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的焦虑》创作大纲
河羽2018-11-25 11:213,107

  主题:利用情景剧形式,再现生活中的心理情景,折射出多彩的心理现象和行为现象,引起观众的思考。

  创意:突破传统,内容可分析出心理元素,内容多元化

  风格:幽默+感人

  关键词:心理;沟通;恋情

  故事梗概

  主要人物:

  羽洋

  男

  气质类型:粘液质

  性格色彩:黄+蓝

  特征:老实憨厚

  琴芳

  女

  气质类型:多血质

  性格色彩:红+绿

  特征:虚荣慕贵

  林萱

  女

  气质类型:粘液质

  性格色彩:黄+绿

  特征:温馨体贴

  心理咨询师(第一季和第二季的心理咨询师不一定是同一个人)

  故事缩影:第一季,第二季。

  剧本定位:学习性、启发性。整个剧情,穿插幽默的对话和行为,以及诸多心理学知识。

  第一季

  2015年4月26日晚,琴芳陪着羽洋过生日。他们的甜蜜开始于2014年12月(那时候,羽洋的存在被琴芳发现),也中止于4月。

  他们一人拿着一块蛋糕从学校食堂出来,来到校园的荷花塘边,羽洋开始回答琴芳在吹蜡烛之前的问题:过生日没有打电话给妈妈,是因为他从小没有父母。他回答时,心境和以往一样平淡(他的亲人像父母一样对待他)。也许这样的回答对琴芳的伤害太大了,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得知羽洋的经济支柱是其亲人后,不得不信了。

  一向虚荣心理强盛的她,总能得到羽洋的满足,在豪爽大气的羽洋的陪伴下,她感到自己太幸运了,一切来得那么容易。然而,那晚的她似乎有点忧郁和失望。羽洋慌忙地拍了一下走神的她,说:“我们不是一直都很好吗?”琴芳的回答是:“你一直在伪装。”羽洋愣了一下(他现在只是愣了一下,因为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在伪装),呼出屏在胸腔的气,开始解释,说根本不存在什么伪装,只是从来没有提起过这样的事实。这样的解释越多琴芳的泪珠越多,得到的结果是:“别碰我!”

  焦虑的羽洋也陷入了痛苦之中,再次承诺如何给琴芳幸福,“打住!”琴芳受不了这样的承诺便阻止了他的话语,回应道:“以后我们怎样,谁又说得清楚呢?”羽洋再次陷入极度痛苦之中,感觉像分手一样,抱着自己的头跑开。刚刚跑开不远,林萱出现了,拦住羽洋,搂在怀里说:“不怕,有姐姐在的。”(林萱,羽洋的好伙伴,一向对羽洋很好)有姐姐陪着,羽洋可以哭出声音来,什么话都可以跟姐姐讲。其实,原本林萱姐姐要陪羽洋过生日的,为了不打扰他们两个的独处时光才离开的,荷花池边的泪水,林萱已经看在了眼里,放在了心理,只是没有去打扰。

  第二天,羽洋极力挽回他们的关系,可得到的结果是:“好好读书,我们的未来谁说得清?再说了,我是有身世的人!”可怜的他在林萱的鼓励下,鼓起了勇气大步流星地到了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可是当他提到自己的身世时,焦虑得控制不了自我,晕了一下。

  经过专业的心理咨询程序(如何专业,剧本里会写到,这里省略不写)后,他们的关系处于朋友状态,但恋爱状态没有得到挽回。如何挽回,请看剧本第二季。

  【心理看点】

  羽洋这次受伤前,一向憨厚老实,天真,根本没有深深感受到过没有父母会受到怎样的打击,面对第一次告白没有父母带来的痛苦情绪,他适应不过来焦虑在逐步加深。

  这样的现实突然呈现,琴芳对他的信任大打折扣。不愿离开又不愿接受的矛盾心理缠绕她许久,当然时间会淡化这个困扰。

  羽洋虽然没有跟林萱发生恋爱,但羽洋痛苦的时候,林萱都会以姐姐的姿态去安慰和保护羽洋。

  剧情解说:

