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生产
言寺言寺2019-10-19 16:182,113

  预产期在即,江昱尘抛下了手头的所有工作,在家里陪着叶一丝安心待产。

  这天,他接到了大学时期好友高河的电话,说是最近出差来北京,想和他出来聚一聚,江昱尘自然是不会反对的。

  想当年,他和高河可是配音社团的两大主力。加上两个人都长的不赖,社团招新的时候,吸引了不少冒星星眼的小学妹。

  高河是计算机专业的,毕业之后去了上海发展,如今也成立了自己的信息公司,混的不错。但不管混的好坏,只要听到对方的声音,就感觉又回到了大学那段意气风发的日子。

  “我今天要出去一趟,午餐已经做好了放在冰箱的保鲜盒里,砂锅里有鸡汤,喝之前稍微热一下,我尽量早点回来,如果晚上回不来的话,我会提前让阿姨过来给你准备晚餐,自己在家里好好的,不要怕。”江昱尘出门前蹲在叶一丝面前,老妈子一样耐心的交代着。

  “好的,我知道了,你走吧。”

  “那你在家乖乖的,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啊!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行了知道了,你快走吧。提前进入老父亲的角色是怎么回事……”

  “你现在是在嫌弃我么?”江昱尘轻轻的刮了一下叶一丝的鼻梁。

  “哦,是。”叶一丝仰起头,笑着调侃道江昱尘。

  “小坏蛋。”

  “好了,你快走吧,一会儿迟了。开车注意安全啊,我老老实实的在家等你,哪也不去。”

  江昱尘在叶一丝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才不舍的转身离开了。关门时江昱尘的右眼皮跳了两下,江昱尘没在意,觉得可能是昨天接到高河的电话太开心没休息好罢了。

  江昱尘走后,叶一丝无聊的在沙发上看着漫画。平时习惯了和江昱尘两个人在家,突然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总觉得屋子里安静的过分。

  她起身想去盛一碗鸡汤喝,刚站起来,便感觉到一阵晕眩。随后肚子传来了剧痛,下身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不会是要生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叶一丝忍者剧痛捂住肚子,慌忙的扶着墙壁去卧室拿手机。

  叶一丝拨通了江昱尘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一直忙音无人接听,叶一丝不知是急的还是疼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倒是接电话啊!

  一声一声的忙音把叶一丝对江昱尘的期待消磨殆尽……

  曾经那个守在她床边口口声声向她承诺会保护好她,不让她再受一点伤害的人,一次一次的让她心如死灰。

  除了江昱尘,叶一丝不知道在北京她还能找谁了。她翻开手机通讯录,拨通了那个虽然存在手机里,但是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打的号码……

  在厨房擀饺子皮的江母听到手机响了,对江父喊道:“老江啊,我手机响了,给我接一下。”

  江父放下报纸,把手机拿到厨房,按了接听键,放到了江母耳边。

  “喂,哪位啊?”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江母皱眉,不耐烦的又说了声:“喂!”

  这时,电话那边传来了叶一丝艰难的说话声:“妈,是我,我是叶一丝。”

  江母一怔。她没想到叶一丝会给她打电话,也没想到叶一丝会叫她“妈”。

  “咳咳。”江母清了清嗓子,端起一副高傲的姿态:“怎么了?”

  “我可能要生了,我现在联系不上江昱尘,你能过来一下吗?”

  江母一听叶一丝要生了,她也慌了起来,她忙问:“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在家。”

  “你赶快先躺床上啊!我和他爸现在就过去!”

  江母手忙脚乱的挂断了电话。一边拿衣服一边对江父说:“快去快去叫车!江昱尘媳妇儿快生了!”

  在车上,江母一个接一个的给江昱尘打电话,刚开始还是忙音,后来就关机了,江母气的直骂道:“这个小兔崽子!这是要干嘛?电话不接,媳妇生孩子也不管!当初是他要死要活非要娶这个媳妇回来的,现在又放着不管,媳妇不管儿子也不管了?”

  “行了,现在生气也没用。师傅,麻烦能再开快一点吗?”江父一边安抚着江母,一边催促着司机。

  江父江母两个老人一路连跑带颠的赶到了江昱尘家里,倒不是说多在意这个儿媳妇,只是肚子里可是他们的大孙子,他们的亲孙子,不能不着急。

  到了江昱尘家里,江母看到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叶一丝,叶一丝的身下一滩血,虽然是生过孩子的人,但见到这场面,江母吓的腿都软了。

  好在江父在楼下的时候就提前叫了120,没过几分钟,120到了,一行人把叶一丝抬上了担架。

  在救护车上,江母拉着旁边护士的手,焦急的问道:“我孙子不会有事的吧?大夫!”江母带着哭腔祈求道:“大夫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孙子啊大夫!”

  江父一直在打电话,估计是打给江昱尘吧。虽然耳机里一直传来提醒:“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但江父就好像没听到一样,一直锲而不舍的拨打着已关机的号码,好像一直打就会打通一样。

  叶一丝躺在担架上,任由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叶一丝从来没想象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落到如此走投无路的境地。第一次面对生产的恐惧,家人不在身边的无助,只能向瞧不上她的婆婆求助的卑微,以及最爱的人抛弃自己的绝望……

  这是叶一丝二十三年来最无助的时刻,当她最需要安慰和陪伴的时候,江昱尘却不在她的身边。那个她愿意为他放弃一切甚至尊严的男人,就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消失了……

  如果将来有一天江昱尘质问她为什么不爱她的时候,她应该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道,是您让我对您的一腔热情一点一滴消失殆尽的。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被关掉的手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