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二)
雨之2018-11-28 22:193,244

  就挑了最近的一户人家,屋子里有火光透出来,兰采秀上去敲门,不失礼而有耐心,不一会儿便有个中年汉子穿过小院前来开门,见人露面,兰采秀当即作礼

  “叨扰了,我们路过,天色已晚,想要借宿一宿,不知大哥能不能行个方便?”

  言行举止间谦和有礼,像个温文儒雅的饱读诗书之人,莫已透过车帘的缝隙看的好奇,这与兰采秀给她留下的印象不太相同,便偷偷从背后打量了他好几眼。

  开门的汉子听了兰采秀的话,再往后看看他们一行,马车只是普通的样子,夜色掩饰住了依青面上的凶相,他有意收敛了身上的戾气,显出一点敦厚来。莫已和枕碧还不必露面,那汉子已经有些相信,可还是谨慎

  “村中有事,按说不便留客……也是怕外人忌讳,不如请你们稍稍等下,我去问过村长?”

  “当然”

  点头应下,兰采秀婉拒了汉子请他们进屋暂时休息片刻,汉子不做强求,回身往院里取了灯笼,掩上门,匆匆往村子深处走去。

  离得近的另外一户人家,开了屋门隔着院子远远的看向兰采秀他们,又看了看他们打算投宿的那家,发现他们回望,迅速警惕的关门回屋。

  惊弓之鸟,看来这村里不单单是死了个人这么简单。

  马儿打了个响鼻,抬起前蹄刨了刨地面,兰采秀回手抚了抚它的鬃毛,走到马车前,屈指扣了扣车厢,然后撩开车帘,马车里比外头还要暗些,只是隐约看得清人,枕碧将莫已让到前头,莫已知道兰采秀有事要嘱咐

  “莫姑娘,一会儿便要劳驾你跟在下配合好了”

  之前没遇到什么难,一个坐马车一个骑马,路上也不打照面,兰采秀能尽量打点的,也不用她还要怎么做戏,可现在情况不同,莫已可不能露了馅了。

  要说莫已原本是紧张的,她还是个不经世事的人,闯荡江湖只存在她听过的故事里,故事里遭遇的险恶和化险为夷都让她隐隐兴奋和期待,抛却了反复听同样的故事的厌烦,对快意江湖的向往从未熄灭过,现在她身处其中了,背负着寻父的重担,没有曾经想象中的的轻快惬意,唯恐自己有一点儿做不好误了事,好在她因此更加坚定,绝不退怯。

  不过看兰采秀露出个漫不经心的笑容来,见惯风浪的模样

  “不要怕”

  现在这样,倒是叫人觉得可靠了,莫已点点头,又摇摇头,回答道

  “我不怕”

  夜风吹重,有些水汽的凉意,但白天日头大好,并没有要落雨的预兆。兰采秀手指间捻了几下往黑夜空里望着,看见一盏灯笼的光亮明明灭灭的逐渐靠过来,打头掌着灯笼的还是那个汉子,后头跟了两人,直到近前,汉子停步招呼,眼神畏缩又有点挣扎,没了先前的小心戒备。随即退到侧边,让出身后两人来。

  一人约莫年过半百,身上带着庄稼人的粗犷和辛劳,腰背微驼,头发斑白也束的不甚工整,不过表情和蔼,眼睛敛的深,暗淡的光线照不亮那眼中的浑浊,边上有另一年轻人,玩世不恭的轻佻模样,却做老老实实的,面色不佳,有些忌惮又有些厌恶。此二人面容相似,像是父子。

  “这是我们村长”

  汉子只说了一句介绍,又隐在一边。村长和蔼的带着笑,不失热情淳朴,可对比这村里人的表现,就奇怪了。他暗自打量兰采秀和依青,兰采秀周正挺拔,依青沉默壮硕,不着实算出挑,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二位好,恕小村简陋,招待不周”

  此话有示好亲切之意,而汉子一怔,低头护着手下的灯笼,眼神悄悄去看兰采秀他们

  “哪里,若能借宿,我们自是感激不尽,还望村长行个方便”

  “当然方便,来者是客,只要客人不嫌弃”

  村长欣然应允,兰采秀还端着谦和有礼,面面俱到,与村长几句寒暄,依青仿佛融入夜色,不发一言。就听村长旁边那年轻人不屑的哼了一声,随着风还有些响,场面顿时为之一静

  “不知礼数,为父怎么教你的!?”

