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三)
雨之2018-12-07 18:533,741

  侍从给搬了把椅子摆在道路中间,丹萼悠然自得的坐下,踏春赏景似的,翘起穿着牡丹绣鞋的足尖,靠着椅背柔弱无骨,又有侍女前来为她撑伞遮阳。看丹萼这架势,不知道的也意识到了,猜出了丹萼的身份。

  “今日我倒要看看,朱大公子要给我奉上出什么样的好戏,且叫我等,都拭目以待”

  尾音拖得又绵又长,目光巡视了一圈,朝那些围住酒馆的护卫放软刀子。

  “寻个人罢了,能有什么好戏可看,你要是无聊了想看戏,只要你招招手,多的是男人耍给你看”

  没下轿来,只是边上人挑起轿帘,在日头下看进去,那围蔽的轿厢很暗,看出个人,看不清模样,这说话的声音轻飘飘的,有气无力。传说朱望湖重病不愈,鲜少露面,却还是将大权握的紧紧的,丹萼一透露在场人几乎都了然,这便是难得一见的朱公子,更难得一见的是三个掌权人公开聚首,不过气氛并不太好。

  掌权人历来各管各事,分权而治,必要时候才会汇合起来,譬如收到外界攻击,但掌权人争权夺利的事情从来都有,平时里都只是些小打小闹,真动荡起来,便是流血伏尸,更新换代的大事。这朱望湖朱公子几年前上位,将上一个掌权者赶尽杀绝,还迅速稳住局面,没给另外的掌权者可乘之机,不过从那之后,就听说朱公子一直重病,而朱公子治下的药馆,生意蒸蒸日上,日进斗金,十足的香饽饽一个,谁不眼红。但丹萼也不是省油的灯,不然凭她个卖身女是怎样走到今天,坊间关于这个女人的传言多不胜数,至于戚老黑,再不济也有那点势力傍身。这下三个掌权者聚齐了,又会分出个怎样的成王败寇来呢。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只怕祸及自身时跑都来不及,有为人谨慎的赶早撤了,想着这几日还是避避为好。酒馆上开了一缝窗的房间里枕碧正看着

  “缩在轿子里不敢露面,还比不上一个女人”

  这么兴师动众的搜人,恐怕搜得就是他们。他们在这可没兴风作浪,就是混了个身份,拿到点东西。或是说,还没来得及搅出事端来。虽说是被迫卷入,遭了算计,但兰采秀怎会轻易吃亏,枕碧顾及莫已,才想勉强咽下这口恶气,可偏偏有人学不会见好就收。

  “你别不是看人家漂亮”

  本算处境危急了,但兰采秀不急,依青和枕碧也不急,安之若素,稳如泰山,该喝茶喝茶,该看热闹看热闹,就同平常,莫已跟着安心,病时初愈,也没有力气费神,只有力气跟枕碧玩笑一句

  “你觉得漂亮?”

  却是枕碧颇有兴趣的回问。其实莫已说不上来,她只是看了一眼,那一抹绮丽颜色着实显眼,不见那围观人中有多少都是在盯着看

  “这我说不上来,只是那么多人都在看她”

  “庸脂俗粉,庸脂俗粉”

  摇着头睃了莫已一眼,语气满是取笑她没什么见识,莫已不恼,一想就回了一句

  “同我姐姐相比,自然都是庸脂俗粉”

  红妆未卸,枕碧还是个十足的“美娇娘”,却见他敛住笑意,盯着外头没再搭话,再回头来,脸上不掩意气,笑意张扬

  “这就叫你看看哥哥的英姿”

  “要找人,可以,不如我帮你找,如何?”

  涂蔻丹的手指朝朱望湖的轿子点了点,目光不避不让,语气咄咄逼人

  “不劳烦了”

  这方话落,跟在丹萼身后的护卫全部上前一步,拔刀相向,朱望湖一边也不甘落后,训练有素的护卫将轿子护严实了。场面为之一静,方才还热衷于看热闹的人,现在害怕了。丹萼的护卫多,但可以看出朱望湖的护卫更精良,这要是厮杀起来,围观之人必然受牵连,可现在想走,人群外也出现了不少持刀护卫,威慑这很多人一动不敢动。

  “既然不是你我的地方,不要喧宾夺主的好,你既然不放心,我们的人一起进去找”

  朱望湖不想多做口舌之争,更不想浪费无谓的时间,他只想找人。丹萼一看场面也知道,真闹起来她吃不了好,戚老黑那个怂蛋毫无用处,想强争这口气也要好好掂量掂量,这会子朱望湖给了台阶,只能顺势而下。

  忍耐久了也不差这一回,丹萼抬了抬手,护卫收刀退回,朱望湖那边也随之而动,丹萼的护卫中分了小队人出来,走到酒馆门前。朱望湖轿边的一个侍卫也上前带出围住酒馆的一队人,两方楚河汉界,泾渭分明,正欲进入酒馆。一人突然出声

  “等等”

  矮小的身形倒利于在人群中穿梭,戚老黑蹿上前来

  “既然都知道这是我的地盘,那也应该有我的人吧”

  无关紧要,戚老黑无非就是不想被忽略了,急着找存在感,这副跳梁小丑的模样,直教人耻笑。朱望湖和丹萼表示默认,还守在酒馆门内的护卫便让开让那些护卫进来,复又跟在末尾。朱望湖这边护卫领路,径直朝一个房间走去。

  看到房间内的情景,酒馆管事在朱望湖侍卫刀子般目光中头皮发麻,就是他酒馆里的四个护卫,被人扒了外裳打晕了东倒西歪的捆在一起,而原本住在这里的人不知所踪

  “他们四个人住着两间房,另一间,另一间就在旁边……”

  管事磕磕巴巴的说,一脑门汗,越说声音越小,这都捆着四个人了,另一间房还用去看吗?