  1。羽洋直拉拉地讲出自己的身世,琴芳一开始却不相信。这一对比突出了两人的性格差异和认知差异,同时突出了琴芳不敢面对现实的心理。

  2。“不可以没有父母”这一不合理信念困扰着琴芳,羽洋对她太好使得她舍不得离开,从而产生矛盾心理。

  3。琴芳看重身世问题,引起了羽洋的童年经历,于是陷入痛苦。

  第二季

  2016年4月26日晚,羽洋带着成就感来到生日晚会现场,即将毕业的全班同学都在,当然,琴芳也在。这场生日晚会举办得非常“土豪”,整个大厅的物品都很豪华。

  清新的音乐突然中止,主持人在台上祝词,紧接着,羽洋获得“第28届梁实秋文学奖”、“第7届新月文学奖”和出版了《雨浊》、《丰碑》等书籍的事实再次得到确认。

  羽洋和琴芳“分手”后的时间里,琴芳与他的关系有些淡化,而林萱一直陪伴着,鼓励着他,帮助他取得了很多成就。羽洋与学长合伙投资搞项目,如今昆洋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已经成立,马上毕业后,羽洋兼管外交部和编辑部并拥有公司股份。

  贺词结束后,大家一同举杯,有同学崇拜地向羽洋请求就业帮助,还有同学问他怎么还没有与林萱确立爱情关系。这样的举动对于羽洋来说是司空见惯了,他亲切地说一句:“有你们陪我过生日真快乐!”与此同时,林萱随之附一个微笑,他俩向大家举了举杯,一下子全场进入娱乐状态。

  娱乐中,琴芳端着酒杯向羽洋走来表示祝贺,以为羽洋和林萱已经开始爱情之旅了(其实羽洋和林萱完全可以发展的),就祝贺羽洋早日成家(对他的成功确实刮目相看,但又觉得自己内疚,不好意思说一些挽回的话,有点不配说的感觉),言语举止上表现得有点焦虑。羽洋出乎意料地回应琴芳:“成家,不知还要到什么时候呢?想到去年我生日的时候,你跟我讲过‘我们的未来谁又说得清?’”原本,羽洋只是想在庆祝他成功的生日晚会上强调我们的未来是可以由我们掌握的,然而这样的语境却引起了琴芳的回忆。这样的回忆使得琴芳更加紧张了,脸上表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那表情就像身体某个部位一下子疼了一样,她原本以为羽洋不会再继续以前那段中止的恋情,现在却误以为那段恋情又要继续(她越焦虑,羽洋作为一个正常人得关心她现在的状态,然而他们现在的距离和神情与去年生日那晚的情景太相似了),而如今不知如何找借口拒绝恋情的延续。其实,羽洋一直知道琴芳心中有个打不开的结——身世,根本就没有抱有一点重新回到恋情的希望。只要羽洋一开口说话,琴芳就开始抢着说,却说不出声音来(她扒在椅子上不能动弹,林萱扶着她,把羽洋挤在了自己身后,羽洋似乎反应过来这不是生理疾病),这样的哑言加上神情让人误以为的了什么病,其实就是焦虑了。全场的同学一直盯着她,还凑了过来,全场有点安静。

  那晚琴芳的举止严重了,确实需要放松一些,后来她意识到自己不必要的焦虑带来了痛苦,于是也去找了心理咨询师。

  去找心理咨询师的途中,她感到做什么事都不顺心,遇到了很多麻烦。最终,她的焦虑得到了缓解,但要改变这种情绪体验需要长期配合心理咨询师。(咨询内容略,详见剧本)

  【心理看点】

  羽洋并没有要挽回与琴芳的恋情的意思,琴芳却被压在潜意识的一段记忆困扰,因不合理的信念而使自己过度焦虑。

  羽洋在受伤时哭了,在这次生日时也没有显得高傲。

  林萱对羽洋的帮助就像是帮自己一样,自己愿意陪着羽洋,默默的付出,没有一点抱怨。

  剧情解说:

  1。大家盼到了羽洋,欣慰他的成功,这样的群体现象,对琴芳的心理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

  2。对于同学的提问,羽洋没有回答。女生可能会理解为不好意思回答。在这个场景下,琴芳认为羽洋和林萱好上了(红色性格的人,判断问题快,但准确率不高),自己情绪放松了点,于是敢举杯去祝贺羽洋。

  3。羽洋不回答同学提出的问题,可以看做是强化理论中的一种忽视,起到了强化的作用,那就是使全场进入娱乐状态。

  4。一年了,琴芳还受到去年羽洋生日那晚上的影响,说明她没有放下那时的情绪体验,1年了,这样的情绪不适还依然存在,而且她的这种不适比去年羽洋的严重。当时,羽洋是及时找心理咨询师。

  5。全场同学看着她,还凑过来,更增加了琴芳的不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