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丧钟悲鸣
坏坏的八戒2018-11-21 23:552,458

  “见过宗主大人!见过二师叔、三师叔、四师叔、五师叔、六师叔!”夏昊分别见礼。

  为什么都叫师叔呢?因为六大太上长老加上宗主楚阳师出同门,夏长河正是人人尊敬的大师兄,楚阳是七人中的小师弟,所以说夏昊纨绔不是没有原因的,紫阳宗所有人都要给夏长河面子。

  “孽子!都是因为你师兄才变成这样的!”说话的是第二太上长老吴子虚,夏长河的二师弟,为人直白,一身正气,最看不惯夏昊纨绔做派的人,三天两头跑到夏长河那里告状,更是没少动手敲打夏昊,是夏昊为数不多怕的几个人之一。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自会承担!”夏昊坚毅的说道,像是定下了什么决心一样。

  吴子虚看到夏昊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即说道:“你承担个屁!没有你的话师兄本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到时候我们紫阳宗坐拥两大灵海高手,足够应对乱世……”

  吴子虚话还没说完便被旁人一声打断,而打断他的人正是宗主楚阳。

  “够了师兄,你还是去看看你的父亲吧”楚阳说道。

  吴子虚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似得,赶紧闭上了嘴,给夏昊让出了一条路。

  夏昊三步并作两步跪到床前,紧紧的握住了夏长河的手。

  “爹,我来了!”夏昊说道。

  “昊儿……咳咳……爹要走了,以后不能再保护你了”夏长河满脸的慈爱,这世间最放不下的只有这个儿子。

  “爹,孩儿知错了!我一定努力,不会再让您失望了!”夏昊痛苦的低下头,拼命地阻止眼泪留下来,可以都是无用之功,本以为自己已经看开了,看淡了,结果真的经历到那一天,还是如此。

  “哈哈……咳咳……哈哈,你们听到了吗?我儿子这是第一次给我许下承诺!第一次!”夏长河大笑的看着旁边站立的师弟师妹们:“也是……也是最后一次了,为兄走了以后,还请各位师弟师妹多多少少管管昊儿,如果他有快饿死的那天,如果到那时候你们还能想起我,赏他口饭吃,给他个差事做,我夏长河九泉之下铭记于心。”

  夏长河话一说完,夏昊的泪水再也阻止不了的流淌下来,前一世他的父亲去世之前也是这样跟他的兄弟姐妹们说的,看来天下父亲都一样。

  “我的昊儿”夏长河松开了夏昊紧握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夏昊的面庞,一双手颤颤巍巍,早已没有了力气,就这一瞬间,犹如一千年。

  夏昊主动把脸靠了过去,夏长河抚摸着他的脸,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

  “啊……!”这是夏昊懂事以来第三次痛苦的咆哮。

  紫阳宗上阴云密布,很快的就下起了小雨,润物细无声的小雨,夏长河肉体消散化作灵气,回馈天地滋养了紫阳宗。

  “这雨……不对劲?”说话的是紫阳宗的一位长老。

  “这是!这是散灵之雨!”

  “对对对!这是散灵之雨!我宗有大能陨落了!是谁!”

  本来人声鼎沸的巨大广场瞬间鸦雀无声,每个人都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忧伤。

  “咚”撞钟之声从魂山之上传来,震动了每个人的心弦。

  “咚”第二声

  “咚”第三声

  “丧钟三鸣,难道有外宗长老去世?”外宗广场上,众弟子纷纷讨论起来。

  “我估计是”

  “应该不能吧,咱们外宗就这几个长老,天天见面,我们不应该没收到消息啊?”

  正在众人讨论之时钟声再次响起。

  “咚”第四声

  “咚”第五声

  “不会吧!丧钟五鸣,外宗掌教!”

  “掌教怎么了!”

  “是啊,掌教怎么了?”

  外宗广场彻底炸开了锅,外宗弟子纷纷猜想,相对的内门广场就要淡定了许多。

  “可能是外院的掌教去逝世了”

  “嗯,差不多”

  “唉,想当初外院掌教可是对我有知遇之恩的,如今却……”话说罢此人摇了摇头,不料正当内院弟子替外院掌教扼腕叹息的时候,钟声再起!

  “咚”第六声

  “咚”第七声

  “我的妈呀!完了完了!”

  “丧钟七鸣,内院长老!”

  “不知那一座山峰又要变天了”

  内院长老各为一峰之主,开教授业,大多数师成于六大太上长老!每一名长老的陨落都是宗门的一大损失!

  淡定的内院弟子此时也已经不淡定了!赶紧往各自的山门跑去,这种情况说不定是谁的师父去世了。

  “咚”八声钟鸣

  “咚”第九声钟鸣也如期而至,天下皆惊!

  无论内院外院,长老弟子,所有人正经的说不出话了,丧钟九鸣,太上长老!太上长老仙逝了!

  “所有弟子带孝三日!吃斋五日!守戒七日!”宗主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所有弟子当中包括内院长老各峰峰主。

  当然了,傻缺年年有,比如有个内院弟子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早不死晚不死的!偏偏我已经约好了小桃红今晚去密林中快活!”

  话音刚落一道紫色火焰从天而降,这内院弟子瞬间化成了灰,吓得旁人一身冷汗,躲得远远的,这紫火是宗主的手段!

  “灵鹫峰主给我滚过来!”楚阳大怒道。

  话音落地,只见一道银光已经穿梭到了夏长河所在山峰的山脚下,来人瑟瑟发抖,冷汗直冒,心中更是把自己的徒弟骂了千次万次!就算宗主不出手,自己也要制裁他!

  在多位太上长老的相劝下,楚阳没有收拾灵鹫峰主,只是大骂了一顿,发泄了一通,什么有的没的都骂遍了,灵鹫峰主半步金丹的修为愣是被骂的委屈的像个孩子,差点没哭出来。

  “昊儿,起来吧”一位中年美妇泪眼浑浊的将夏昊扶起,这是夏昊的六师叔青鸾,也是夏长河七人中的唯一一位女性,当年受宠成都仍在小师弟楚阳之上!

  夏昊点点头站了起来,将眼泪擦拭干净。

  “这是你父亲的戒指,他在临终前让我代你保管三年,今日为期三年之后,找我来取便可”,青鸾说完便化流光飞向远处,直至消失不见一道声音才幽幽传来:“我欲闭关一年,凡俗琐事不要来找我了……”

  “唉,想当初师妹对大师兄一往情深,算了不说也罢……”吴子虚摇了摇头。

  “或许这件事对世界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大师兄已故,她的瓶颈也应该消除了”楚阳接着说道。

  “我想她宁可一辈子不突破,也不想以这种方式突破,我也走了”吴子虚看都没看一眼夏昊便直冲天际,剩下的几人安慰夏昊几句之后也陆续的离开了。

  绿萝悄悄的从门外探出了头,在确认屋中仅剩夏昊一人之后,才走进来,此时的她有些同情的看着夏昊,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继续阅读:第三章 《破立根本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第一房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