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总感觉这次我走了,就再见不到你了。
丁丫2019-07-23 10:093,703

  梁禾买的这一栋,在小区中间最中间的片区,坐北朝南,临湖而居。这位置是选房之日秋云帮着挑的。她想这房子以后有市无价,现在总价差别不大,但三十年后就是几十万甚至百万的差价,她要选一个性价比最高的。当然,这个年代的户型是不能和三十年后比,但别墅不是刚需盘,它面积大,有的是空间,就像很多民国时期的别墅和现在比也丝毫不差。小区里面的别墅都是两层,一层起居室,二层卧室,前后还各带一个院子。虽然还是清水的毛坯,但进了门,梁禾就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样子,头头是道地跟秋云介绍起来:这里是玄关,以后会做一排柜子;这里是客厅,朝南能看湖景,很不错;这里是餐厅,到时候去我某某亲戚的木工厂里搬一个红木的大圆桌;这里……这堵墙很好,正好可以挂每年我们写的《金刚经》……

  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女主人的思路并没有跟上他——秋云看上去并没有很兴奋,相反,她平静地出乎意料,正望着窗外那片闪着波光的湖面发呆。

  “小云,小云?”梁禾连叫了她两声。

  “什么?”秋云回神,转过身,看见梁禾站在她一步之遥的地方。

  “你怎么了?”梁禾问道。

  “没什么啊。”

  “你没听我说话?”

  “听见了。我只是……”秋云这才慢慢环顾四周,从地板到墙壁再到天花板。她寻找着理由,“我只是有点呆了,因为我没住过别墅,也没想到这一切……会这么好……”

  梁禾笑了,走过来自然而然地将她拥进怀里:“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好。”

  梁禾的拥抱来得太自然,以至于秋云大脑潜意识里传达的指令是接受。她忘掉了她应该第一时间推开这个拥抱,可当她反应过来时候,梁禾已经把下巴轻轻地搁在她的头顶。他的气息带着深秋阳光的味道将她包围。她感受到梁禾胸腔发出的共鸣,他在她头顶带着笑意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装修风格,我的女主人?”

  梁禾等了一会儿,没有等来秋云的回答。他把怀中人推开一点,却看见秋云双眼通红,来不及抹掉的眼泪消无声息地流进了口罩。

  “我……就是这样……感冒打不出来喷嚏,就会不停地流泪……”秋云瓮声瓮气地解释,忙从兜里掏出手绢擦掉泪水,“装修……装修你定吧……我都还好。”

  梁禾仔细打量了秋云两秒,半是审视半是说笑,“我怎么感觉你是真哭了?不是被我感动的吧?”

  秋云背过身去,惺了惺鼻子,装作不肯承认的样子,“哪有,”又说道:“二楼什么样子,我们去二楼看看?”

  梁禾见好就收,牵起她的手往二楼走去。朝南有三间房,一间起居室、一间主卧、一间次卧,朝北还有一间书房和次卧。

  “这间房挺合适做画室。”梁禾站在一间房间门口说道,“我们可以在这里画画。”

  这是一间朝北的房间,方正空旷,窗户大而明亮。

  秋云乖巧地点点头。梁禾又牵着她的手往外走,来到朝南的主卧。这里是落地门窗,可以直接走到外面的露台上。

  今天阳光恰如其分的明媚,这个场景很容易就让人想到一个种满花花草草的露台,上面支着一边太阳伞,主人懒懒散散地躺在休闲椅上,悠然地看着一本书。

  远处,是波光粼粼的人工湖。

  “不错。”梁禾不由赞叹道。

  秋云侧头看着梁禾。他的发型是再路人不过的运动头,发际线恰当好处地露出他光洁饱满的额头。他的眉骨很高,长眉浓而立体。他的鼻梁有一条优美英挺的线条,他的睫毛又长又直,有一种戳人的感觉。他站在太阳下,微微虚着眼睛,瞳孔是饱满的琥珀色。他看着前面空旷的景观,有一种君王睥睨天下的气势。

  秋云久久地盯着梁禾。

  “我们以后可以养一条狗,”梁禾的语气好像沾染了太阳的明媚温度,轻快而愉悦,“我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条狗,很喜欢,但那时候都是放养,后来被人下毒害死了,我难受了很久。你喜欢狗吗?”他转过来头问她。

  “喜欢。”秋云顺从地点点头。

  “我们可以养一条金毛或者阿拉斯加。”

  “……嗯。”

  这一刻,秋云几乎要放弃这些天来的艰难坚持。

  “进去吧,”梁禾满足地欣赏了一会儿风景,摸了摸秋云的额头,还算正常,“别再加重感冒了。”

  秋云收回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任由他拉着走进室内。

  “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秋云忽然问。

  “嗯?”梁禾愣了愣,反应过来,“收拾好了。”

  “后天的飞机?”

  “是的。”

  “几点?”

  “晚上一点。夜班飞机。”

  “我来送你。”

  “不了。太晚了。太安全。”梁禾拒绝了她,“机场又远。”

  “大不了在机场睡一晚。”

  “不了,”梁禾坚决地说道,在她额头上亲亲一吻,低声哄劝,“乖。”

  秋云的心理防线被这一吻一击即溃,她忽然一下抱住梁禾,把脸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她终于流露出不舍的表情,问道:“梁禾,你会等我吗?”

