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大结局(二)
丁丫2019-08-14 12:004,726

  夜晚下了雷阵雨,早晨起来天气格外晴朗。气温也不似前几日那般酷暑难捱,竟意外有了几分秋日的凉爽。秋云看了日历,前几日已经过了“处暑”,也就意味着夏日已经进入尾巴,炎热的天气就要过去。

  也许是气候宜人,梁禾的精神也比前几日好了些。他想下床动动,秋云把他搀到轮椅上,推着他去客厅边大大的落地窗前晒太阳。

  帮他下床的时候,秋云无意间看到他脚踝上的淤青——这也许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大片地藏在长裤里。皮下出血是白血病最常见的临床症状,看上去却如此触目心惊。秋云忍住情绪,她没有哭,甚至眼眶都没有红一下——她转身带笑地推着梁禾往床边走,好像根本不曾看见那片淤青。

  “今天天气真好。”梁禾说道。

  “是的,昨天下了雨,没那么热了。”

  “外面的风一定很凉爽。”

  “恩,我今早上来的时候,的确是。”

  “那去把窗户帮我打开吧。”梁禾说。

  “开窗?”秋云迟疑。

  “去吧,没事,下过雨的空气很干净的。”

  秋云迟迟未动。梁禾生病以来,何博文在别墅里装了一套最新的新风系统。白血病人抵抗力很弱,对细菌很敏感,小小的一个感冒都可能是生命的终结者,所以一般情况下别墅的窗户都是关闭的。

  “去吧,就开一个,不用全开。”梁禾再次催促她,带了点恳求。

  秋云招架不住,开了一个最小的窗户。

  “把前面这扇也打开。”梁禾又说。

  “不是只开一扇吗?”

  “已经开了一扇了,何必再纠结另外一扇?”他为自己找说辞。

  秋云本想拒绝,可难得见到梁禾精神这么好,便睨了他一眼,把前面的那扇也打开了。

  一阵清风穿堂而过,泥土的芳香迎面而来。

  梁禾深深吸了一口气。

  “再过段时间,桂花就要开了。”他忽然说。

  “桂花?”

  “大概九月的时候,这个小区里面有一小片金桂,会开得整个小区都是桂花的香味。”

  “哦,那应该,很香吧。”秋云有些干瘪地接应。她对花没有太大的感触,倒是有些疑惑梁禾之前并没有住进来,是怎么知道这个小区9月会桂花飘香的。

  “我是生病了才住进来的,”他倒自己开口说起,“之前这房子一直空着。不过我每年还是会来一次,大概就是九月到十月之间,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被这桂花吸引。听说小区里中了很多花,春夏秋冬都有。对了,你喜欢花吗?”

  “都挺喜欢。”秋云有些敷衍地说道,她的重点在“每年都会来一次”,“您每年都会来一次?就一次?”

  “嗯。”梁禾淡淡应道。

  “……来做什么?”

  梁禾看了她一眼,只微微一笑。看来他并不打算和秋云分享。

  “何博文说,您每年都会写一品《金刚经》?”秋云试探性地问道。

  梁禾转过头来,并没有否认:“是的。”

  “所以,您每年,都是来挂那幅金刚经吗?”

  “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梁禾扬起微笑,“我教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只是你心中有太多郁结。人生很长的,过去的事情都会过去,你还那么年轻。”

  秋云幽幽地看着他,“是吗,过去的事情都会过去。您真是这么想、这么做的吗?”

  “我一个糟老头子,和你不一样。”梁禾看向窗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才26岁吧。”

  “……是。”

  “很年轻啊。”

  “您也不老啊。”秋云脱口而出。

  梁禾淡笑不语,好像已经懒得反驳秋云这句听上去言不由衷的恭维了。

  “梁老师,您26岁的时候,在干什么?”秋云又问。

  “我?”梁禾眯起眼睛。26岁,是1992年,是秋云离开他的第四年。

  “我那时候已经在A市美院任教了。”他说。

  那个时候,何英的母亲来A市治病,他帮忙找了医生。可每次和家里人接触,总是免不了会被催促一番个人问题。因为在他们看来,梁禾自陆夏兰之后,再未亲密地接触过任何一位年纪相仿的女生;而此刻陆夏兰,已经漂洋过海嫁作人妇,不会再回来了。他们都害怕梁禾是因为陆夏兰伤透了心,所以一直着急他的个人问题。而这个版本的故事,也正是很多年后,秋云从吴柳的口中得知的那个版本。

  “那个时候……肯定有很多女生喜欢您吧?”

