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离开
言寺言寺2019-11-09 16:502,827

  出了江家,叶一丝在顺义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她花了两天的时间收拾好了这个暂时的居所。收拾好之后,订了一张第二天飞首尔的机票。

  她得让自己忙起来,只有这样,才能让大脑停止去想江昱尘和穆北秋在一起的幸福画面。

  而且,她得赚钱。这几年在江昱尘身边,她没有经济来源,存款也是之前剩下的。如果未来要抚养江澈的话,还需要很大一笔钱。所以她没时间悲伤,她必须让自己多赚一点钱,这样将来才有资格抢回江澈,给江澈好一点的生活。

  但叶一丝觉得自己真的很没出息,即使白天收拾屋子都这么累了,晚上一闭上眼睛,眼前还都是江昱尘的样子。他的一颦一笑,他给她讲睡前故事,他带她旅行,他给她讲心灵鸡汤,他为了哄她亲自下厨,他们尴尬的初遇……

  即使现在,叶一丝也不后悔遇见江昱尘。

  夺门而出的江昱尘坐在小区里的长椅上,九月底夜里的冷风并没有让他的脑子清醒下来。穆北秋拉着她哭诉那个男人让她去打胎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同时深刻的罪恶感也包围了他。他有什么资格去说那个让穆北秋打胎的男人是渣男呢?这个场景难道不是似曾相识吗?他不也曾经没能挽留住他们的孩子吗?

  江昱尘越想心里越纠结,索性跑到酒吧喝个一醉方休。

  喝醉了的江昱尘为了不打扰叶一丝和宝宝休息,打车回到了工作室,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晒三竿了。他给叶一丝打电话,叶一丝没接,估计是因为自己说话语气太重,惹她不高兴了。江昱尘决定下班之后给她买她喜欢的脏脏泡芙和珍珠奶茶给她赔罪,再做一顿好吃的哄她开心。

  可是当他兴高采烈的提着一大包好吃的回家,迎接他的只有空无一人的屋子。

  江昱尘有点慌了,但他乐观的想,叶一丝可能只是带着孩子出去了,晚一点应该会回来的。可能是带江澈去看幼儿园了吧?前几天她好像说起幼儿园的事情来着……

  等到晚上九点多,也不见她们母子有回来的迹象,江昱尘有点急了。

  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按下了接听。令他失望的是,对方并不是叶一丝,而是江母。

  “你们今天晚上还来不来接孩子啊?”江母问道。

  “接孩子?一丝没和江澈在一起吗?”

  “没啊,她早晨把大宝搁这就走了啊。有这么当妈的么?一天不管自己家孩子的?……”

  江昱尘眼前一花。宿醉的头疼,加上穆北秋的事情,现在叶一丝又不见了,所有的事情像一块巨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口,让他无法呼吸。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叶一丝。

  离家出走这种事情叶一丝还是第一次。之前虽然罢过工,但当时好在江昱尘知道她家在哪,还能去堵她,但现在她又会去哪呢?

  会不会回东北?八点档的家庭剧里面,受了气的媳妇都要回娘家的。想到这点,江昱尘赶忙给叶母拨通了电话,但令他失望的是,叶一丝并没有回去。

  江昱尘顾不得岳母的责备,像无头苍翼一样冲出家门。虽然不知道去哪里找,但还是要出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他边跑边给叶一丝打电话,叶一丝刚开始还是无人接听,后来就关机了。

  江昱尘跑去了朵朵家,问她有没有见到叶一丝,毕竟生了宝宝之后,叶一丝的社交圈子大概也就只有小区宝妈这些人了,但是朵朵妈妈并没有给江昱尘提供上什么可以找到叶一丝的线索。

  江昱尘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在偌大的北京城寻找着,困了就把车停在路边眯一会,醒来继续找,但是找了两天还是毫无踪迹。

  这边电话一响起,江昱尘马上就接听了,但是话筒里传来的是江澈哭的声嘶力竭的找妈妈的声音,这让江昱尘心里更加的混乱了,无奈之下,江昱尘去派出所备了案。

  叶一丝为了省钱,买了十一点半的红眼航班。她没开手机,外面的天气不好,没过一会,便下起了大雨,隔着玻璃叶一丝都能感受到窗外秋雨的寒冷。机场的广播一直在通知由于天气原因,航空管制,航班延误,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飞机登机时间还不确定。叶一丝不禁感叹,流年不顺啊。

  她打开手机,手机一连串的提示音引起了旁边闭目养神大妈的不满,叶一丝点头致歉之后,把手机开了静音,她打开微信,都是江昱尘发来问她在哪里的消息,没有上千条也有几百条了。

  【小孩儿,你在哪?】

  【收到给我回一个电话好吗?】

  【有什么事情我们当面说,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离家出走!】

  【惹你生气了是我不对,你给我一个当面道歉的机会可以吗?】

  【回电话啊!】

  他很着急吧?是因为找不到她而着急吗?还是急着把话说清楚急着离婚?

  叶一丝呆呆的看着手机,直到看到砸在屏幕上的水滴,才发现是自己哭了。

  已经三天没有见到江昱尘了,结婚三年以来,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叶一丝已经控制不住想他了。可怎么办啊,明明知道没有未来,还是忍不住去爱他。爱情为什么会让人这么绝望?

  叶一丝拿起手机跑到了洗手间的隔间里面,坐在马桶上抱头痛哭。本来以为自己会哭的很大声,可是总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难受却无法冲破,只能发出难听的嘶哑的呜咽声。

  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的?连哭都会情不自禁的压抑着自己?以至于现在可能都不会哭了?明明她以前是一个连内心OS都忍不住说出来的人啊,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压抑的性格?不是说爱情会让人变得更好吗?可是她怎么越来越糟糕,连她自己都嫌弃自己了?

  哦,对了,她和江昱尘的并不是爱情,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反正不管是什么,都要结束了。

  这时候,江昱尘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反正都要结束了,就最后听听他的声音,酷酷的做一个告别吧。

  叶一丝扯了点纸巾,擤了擤鼻涕,调整呼吸之后,接了江昱尘的电话。

  “喂。”

  电话突然被接通让江昱尘措手不及。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喂,听得到吗?”

  “是我!”

  “我知道。”

  “小孩儿!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外面。”

  江昱尘问一句叶一丝打一句,她想听听江昱尘到底想和她说什么,所以也不主动引起话题。

  江昱尘清了清嗓子说:“前几天是我情绪不好,对你说话说重了,我给你道歉,消气了就回来吧。”

  叶一丝心里一动,江昱尘是在主动给她道歉,但很快,叶一丝便抹杀了这一点心动,他讨厌江昱尘仗着她对他的爱,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样子。

  “说完了?还有事吗?没事情就挂了吧……”

  “哎!等一下!”江昱尘听叶一丝要挂掉电话,急忙阻止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吧。”

  【前往首尔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KE998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带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出示登机牌,由27号登机口登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Ladies and Gentlemen……】

  叶一丝听到了自己的航班,便停下打电话仔细听了一下广播内容,听到一半才反应过来,电话还在接通中,于是慌忙的捂上了电话的话筒。

  她对江昱尘说了一句:“不用了。”之后,便匆忙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她的心脏还砰砰直跳,她不禁责怪自己怎么这么蠢啊,一孕傻三年都已经过三年了啊,怎么智商还没回来。

  不过江昱尘就算知道她要去哪了也无所谓,世界这么大,她想逃总能逃的。

继续阅读:第五十二章:空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