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产后抑郁
言寺言寺2019-10-24 11:262,362

  叶一丝从生完宝宝之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消沉的状态。除了心理上对孩子的愧疚和折磨,身体上的疼痛也是让她萎靡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

  让叶一丝彻底崩溃掉的,是第一次喂奶。到现在她都不愿意想起那段疼痛的经历。

  出院之后,她的身体略微有所好转,但是由于是剖宫产,伤口彻底愈合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江母不乐意了。江母说,孩子如果不喝母乳的话,将来身体不结实,爱生病。不管江昱尘怎么劝,江母都执意要叶一丝给孩子喂奶。

  叶一丝看着躺在婴儿床上那个可怜的小人儿,第一次没有反驳江母的话。

  晚上等江母走了,叶一丝抱起了宝宝,尝试着给宝宝喂奶。

  这是宝宝第一吃母乳,叶一丝也是第一次喂奶,两个人都没有经验,宝宝吸的不得要领,叶一丝疼的撕心裂肺。要怎么形容当时疼痛的感觉呢?就像容嬷嬷往紫薇指甲里扎针一样疼。不,叶一丝觉得比那还要疼,这哪里是用针扎那么简单,分明就像是拿着电钻往自己的肉里刺一样。

  宝宝刚吸第一口,叶一丝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太疼了。

  宝宝吸的着急,怎么吸都吸不到,吸到后来,叶一丝的胸口已经渗出了血迹。宝宝把血水吸进嘴里,难受的直干呕。

  叶一丝疼的撕心裂肺,但是看着宝宝可怜的小样,她都可以忍。本来她就亏欠宝宝太多,宝宝从出生体质就差,如果喝母乳真的可以让他的身体变得强壮一点的话,即使疼死,她也能忍。

  江昱尘在旁边急的手足无措。叶一丝疼的泪水汗水源源不断的往下滴,宝宝一边干呕一边哭,一边还继续吸着奶。看着两边都在受罪的江昱尘,他的心里也像针扎一般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宝宝终于顺利的吸到了奶水,吃饱了的宝宝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却也安逸的睡了过去。

  江昱尘把宝宝放到婴儿床上,看着满身大汗,脱力的倚在床头的叶一丝,江昱尘坐到她身边抱住了她,亲了亲她大汗淋漓的头发,对她说:“辛苦你了,你很棒。”

  叶一丝没说话,她只是紧紧的回抱住江昱尘,在他肩膀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江昱尘说:“这个坏小子让你吃了这么多苦头,等他长大了,我一定要好好的报复他。”

  叶一丝哭着在江昱尘颈窝摇头。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就是对他,对他们母子最大的报复吗?

  百因必有果,叶一丝此刻遭受的疼痛,都是她自己贪心的报应而已。

  自从宝宝出生之后,江昱尘也是彻底的把工作室的工作交到了另一个合伙人手上,自己请了半年的陪产假。

  合伙人一阵哀嚎。

  江昱尘说:“我以前恨不得一年在工作室呆三百六十六天,这么多年了,我请半年的陪产假过分么?过分么?”

  合伙人表示无话可说……只能小声的抱怨了一句:“我太难了。”

  之后,江昱尘成了全职的奶爸。从孩子的喂奶洗澡换尿布,到游泳课听音乐马杀鸡,一样一样都做的井井有条。

  江昱尘对宝宝做的一切叶一丝都看在眼里,她是欣慰的,至少江昱尘是爱宝宝的,但是又有一点心酸,因为江昱尘的爱就只有那么少,给宝宝分走之后,她可能永远都分不到了。

  江昱尘成了全职奶爸之后心情倒是大好,虽然有时候半夜宝宝饿了他要起来热奶喂奶,但是他却真真正正的在而立之年体会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感。

  虽然带孩子比他在棚里连续录十个小时还累,但也乐在其中。

  一般他能做到的事情,都亲力亲为,叶一丝体质不好,身体恢复的慢,他就尽量自己来做,让叶一丝多一点时间可以休息。

  中午,叶一丝在卧室里午睡,江昱尘熟练的帮宝宝换好纸尿裤,还把用过的纸尿裤放在宝宝鼻子上给他闻。宝宝难受的皱了皱鼻子。

  江昱尘轻轻地弹了宝宝脑门一下,说:“臭小子,你还嫌弃上了,我和你说啊,这也就是看在你妈的面子上我才对你这么好,你给我乖乖的,不准让你妈妈辛苦,知不知道?”

  宝宝虽然没听懂江昱尘说什么,但是咧开小嘴笑了起来。江昱尘抓起宝宝软软的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击掌,说:“来,达成共识!”

  这天江昱尘有事外出,这是叶一丝坐月子以来江昱尘为数不多的外出。家里只剩下叶一丝和宝宝。

  叶一丝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发呆。

  自从生完宝宝之后,她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心态也变得越来越消极。

  耳边是宝宝的哭闹声,不知是又尿了还是饿了?她行尸走肉般去帮宝宝换了个新的纸尿裤,宝宝还是哭闹不停,她自暴自弃的拉下衣服给宝宝喂奶。虽然不想第一次喂奶时那样疼的撕心裂肺,但也不好受。

  宝宝吃完奶还是哭闹着不肯睡觉,她看着宝宝身上被她换的歪七扭八的纸尿裤,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厌恶。

  江昱尘给宝宝穿的纸尿裤明明很平整,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她就做不好?纸尿裤穿不好,奶也胃不好,前几天宝宝还呛奶了,都是因为她的原因吧?就连宝宝睡觉都哄不好!江昱尘什么都做的比她好,所有人好像都做的比她好。她是被所有人嫌弃的,来家里探望的同事朋友的目光都在宝宝身上,没人愿意看一个披头散发,一个月不洗澡的邋遢女人。就连江昱尘都嫌弃她了,还专门从网上给她买了束缚带,她看着自己走形的身体,连她自己都感到嫌弃。难怪江昱尘会走。

  早晨江昱尘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听到了穆北秋的声音。

  她低下头对着怀里哭闹不停的宝宝说道:“你看,我留不住他,加上你了,也还是吗,没办法留住他……”叶一丝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她目光突然凶狠了起来,掐住了宝宝柔嫩的小脖子:“既然连你都留不住他,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原本就在哭闹的宝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感受到了外界的危险信号,哭嚎的声音更加响亮了。

  宝宝乱蹬的小脚踢到了叶一丝身上,她这才缓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掐在宝宝脖子上的她的手。

  她在做什么?她吓的一把松开了手。

  宝宝的脖子被松开后,上面留下了一道红色的手印。

  叶一丝看着自己的这双手,又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宝宝,把宝宝紧紧的抱在怀里,崩溃大哭。

  她到底怎么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江昱尘的焦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