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西边出太阳有什么奇怪,她都穿越了!
丁丫2018-12-06 10:143,115

  司马秋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工作一年多后,居然6点多被拉起来去学校的小树林念起了英语。别说工作,就算是在念大学时候,秋云也没有晨读过。虽说她的大学生活消极顿怠,但是大学生的特征她倒是一点没落下:比如早上睡觉、比如逃课、比如抄作业、比如让人帮忙签到……早上六点起?——没门。

  早上六点起来念英语?——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可再一想,西边出太阳有什么奇怪,她都穿越了!

  小树林在学校东门。秋云她们到了的时候,晨光中已经稀稀拉拉有不少人在了。大家声音都很小,好像都害怕被人听到。秋云本来就瞌睡兮兮的,在这样的环境里,更是犯困不已。她草草翻了翻书本,简直初中英语水平嘛。没有韩梅梅和李雷,只有他们的父母在对话:

  “how are you?“

  “I'm fine,thank you。and you?”

  “I'm fine,too。”

  ……

  瞌睡又无趣,秋云正想道别回去睡个回笼觉,忽然听见身边有人说话。

  “你今天也来了?”

  秋云转头,瞌睡顿时醒了一大半。

  “梁老师?”

  “你好。”

  “啊……你好。”

  “身体怎么样?”

  “哦,好多了。”秋云看见他手里也拿着一本书。与人不同的是,他除了书,还有一根耳机线从他的兜里延伸出来,挂在他的脖子上。

  “哦,这个是随声听,我在听《follow me》。”梁禾察觉到她的目光,解释道。

  “随声听?”

  “嗯,”梁禾从兜里取出一个iPhoneX大小,但是比iPhoneX厚好多倍的小盒子。秋云认出来,她很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里面装的是磁带——果然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她上初中时,还流行过一阵MP3、MP4,但很快这些电子产品都被手机取代了。

  “你要听吗?”这是父亲从国外给梁禾带回来的,刚拿回来时,一个宿舍的人都新鲜极了,疯抢着听。梁禾看秋云一动不动地打量着手里的随声听,心下了然,很大方地和她分享:“试试看?”

  “好啊。”秋云确实没用过这么有年代感的东西。

  秋云挂了一只耳机,梁禾按了一个键,只听见一对标准英式口音的男女在对话,男声很有磁性,女生软软的,讲话慢条斯理。

  大概在讲日常的吃饭问题,没有太大难度。

  她摘下了耳机。

  “不听了?”梁禾按下暂停键。

  “不了。”秋云揉揉肚子 ,“净聊吃的,我都饿了。”边说她边四处张望,心想王晨去哪里了,怎么还不来叫她吃饭。

  梁禾看秋云脸上并未表现出多少新鲜感,倒像是照顾他的面子,象征性地听了会。他把随声听关了,取出磁带,不经意得问道:“你都听懂了?”

  “是啊。”

  “讲的什么?”梁禾随意地将耳机缠起来。

  “两个人在聊英国美食啊,牛排啊,鸡翅啊,还有……”秋云说着说着,忽然口水泛滥,她吞咽了一下,才道,“fish and chips……”

  fish and chips!

  她脑海中忽然就呈现出麦当劳广告中,那黄澄澄的油炸鸡腿,那刚刚起锅的薯条,还有那新鲜可口的番茄酱……在21世纪,她都嫌弃这些是垃圾食品,而如今想起来,简直人间美味!

  天哪,她曾经怎么会嫌弃那是垃圾食物呢?

  这时,朦胧的雾气中飘渺地传来了王晨的召唤:

  “小云……你在哪儿……开饭了……”

  秋云两眼一瞪,搜寻半秒,径直扔下梁禾,拔腿朝着雾气深处跑去。

  梁禾停下缠绕耳机的动作,看着秋云远去的背影,一时愣住。两秒后,他猛然将线拉开,打开随声听,快速倒带,插入耳中,在浓重英式口音的中,他勉强捕捉到几个熟悉的单词:

  beefsteak,chiken ,还有fish and chips……

  司马秋云在对麦当劳的意淫中,把馒头当成汉堡,把稀饭当做燕麦粥,完成了早餐。吃了饭王晨带她到食堂外面的水龙头洗自己的餐具,然后便带她去西教上课。秋云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西教也是学生教室,但是它周围的老房子都被拆了,全部被新盖的现代建筑所取代,所以它坡屋顶红砖墙的造型,在新建筑的对比下格外独树一帜。 但现在不同,西教的四周都还是坡屋顶红砖墙的房子,红墙绿树,一切都那么和谐,像极了电视剧里的场景。秋云走到西教前时,不由自己地停下了脚步。

  “走吧,”王晨拉了一下她,笑道,“我们都上了好几天课了,今天还是你第一次来上课呢。”

  “这是什么课?”