  “扮成护卫跑了”

  听了回禀,丹萼简直跟听了个笑话似的,回头就嘲戚老黑

  “你这管人的本事越发长进了,这一个个本事简直通了天去”

  大庭广众被下了面子,戚老黑脸上五颜六色轮着过了一遍,最后黑成锅底,抬手朝管事的头上甩了一巴掌,管事被打得头晕目眩,跌倒在地,戚老黑又狠狠的踢了两脚

  “行了,别再丢人现眼了”

  自己没本事,还朝手下人撒火,还不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来什么样的人。丹萼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眼神阴晦,她没了那股风尘气、诱惑劲儿,说话不再轻浮,也没了嘲弄

  “朱望湖,你给句实话,你要找的人,是要了结你自己的事,还是要了结这里的事”

  若是他们自己互相斗,丹萼欢天喜地的乐得看朱望湖倒霉,可若是有外人要针对这里,丹萼绝不会坐视不理,能在重重包围下逃出这酒馆,对方并不简单,丹萼无法不担心。这点事理,丹萼懂,朱望湖也懂。

  “我自己的事,你不必忧心”

  半晌未动,死死盯着朱望湖的轿子,像是要看透什么,似乎是得到了确认,丹萼一下子卸了那股子气势,抬手抚了抚鬓髻,一折身又是风情万种的回了轿子。起轿欲归。

  “怎么回事啊,说清楚,哪个不长眼的敢到这地界上撒野”

  后知后觉的戚老黑追问,可无人理睬。

  是夜,月黑风高,不似别处一如既往灯火通明的玩乐,因着白日里的事情这家酒馆关门歇业,除了外面看守的护卫,里面寂静漆黑。至半夜,那黑暗中有了轻微的声响,那是蹑手蹑脚行动间稍有泄露的几不可闻的声响,若不是太过寂静,也不会不能完全掩饰。

  “我等在此恭候多时了”

  忽然间,酒馆内的灯火全部亮起,照出了那正走到堂前围着面巾的人,而只是略有一顿,那人猛地冲向门口,身形极轻极稳,埋伏多时的护卫顷刻出动,双方刹时就缠斗在一起。朱望湖坐在二楼走廊,有点隐隐兴奋,布下这天罗地网,就等人自来投,以为可以靠一招声东击西瞒天过海,哪知朱望湖早已看破了。白日里的确有趁乱逃走的时机,可一经发现到处护卫森严还有何处可逃,还是那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制造逃离的假象,实则并未出去,朱望湖就故意顺水推舟,演了这么一出。

  那人是医理治药高手,却不擅武艺,就不知这个人与之有什么牵扯了,抓到人一定要好好审问一番。想的虽好,抓人却并不顺利,只见他身轻如燕,在护卫间穿梭闪躲,并不正面对招,实在狡猾得很,即便有人数优势,也不见占上风。朱望湖也不通武艺,看着那一人似乎就将自己的一种护卫耍得团团转,刚才的那点兴奋已然不见,焦躁起来,花了多少银钱心血培养这些护卫,这时候却连个在眼前的人也抓不住,朱望湖怀疑自己的护卫难道是跟戚老黑手下的那些废物一个水平的。脸色已是不善,边上的一近身护卫赶紧安抚

  “主子,看来这人最擅轻功,但人总有力竭,这般不停歇是耗不了多久的,我们人多,跟他耗得起”

  这么一解释,朱望湖才按捺下性子等待,不过还是没等到,那守在外头的护卫突然被人大力甩了进来,紧闭的门扇被砸得稀烂,看来是有接应之人。还在堂内与护卫周旋的人一听动静就往门外退,护卫当然不让,下狠手出杀招,想着只要封住他的轻功,他便逃不了,怎料轻功只是用来迷惑的,这时候一直闪躲的人突然暴起,身手狠厉,打得护卫一个措手不及,就在那一个间隙,人就闪出门外,等护卫追出,哪里还见身影。此时二楼上观看全程的朱望湖已经气得胸闷,嗬哧嗬哧的一口没喘上来,竟当场晕厥过去。护卫忙着主子的生死,自然没再对逃脱的人紧咬不放。

  脚尖轻点,跃过几个屋檐,将那些沸反盈天的喧闹声抛诸身后,到了一处树木掩盖的石壁,两人接连停下。枕碧扯了面上的布巾,肆意一笑,换回男装的他俊秀的眉眼带上恣意不羁,刚刚将人耍了一遭更是让他心情舒畅。依青接过他的布巾收好,眼睛还一直警惕的盯着四周

  “难免不会有人找到这里,不宜久留”

  虽暂时摆脱了一次,可这地方处处都有护卫,大意不得。依青性子内敛,做事力求稳妥,与枕碧正好互补。这只是个暂时歇脚的地方,还要去躲藏起来才行。

  声东击西计策虽好,可多疑的人想得多,也最了解这样的招数,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就用金蝉脱壳。白日里兰采秀乘乱带着莫已假扮护卫脱身,依青枕碧留下做诱饵,分开行事,扰乱视线。果不其然,一举成功。枕碧轻功最好,但拳脚功夫也不弱,正面交手或有不敌,但论逃跑,枕碧还没失手过,更何况他不是只身一人,依青协助帮他制造机会,两人多年默契,行动起来算得上万无一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