  梁禾抬起她的下巴,笑问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会等我吗?”

  秋云微微侧头,又埋下去,声音带了鼻音:“我舍不得走。”

  梁禾摸了摸她的头,竟有些开心:“原来你还是舍不得我的。近段时间总觉得你哪里怪怪的。”

  “怎么怪了?”秋云一顿。

  “说不好,”梁禾抱紧她,“总感觉这次我走了,就再见不到你了。”

  “……”秋云没说话。

  梁禾察觉有异,怀中之人似乎在微微抽搐。他抬起她的脸,只见到秋云睫毛上沾满了泪珠,她在压抑而无声地哭泣,口罩的上边缘已经完全被泪水打湿。

  “怎么了……”梁禾急忙拉开她一点,“我刚刚就是胡诌一口,你别听我胡说。”

  秋云错开他的目光,一声不吭,只微微摇头。

  “我不该胡说的。我收回刚刚的话……我也很舍不得你……我会给你写信,每周都给你写,哦不,每天都给你写。中间我争取回来一趟。一年的时间……很快的。”

  “不,中间你不要回来。”秋云听到最后一句,忙打断他,隔了一秒,又补充,“机会难得,你就好好在那里学习。回来一趟机票又贵,人又累……”

  “可我想你。”

  “……”我也很想你。非常非常想。刻到骨子里的那种想。

  眼泪又这样突兀地流下来了。秋云的口罩里面已经兜住了很多咸咸的泪水,她脸颊下面的皮肤感到一种火辣辣地疼痛。这种痛随着神经末梢传递到心上,沿途被放到了一千倍一万倍,她的心痛得几乎颤抖起来。

  她想,邱正宏是不是在骗她,她是不是应该赌上一把。

  “梁禾,”秋云再次仰起脸,深深地看着他。这一眼很长,长过了他们曾经所有的对视,那里面有秋云以往从未有过的情感和话语。梁禾等着她说出来,可秋云还未开口,梁禾鼻尖忽的一热,一抹红顺着人中边流到唇上。

  秋云刹那离开了他的怀抱。

  在她匆忙给他止血的慌乱中,他听见她说,“对不起。”

  ---------------------

  1988年12月1号,秋云清楚的记得,这一天是戊辰龙年、癸亥月、庚寅日,天气晴,最低温度3摄氏度,最高温度13摄氏度。

  这一天,梁禾登上前往法国巴黎美术学院进修的旅程,开始长达一年的学习。飞机会先飞往深圳,然后到香港,中途休息三个小时,再转机飞往法国。这一天,梁禾没让秋云来送他,也没有让何成燕来送。他独自一人乘坐机场的大巴到了市郊,然后办理手续准备登机。在就将要登上摆渡车的时候,他好像在十二月的寒风中听见了一声微弱的“梁禾”。他转身看了看,夜深了,灯火通明的候机厅里人员稀疏,并没有他的熟人。他想自己一定是幻听了。他将包从左手换到右手。换手的时候,他看到手腕上的表显示时间是午夜十二点二十。

  这个时候,小云已经酣然入睡了吧。

  他转身登上了摆渡车。

  ---------------------

  两天后,王晨收到一封来自邱晓云的信。信中说,已经遗弃邱晓云快二十年的母亲,忽然良心发现,打算把邱晓云和爷爷邱正宏,都一起接到英国去。邱晓云前几次来学校已经办好了退学手续。当她收到这封信的时候,邱晓云已经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了。她很抱歉无法当面与大家道别,因为她舍不得大家,害怕见面会情绪失控。她也万分珍惜这段时间和王晨以及宿舍各位同学的朝夕相处,这是她一辈子的幸运。她感谢王晨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她祝福她和司马峰能永远相爱、走向幸福的婚姻殿堂。

  深深地祝福。秋云在文末最后写道。

  王晨看完这封信,呆了很久都无法回神。她无法相信邱晓云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她们是那么好的朋友,可她要走,之前却一点消息都未曾透露。王晨跑到学校教务处探寻真假,却被告知大二油画班的邱晓云同学确实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她又去了凤凰街89号,这个院子大门紧锁。有位买菜路过的大婶问她是找这家人吗?王晨说是的。大婶又是鄙夷又是羡慕地说道,人家苦了半辈子,终于熬了出来,被接到资本主义国家去了。

  桌上空了、衣柜空了、水房的洗漱用品也空了。邱晓云消失得干净利落、彻彻底底,只有王晨上铺尚未落灰的空荡床板提示着,这里不久前还有人睡过。

  --------------------------

  这段时间平台都是人工审文,

  所以放文都是不定时且有延后。

  我会在我的微信公众号连着更新。

  所以着急的小仙女,可以去我的微信公众号解馋。

  我的微博:作者丁丫。

  微信公众号:谁是丁丫。

  QQ群:255793666(一本书名做敲门砖哦~)

继续阅读:78-她的心瞬间停止了跳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