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拍大夜戏算不算加班
言寺言寺2019-09-21 21:123,264

  江昱尘带叶一丝回到包厢,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她提前离开了。

  叶一丝穿着江昱尘的外套,坐在副驾驶上,总觉得后背发凉。

  她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一辆车从饭店就一直在他们后面。从东直门一直到四惠。

  “只有我一个人觉奇怪吗?”叶一丝自言自语道。

  江昱尘也看到了那辆车,虽然那辆车他没见过,但那个车牌是穆北秋的。

  “说出来你可别害怕啊,有人在跟踪我们。”江昱尘故作玄虚的把声音压得很低。

  !

  叶一丝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

  看到叶一丝被吓到,江昱尘坏心的笑道:“也没什么,估计是穆北秋想看看你到底是我真正的女朋友还是假的。”

  “那我会不会又生命危险?她不会杀了我吧?”

  “杀了你到不至于,但最好也不要让她知道你住哪。”

  “那可怎么办呢……”叶一丝焦虑的啃起了指甲。

  “我觉得,你要是不介意外宿的话,今晚住在我家是最好的选择。即能不让她知道你真实的住址,又能向她证明你不是假冒的。”

  “就是说,我在这个演员今天晚上还有一场大夜戏要拍是么?”

  江昱尘被她逗笑了:“你这么理解也对。”

  “哎,没办法,看在我老板人好的份上,我勉强接受加班吧。”叶一丝妥协道:“但是啊!我不提供特殊服务的!”

  “嘶!我怎么总感觉你在期待什么?”江昱尘玩味的看向叶一丝。

  “你在这样用语言挑衅我我可报警了啊。”

  江昱尘听着叶一丝一路上一直在耳边碎碎念,也没觉得多烦,没过一会儿,两个人就到家了。

  “哇大叔,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把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叶一丝站在玄关打量着江昱尘的房子。

  江昱尘从鞋柜里给叶一丝找出了一双新的拖鞋放到她脚下:“虽然我家里的卫生是阿姨清理的,但是我想说,你对大男人有什么误解?”

  “没,我这不是读书少么,你别介意。”

  江昱尘也没真的介意,通过几天的接触,他基本了解了叶一丝的性格,单纯可爱,就是脑内剧场太丰富,嘴巴碎碎念不停,有时候还会不小心的把内心OS说出来,但本质上是个非常简单的孩子。

  “你先去沙发坐吧,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emmmmm”叶一丝皱着眉头,实在无法再咖啡和茶中间做出选择,毕竟都很难喝。

  “有快乐肥宅水吗?”

  “这个还真没有,我不喝那东西。”江昱尘打开冰箱看了看,说:“要么我给你热个牛奶吧,正好喝完牛奶一会儿就能睡觉了。”

  “也行。”

  叶一丝乖乖的喝完了牛奶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的叶一丝穿着江昱尘肥大的白色T恤,擦着半干的头发坐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江昱尘打量着卸了妆的叶一丝,圆圆的脸显得肉嘟嘟的,他问叶一丝:“你成年了吗?”

  “您可真逗,我本科都毕业了。”

  “你卸了妆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叶一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您对十几岁有什么误解?”

  “我怀疑我招了童工。”

  “您要看我学位证吗?”叶一丝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口。

  “你是今年应届?”

  叶一丝嘴里塞满苹果,含糊的回了一句“嗯。”

  “那怎么没找工作呢?”

  “我学的是国际金融与贸易,听着挺高大上的,其实实际上四年只学了个皮毛,专业的这方面的公司看不上我们,跨专业的工作,人家公司为什么要找我们非找专业的?而且我本来也不是很喜欢这个专业。但其实简单点说,就是因为不想走出舒适圈。”

  江昱尘对叶一丝不找工作的理由没发表评论。

  叶一丝见江昱尘没说话,以为自己把天聊死了,于是反问道:“大叔,你呢?你是专门学配音专业的吗?”

  “不是。”江昱尘摇摇头道:“我们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这个专业,我大学时候是学会计的。”

  “会计?着跨度也太大了点吧!”