  这训斥方落,那年轻人便等不及嚷嚷起来

  “大晚上的不让我在家歇息,拉我来看这等莫名其妙的人干嘛,不就是要住一晚,管他们要往哪去住”

  村长脸上浮现怒色,兰采秀可没什么兴趣看他们父子家丑,这吵来吵去怕是没个完,又淡淡告了个歉意,道了声令郎直率,止住了村长差点不顾场合的教训儿子,村长压了怒气,转眼又是笑着,请兰采秀一行到自己家去住,兰采秀也笑,看了下旁边低头提着灯笼的汉子,又看了下被村长被眼神喝住的儿子,点头应下。

  马车和马都拴在院外,院角野草丛生倒是好让马儿填饱肚子。自从看了枕碧从马车上下来,那村长儿子就没挪开过眼,依青凭着高大的身躯往枕碧身前一遮,遮住了枕碧明显要把那不知深浅的小子眼睛挖下来了的神情,枕碧不高兴,朝依青手臂上狠狠掐了一把撒火

  “姐姐?”

  兰采秀带着莫已随村长先行,此时莫已特意回头唤了一句,依青枕碧便跟上去,那村长儿子还在后面将目光痴痴的粘在枕碧身上,魂不守舍。依青揽了枕碧的肩头,回头望向那小子,目光透凶,将人镇住一下。

  村庄小又不算富裕,出门在外也不能太多讲究,村长家只有一间狭小空屋和与之相连的柴房能让他们借住。一张硬木板床,破旧但勉强干净,供两位“娘子”休息,而兰采秀和依青只能将就在柴房的草垛上。

  碍着“女子”身份,枕碧同莫已就不露面应付,朝房间一进,不作动静了,任由外头纠缠自有兰采秀和依青应对着。

  村长对客人招待不周的歉意表现的尤为真切,村长儿子开始故作热络,有所忌惮却不收敛,话里话外都在打听枕碧的事,即便知道枕碧已经“成亲”,看着依青又嫉妒轻蔑,又不敢招惹。

  儿子无礼,老子却不再阻拦,想着要多打听点兰采秀他们的底细,而兰采秀透露出来的,叫他越加满意。

  “看出什么来了”

  门未关紧,留了狭缝隙,莫已隐在后面,注意着外头,兰采秀好似一开始就察觉到她的动作,挡住对方朝里的目光,却让莫已能观察到对方。听到枕碧问了一句,莫已便退了进去,在这小屋里唯一一条长凳的另一头坐下,看着枕碧拿着不知从哪里摸来的小枝正拨弄矮桌上的油灯灯芯,豆大火点光摇摇晃晃的

  “不怀好意”

  只是借宿一晚的路过客,话里话外打听的未免也太多了,厚着脸皮用翻来覆去的客套纠缠。外头吹着夹带湿意的风,莫已只是稍稍吹到一点就感受到粘腻的寒,再加上这一日赶路,不识时务的喋喋不休实在叫人厌烦

  “烦人”

  又补充了这句,枕碧挑眼看她,有股让人不敢冒犯的劲儿,莫已一琢磨,那该是叫做耍狠

  “就是烦人,还敢凑着上来,哼”

  这是真发脾气了,那种轻薄的目光,不仅仅是冒犯了。莫已想劝慰两句,又觉得枕碧需要的不是劝慰,而是叫那始作俑者付出点代价……

  推门声响,兰采秀和依青一前一后进来。莫已回神,要起身让座,却见枕碧虽一脸的心情不好,还是先莫已一步起身站到一边去了,兰采秀坦然挨着莫已在同一条长凳上坐下来,莫已顿时不知手脚该往哪摆,不由自主的往边上挪一挪,板凳太窄,一不小心就晃了一下,被兰采秀一把抓住了手臂将她拉了回去,枕碧笑出声来。

  怎的现在高兴了,莫已龇牙,轻轻挣了挣手,兰采秀非但没松,反而猛的抓紧了,莫已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屋外一阵诡异的呼啸声由远及近,依青枕碧也迅速拢近,三人将莫已围在其中。那声音来的快也去的快,倏地就又安静下来,只是警惕还不能放。莫已抬起没被兰采秀抓住的另一只手,扯了扯兰采秀的衣袖

  “是风吧”

  虽然那声音不似寻常,但仔细一听,的确像是风的声音,乍一听有些唬人。就怕有人借机生事。

  “嗯”

  兰采秀应了一声,就算莫已有疑虑这些事她也操心不来,多说无益。这地方处处有异,必得留心。

  忽地有人敲门,持续不断却不出声,直至依青扬声问了一句,才听见一女声回答

  “来送热茶和饭食”

  松开莫已的手臂,兰采秀示意要动作的依青,亲自起身去开门。

  默然怯懦的村妇,深深的低着头,身穿着破烂补丁的衣裳,身材矮小瘦弱,头发枯草般,只露出一点皮肉粗糙还粘着灰土的额头,看着比那村长还要年长一些。妇人将托盘递过来,不言语也不前进,兰采秀接过,循礼道了谢,只是那妇人要转身离开时稍稍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眼角的皱纹和额头的一样深,她嗫嚅着干裂的嘴唇,复而低下头去,话音掺在浓稠的夜色中

  “若是有事赶路,趁早走为好,不要逗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