也分不出那点闲心——原是莫已方才东西吃的急,还没个专心,现下打起嗝竟停不下来。瞪着眼睛又慌乱又尴尬,枕碧还躲在依青身后掩嘴偷笑,看着莫已胡乱拍着自己胸口没个轻重,兰采秀只得止住她的动作帮她轻轻抚着后背,那几个家奴看他们这样,轻鄙更甚。

  “听说吓一吓就止得住了”

  笑归笑,枕碧还是凑过来给她想办法,碍着他现在的打扮,也就说说而已

  “你别添乱”

  兰采秀瞥了他一眼,枕碧撇撇嘴,收敛下去,低首垂眉,有个好姐姐的样子。

  “容几位稍等等”

  只是抬声说了一句,兰采秀便走到旁边的人家去敲门,一行人停下来,那几个家奴当然不快,嘀嘀咕咕几句,打头的那个大声喝过来,被兰采秀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就堵回去了。

  敲开门讨了碗水,莫已喝了水便好了,只是不待他们道谢,那人家就赶忙关了门,话都不愿多说一句。

  越打量兰采秀他们,那几个家奴心里越是七上八下的,本以为只是被他家老爷随意差遣戏弄的东西,可那男人一个眼神都够慑人的,在这村里作威作福横着走惯了,这些大户家奴哪一个不是最会欺善怕恶,感觉着些许的不对劲,便不敢再摆样子,只念着赶紧将人送回去交差。

  在那村长家,还是虚假着故作亲近的哄骗,到这大户家来,先就要给他们个难堪,想让他们好好掂量掂量现在的处境,将他们晾在一个小小偏厅就没人管了,过了好半天才有人端上半热不冷的茶,随着茶叶浮动的渣子腻了不少在杯沿,莫已只看一眼就推的远远的,兰采秀才是直接,那送茶的一只脚刚踏出门槛,他便将手边的茶水往门口泼出去,那送茶的鞋子下裳洒上不少,惊的哎哟一声,转回头来,怒目而视,兰采秀不为所动,又端起莫已推远的那杯茶,连同茶杯一起丢了出去,那送茶的躲不及往后绊在门槛上,结结实实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哭丧着脸忍不住痛,一边叫唤一边指着兰采秀

  “你……你……”

  “这茶烫手,一时没端住”

  微微笑着从容不迫的回,莫已在旁看着解气,偏过头悄悄的笑。枕碧就更没顾忌,也端了杯子作势要扔,嘴里还装模作样的叫唤着真当那杯子有多烫呢。那送茶的再不敢惹,连滚带爬的跑了。

  在外头院子里暗处观察的管家啐了一口

  “没用的东西,净会丢脸”

  “叔,我就说吧,看来这几个人来头不小,特别是那个看上去和和气气的,可瞪起眼来够吓人,我怕……”

  跟在管家身后的正是方才带着兰采秀一行过来的下人中领头的那个,是这府里管家的亲侄子,凭着叔叔的关系,在这府里混的风生水起,不少下人唯他马首是瞻,就念着分点肥差。今天去领人的活儿是管家亲自吩咐的,轻巧的事儿,却是老爷惦记的事儿,只要办妥了有的是好处,没成想是没出什么差错,可领回来这些人似乎不是任人拿捏软柿子,这就担心万一起了什么祸事会累及到自己身上。

  “怕什么,要真是刺头,就得拿出真本事来”

  管家狠声道。在这家里久了,得到主家信任,能说上几分话,也知道些东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想过好日子,就得有交换,不想换自己的,就拿别人去换。真有点本事才好,才有用。

  这边他们耍了威风,不一会儿就有人来请他们上正堂去——来人自称是管家,门槛边那一地和着碎瓷碴子的茶水还半点儿没见干。管家似乎看不见那一地狼藉,垂首踏过来,带着点恭敬,言语也很客气。兰采秀挑眉,似笑非笑,转头看了看莫已,又转回头

  “内子这几日路途奔波颇为劳累,就借贵地暂作休息,内子也不管事,主人家那边便由我当面去表达谢意吧”

  说着就站起身来,举止似是谦和,莫已想要拉住他,伸手只抓住一片很快就滑落过去的衣裳。枕碧适时过来按住了莫已抬起的手臂,边说道

  “那我也就留着和酉儿作伴”

  压着嗓音故作含糊,说完回头对依青嫣然一笑

  “当家的早去早回”

  一番动作便阻拦了莫已,莫已也知道现在不是闹得时候,只是气闷,他们老是故意瞒着她去做这些事儿,不说参与其中,她就想知道一二,毕竟是与自己相关的事情。藏不住心中所想,便摆了一脸的不高兴,就这样了兰采秀还又对她笑,没点儿安抚的意思,莫已不愿理睬,偏头装没看见。