  江昱尘见叶一丝没有打算去睡觉的想法,便和她聊起了天:“刚开始只是出于兴趣爱好,后来爱上了之后就把它当做了事业。”

  “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当做事业真好~那你前女友也是和你一样的吗?”叶一丝没想窥探江昱尘隐私,她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嗯,她是我高中同学,大学我们也是在一起上的。”

  “青梅竹马啊?”叶一丝竟然有一点小羡慕。

  “可以这么说吧。”

  “那后来怎么还分开了呢?”叶一丝一脸八卦的看着江昱尘。

  “可能是……三观不合吧。”

  “啧,有点可惜了。”

  叶一丝见江昱尘表情有点僵硬,才反应到自己可能问了不该问的,她后知后觉心虚的说道:“我是不是问的有点太多了?”

  “没有,这些我该和你讲清楚的。毕竟,你可是我的‘现女友’。”

  “您就别逗我了。但是说实话啊,我还真挺羡慕你们这种能从校园一直走到社会的。”

  “哦?是吗?那你呢?你上学的时候没有交小男朋友吗?”江昱尘反问叶一丝。

  “高中时候倒是有交一个。”叶一丝咬了一口苹果含糊的说道。

  “怎么分的呢?”

  “……三观不合。”

  江昱尘玩味的挑眉看着叶一丝,叶一丝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可能就是他不太喜欢我,我的这种性格可能不太讨男孩子喜欢吧。而且我长的也不好看,他们都喜欢那种腿长蛇精脸的,我这小短腿,小圆脸,一看就是个好人的长相。”

  “自我分析还做的挺全面的。”

  “反正我其实对这些事情都是无所谓的,就算是我一个人,也能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

  “你这种想法还是太小孩子了。”叶一丝扔掉果核,转过头来看江昱尘:“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你觉得你自己能做的好,别人就会认同你。就比如结婚这件事,你现在还没什么体会,等你到我这个年纪你就会发现,周围的朋友同学都结婚了,家长也开始一见面就催你,但是你自己却找不到心动的人。其实你明明一个人过得也很好,但是周围的人陆续都有了伴,成了家,你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是不是不对的。有时候其实会想要妥协,会想说,随便找个人过下去算了。但回头看看等待了那么多年,却又没等到想要等来的人,就还是会觉得不甘心。所以,你要趁着年轻多走出去,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一辈子才能不留遗憾。”

  叶一丝听江昱尘低沉的声音说出了这么长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听的入迷,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江昱尘好像在给她灌输鸡汤。

  “我又不是没有喜欢的人的!我有喜欢的人!”叶一丝理直气壮的对江昱尘说道:“我喜欢天君!”

  江昱尘轻笑:“那不一样,那是假的。”

  叶一丝本想反驳他说,才不是假的,你不就是天君吗?但又觉得这个反驳好像在表白一样,而且根本没有反驳的力度。她在脑海中想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反驳江昱尘的话,于是憋气的 “哼!”了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江昱尘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心说: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啊。

  第二天早晨,被饥饿叫醒的叶一丝半梦半醒的走到冰箱面前,打开冰箱看了一圈,又失望的关上了冰箱门,她委屈的对着坐在阳台藤椅上喝着咖啡看着剧本的江昱尘抱怨道:“大叔,你们家怎么什么吃的都没有啊?”

  “不能啊,昨天阿姨才把冰箱填满的。”

  “emmmmm,怎么和您解释呢。可能您理解的吃的和我理解的吃的的概念不太一样。”

  “哦?”江昱尘等待着叶一丝的下文。

  “您理解的吃的可能是有机蔬菜西蓝花,牛排三文鱼大苹果的什么,但我概念里的吃的,是面包薯片和泡面,再加上辣条和快乐肥宅水这一类的。”

  “那些东西不健康。”

  “但是快乐啊!道理都懂,我也知道那些东西不健康,但是人类为什么要阻止自己通往快乐的脚步呢?”

  “歪理邪说。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叶一丝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看着江昱尘迎着早晨和煦的阳光在厨房里有条不紊的坐着早餐,突然就觉得原来男生下厨的样子是这样迷人的,引起了她的极度舒适。

  江昱尘给叶一丝做了奶油培根蘑菇意面,鸡胸沙拉和蒜香芝士虾。叶一丝一边暴风吸入一面,一边不忘练练称赞好吃。

  江昱尘问:“是这些吃的更让你快乐还是泡面更能让你快乐。”

  “当然是您更让我快乐了。”叶一丝狗腿的对江昱尘竖起了大拇指。

  江昱尘笑了笑,显然叶一丝拙劣的拍马屁对他却很受用。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可耻的是自己停不下来的脑内剧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