  “也许有吧,总有人这么说。”梁禾说道,并没有炫耀的意思,“也没有太在意。”

  “为什么?没有合适的吗?”

  梁禾淡淡一笑,端起身旁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还是因为,你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梁禾再次看向秋云,好像意外她问得这么直白。但他也没觉得这有多冒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命已近,他已经对很多事不在意了。他放下水杯,看着窗外的花红柳绿,有些懒散一笑:“是啊。”

  秋云走过来,蹲在他跟前,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情绪,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这个人,是不是,就是那次你把我认错的那个人?您写的《金刚经》,是不是也是因为她?您……是不是,还一直在等她?”

  梁禾转过头,眼神不动声色地变得深幽。他打量着邱晓云,这位他曾经教过的学生——不,这绝无可能——她们并不像,一点都不像,长得不像、性格不像,年纪还差了这么多。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名字中都带了一个“云”字。而且秋云的身世他也很清楚,她是司马峰的女儿,是出生在90年代的九零后,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可饶是这么想,他的内心深处还是不受控制地裂了一个缝,有什么东西正悄无声息地漫出来。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也许这个人已经回来了,但是……她变了样子,变成另外一个人,变成了一个你认不出来的人。”

  时间停止了。

  那个缝隙忽然变得很大很大,惊涛骇浪席卷而来。

  梁禾定定地看着秋云,眼里的情绪如夏云翻滚。

  这一生,他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可在此时,他竟有了动摇。

  ☆☆☆☆☆

  良久,他看着秋云的眼睛,慢慢说道。

  “她说过,她回来一定会来找我。”

  “如果没有,那她一定自己的苦衷。”

  窗外草地上的人工喷水设备忽然启动,草坪上出现一道小小的彩虹。梁禾莫名松了一口气,像是一个长途跋涉的人终于看到了终点。

  “也许,也许你说的对。但不管她回来与否,我都想告诉她,我从未放弃等她,但也从未在茫茫等待中虚度人生——我答应她的事情,我都做到了。”

  他淡然一笑,又似喟叹道,“我也想过,要是她再不来我就放弃了。可想着想着,不知怎么就到了今日。回望这一生,竟好似黄粱一梦。而这一生,都是我自己的选择,若她知道,应当知我、懂我,千万不应感到自责。”

  “如果,她真的变成另外一个人,有了自己的人生……”他顿了顿,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忽然间弥漫上一层水汽,“这样,这样也好。”

  ☆☆☆☆☆

  眼泪早已无声地在秋云脸上划出两道河流,她手脚冰凉发麻,脑子一片混沌。

  “我有点累了。”说完这些,梁禾长长舒了一口气,“风吹着我有些犯困。能帮我拿个毯子吗?”

  然而秋云却一动不动,她呆呆地看着梁禾,眼泪沿着下巴一滴一滴地落下,张了张口,却一句也没说出来。

  “哭什么,我这不还好好的,”梁禾抽了一张纸巾给她,笑话她,“快去吧,我有些冷。”

  秋云咽了一下口水,哽咽说道:“那……那我干脆推您回房间休息吧。”

  “不用,这儿正好,我就在这里休息。你去帮我取个毯子就行。”话音刚落,他又补充 ,“对了,我床头柜子第一格,有一本蓝皮本子,也帮我取来一下,谢谢。”

  秋云像个机器人一样走了,等她取了东西回来,梁禾已经靠着靠背睡着了。

  她轻轻地把毯子盖在他身上,凝视他很久,然后拉了一个活动的椅子,和他并排而坐。

  ☆☆☆☆☆

  这个蓝皮的本子秋云见过。在1988年的山西大同,她曾经在一堆正经书中,像发现新大陆般地找到它。它看上去其貌不扬,翻开也不是记载着什么重要的日记或者账号密码,不过是一页页人物速写而已。

  都是一位年轻女子的速写,正面的、侧面的,散着头发的、扎着头发的,皱眉的、沉思的,大笑的、发愣的,寥寥几笔,栩栩如生。翻到后面,有一页是3/4侧面的,画得比一般速写程度要深,下面还有一个签名:

  云

  1988.08

  秋云的眼泪又大滴大滴地落下来,像下雨一般打湿已经发黄的纸张。这些纸因为时间久了,又多次被翻阅,质量已经很脆弱了,秋云忙不迭擦去自己的眼泪,生怕弄坏了这个本子。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耀武扬威给梁禾签名的情形,这些场景就像发黄的胶片电影,在她眼前一帧一帧地播放,用力地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梁禾是真的,她是真的,他们是真的!