  王晨又笑了,“课表可要记住了啊,今天是周三,上午是素描的大课。”

  秋云猛然转头看向她,再看向那红砖黛瓦的建筑,陡然升起一种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的感觉。

  ——她当年的素描,就是在这里学习的,转眼回去三十年,她仍旧是在这里学习。

  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必然安排?

  素描是美术的基础课程。教授这门课的老师姓陈,叫陈静韬,齐耳的花白头发,山羊胡,倒是很具有艺术家的气质。秋云正觉得这位陈老师名字略有耳熟,忽然瞧见他旁边还站着一位一米八高的年轻人——不是梁禾又是谁?

  “这位老师不是教授油画的吗?”秋云问身边的王晨。

  “是的,你怎么知道,”王晨有趣地看着她,解释道,“系里老师不够,他同时带还几课呢。”

  “什么课?”

  “素描、水彩、水粉、油画。”

  “……这不基本都全包了。”

  “没办法,”王晨耸肩,“据说他还特别严格。”

  秋云眼光又落到他旁边的梁禾身上:“那讲台边上那个……又是什么情况?”

  “那是梁老师啊,前连天来还来看你的呀。”

  “这个我知道,不说他是辅导员吗?”

  “是的,他是我们的辅导员,其实是XX级的师兄,本科毕业留校了。他同时也是陈老师的研究生,现在是助教,和陈老师一起授课。”

  秋云明白了。美院上课不是光说不练的大课堂,学生画画基本上是要一对一的单独辅导,所以一门课一个老师是不够的。

  “是不是很帅?”王晨朝她眨眨眼睛,“我觉得他像电影明星。”

  秋云笑了,她一直以为八十年代的人都是老古董,都一本正经不解风情,没想到花痴和少女心不分年代。

  可她还来得及回应,一个粉笔头直接扔到了秋云额头上。

  “这位同学,”陈教授瞧着秋云,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秋云被砸了个措手不及,一句“我擦”差点脱口而出,再一看,四周几十双眼睛不约而同地转了过来。当然也包涵梁禾的目光。

  她按下心中不满,只好站起来:“秋云。”

  陈教授摘下老花眼镜,在花名册上找了一会儿,抬起头:“邱晓云吧?”

  “……是的。”

  “邱晓云同学,”陈教授戴上眼镜,“请你来回答一下,我刚刚讲的,明暗五调子,是什么?”

  这老头刚刚讲了明暗五调子?

  王晨缩着脑袋,藏在画板后,一个劲儿地给她使眼色。

  秋云一句都没有听,但是她也不慌。明暗五调子,素描入门理论,别人不听可能不会,可她本来就是搞美术的啊。

  她嘴角一勾,气定神闲地捡起粉笔,在全班地注视下,慢慢走到黑板前。陈教授倒有些意外,但他只是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不动声色。

  秋云一笔画了个圆,刷刷分了五个色块,很快一个立体的球体就出来了。她又在每个色块上注明文字。一套下来,未言一句,行云流水,利落干脆。

  下台之前,还抛给陈教授一个眼神,多有不服得意之意。

  陈教授哈哈一笑,竟然带头鼓掌起来。

  紧接着,梁禾也鼓起掌来。

  底下的同学有些莫名,但也跟着鼓起掌来。王晨崇敬的眼神迎接着秋云的归位,那眼神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写着两字:牛逼。

  掌毕,陈教授却不置一词,好像这个插曲从未发生过,继续开始讲课了。

  真是个奇怪的老头。秋云想。

  _________________

  我有个微信公众号:谁是丁丫

  还有个新浪微博:作者丁丫。

  嗯~欢迎来勾搭。

继续阅读:09-梁禾眼里居然渐渐有了笑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