  既然只是这种无关紧要的要求,管家略一想就答应了,还吩咐了人来好好招待,茶水糕点时鲜水果一溜的上齐了,跟刚才一比简直天壤之别。兰采秀看着勉强满意,面上还是彬彬有礼的朝管家道了谢,只是依青还得做出不屑一顾却有所忌惮的样子。

  要说依青这般长相,该是最显眼叫人难忘的,可就是在和兰采秀一起时,总是让人不自觉的有些忽略他,外人不懂,这是他对兰采秀的臣服,若无意就罢了,要有心,依青只需故意稍微表现点什么,很容易迷惑别人。两人一唱一和,足叫那管家也信以为真。

  各怀心思的你来我往,只目前事情暂不明朗,最多不过有一些试探。明面上兰采秀他们落在下风、是为鱼肉,可只要对方摸不透,也不敢太过将他们轻视了去。随着走出去之前兰采秀还回头看了一眼,逮着莫已正偷偷瞥着他们,还是枕碧大方的对他们挥挥手,暗中给了一个万事小心的眼神示意,依青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等人走了,枕碧凑到莫已旁边坐下,双腿交叠翘着脚漫不经心的轻轻摇晃,随手剥着个橘子,语带调侃

  “我还头次见人给他摆脸色的,挺痛快”

  只是莫已还带着情绪,也不理人。再说他们都是一伙的,莫已自觉孤立无援,压不下的愤愤不平。即便这脸色有几分也是摆个自己看的,枕碧照样坦然无意,还循循善诱

  “江湖事不是能瞎掺和的事,我们既然接了你的活儿,必在前为你将路扫的平平整整的,你无所顾忌的往前走就好,管那么多作甚?”

  终是忍不住想要反驳,可才一张嘴要说话就被枕碧拿了瓣橘子堵回来了,这橘子酸甜多汁,吃到嘴里汁水立马就凉丝丝的浸到嗓子里,任她再有不平,也难以抵挡这一口沁人心脾的美味。这一口吃完,枕碧又递了一瓣过来

  “好吃就别只顾着说话了”

  话中带笑,只是眼神微微往边上侧去,莫已意识到顺着去看,便看见刚刚退出去的下人从门边探出点头来,提醒了莫已他们现在的处境,这也不是个能痛快说话的地方。莫已一心觉得事事她都该知晓明白,可她连最基本的警觉都缺乏,这便是没有掺和江湖事的能力。枕碧稍作指点也是想她明白,江湖不是玩闹之地,而往往是搏命之地。

  另一边兰采秀和依青在正堂见了掌家的老爷,与那村长一般的年纪,因还在孝期,身着缟素,可料子还是极上乘的绫罗。眼之所及,这府里处处豪奢,可见其家底殷实,落座在这种贫瘠的小村庄实在格格不入。

  见礼入座,那老爷也没多加客套,将请求之事又提一遍,和之前在村长家听到的相差无几,甚至是语句之间都鲜有出入,像是提前串通好了似的。不过那老爷面色不佳,确有着急上火之相。这下兰采秀和依青必得给出个明确答复才行了,看两人还有些犹豫,那老爷一拍手,就有下人奉上一小匣的两个银锭和装成一小袋的两枚金瓜子

  “这是定金,也给二位看看我家的诚意,此事关系全家上下,还望两位万万不要推脱”

  做足了样子,料定一般人在这些银钱面前做不到纹丝不动,有点本事的不都是想凭着本事多赚点,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岂会放过。果然就见那长得凶神恶煞的大个儿掂起一块银子往嘴里咬了一口,足见穷酸样。再看另一个,手放上那袋金瓜子摩挲个不停,偏还对那银子往嘴里咬的动作不赞同的皱眉。有钱能使鬼推磨,管他什么人模狗样,在银钱面前都褪个干干净净,只需那点儿欲望,又有谁能自命清高呢?

  揣着银子和金子,兰采秀和依青不掩满足,再表达一番定不负所托之意,定好了明日一早就行动,那老爷才感激着将他们送出正堂去歇息。不多时从屏风后头慢悠悠走出一人,走到那老爷边上抱臂而立,嗤笑一声

  “就这样的能值那么多钱?”

  “值多少钱不算数,有命享得起才算数”

  那老爷低沉狠声道。自打老太爷去世,家里就消停不了,站出来坐上一家之主的位置并非易事,就算是嫡长子,要真想掌权,必须将那些本只有老太爷才掌握的东西找出来再握到自己手中才行,若这次再不成,还得想其他办法。

  “你瞧瞧你这个样子,你那些个叔叔弟弟都对我们虎视眈眈,你给我争点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