  也用力地提醒着她,年华老去是真的,物是人非是真的,三十年的等待和留恋,也是真的。

  秋云紧紧地抱着这个本子,心很痛很痛。

  泪眼中,梁禾安详地睡着,嘴角还有不易察觉的微笑。也许他在做一个美梦,会梦到什么呢,会梦到她吗?

  他的轮廓依旧那么俊美,深邃的眼眶、高挺的鼻梁、微微上扬的唇角,像一尊完美的雕像。他的瞳孔是琥珀色,可睫毛却黑又长,覆在眼皮上,偶尔被清风轻微拨动一二。

  秋云忽然想起,他们在一起那么久,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她迅速找来一根笔,在那张有签名的单人速写旁,加上了梁禾的面庞。

  他笑着,英俊潇洒、神采飞扬。

  ☆☆☆☆☆

  忙完这一切,秋云也累了。她降低座椅靠背,安心地躺下来。本子上的泪痕还未干,她就这样摊开放在胸前。今天的气温景色都太好了,太阳明媚却不晒,风儿轻柔又温和,秋云就这样静静地待在梁禾身边,渐渐也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她忽然惊醒。转头一看,梁禾早已醒来,正安静地看着她。而本在她身上的本子,不知何时已经被放到了梁禾的身边。

  梁禾从未用这样的神情看过这个时代的司马秋云,那目光幽深而温柔,还带着莫名的不舍和伤感。秋云有些发愣,而等她终于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梁禾已经开始疲倦而缓慢地闭上眼睛。

  秋云翻身起来,拉住他的手,叫道:“梁老师?”

  梁禾的眼睛勉强睁开了一些,那双在阳光下是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睛,仿佛在努力攫取人世间最后一个画面,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轻声说道:“小云……”

  秋云心里一惊,失声叫道:“梁禾!你,你……”无数念头在此刻涌上秋云脑海,但她还有一丝理智,明白此刻最重要的是什么。她带着哭腔说道,“你撑住……我去叫120……”

  而梁禾全然不顾秋云的焦急心痛,他轻轻反拉住秋云的手,低声说道,“……小云……我……”

  秋云凑上前去,而他声音渐微,最后淡得只剩下口型。

  然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我什么?

  我知道是你?我一直在等你?还是我终于等到了你?

  这一刻,秋云的脑袋昏昏沉沉,直到手里握住的那只手猛然下垂,她才恍若梦中人幡然初醒。而眼前人已经无法回答她的问题了。他嘴角那抹笑仍是挂着,可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

  秋云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大声叫着他的名字,那些还未来得及说出的话终于倾倒而出:“梁禾!梁禾!你醒醒啊!我是邱晓云啊!我就是美院87级油画班的邱晓云啊……你还记得我吗,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吗……我回来了啊……你怎么……我……我对不起……”

  眼泪模糊了秋云的视线,就连梁禾的那抹笑都变得模糊起来。忽然间,时间倒带、空间转换,白天变黑夜,城市变乡村,在1988年那个炎热的夏季,在山西大同冰凉的十里河里,他们紧密地相拥,他深情地对她说:

  “我爱你,小云。”

  ☆☆☆☆☆

  我爱你,小云。

  我爱你,他最后为说完的,会是这三个字吗?

  可她连一句“我爱你”,都还未曾对他说过。

  --------------------

  跟我默念三遍:此文是HE,此文是HE,此文是HE。

  还有尾声,还有番外。

  我的微博:作者丁丫。

  VX公主号:谁是丁丫(上面有完整章节)

  群号码:二五五七 九三六六六(妈的爱奇艺不让写数字了吗?!)(一本书名做敲门砖哦~)

继续阅读:86-尾声(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