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揭穿老底
陶嘉月2019-09-02 15:563,267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骚乱。

  秘书室的小荣尖锐的嗓门格外引人注意:“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男人不喜欢你了,你和平分手签署分手协议就是了,你这么个闹法,丢人的还不是你,亏你还是大明星呢。”

  令嘉透过墨镜,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拍桌子叉腰的气势汹汹的小个子伪娘,嫌弃地动了动鼻尖。

  “你居然还拿眼睛瞪我,真是没礼貌。”小个子男人更生气了,从鼻缝里喷出一丝气。

  令嘉很是无辜地摊手,这个小矮子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半句话都没听懂。

  “大明星果然了不起,居然无视我,我要去发微博爆料你。”小荣用酸不溜丢的语气说道。

  没见到令嘉前,小荣还能心平气和,毕竟只是一个花瓶女明星而已,方纫秋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只会演戏的女人?哼,看照片,长得也不怎么样嘛。但见令嘉真人走来,一副新款墨镜,遮了大半的脸,这说明她的脸很小巧,露出的鼻尖很秀气,哦,该死的嘴唇特别迷人,小小的,形状分明。尤其是,她笑的时候,两颊露出浅浅的酒窝。

  碎花连衣裙搭配浅咖色巴宝莉外套,怎么看都是很随性的装扮,但迎面走来时,小荣依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这个女人,居然长得这么好看!不似其他女星一般的肤如凝脂,她的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不深,露出来的一小截小腿肌肉均匀纤细,看得出来她的腿一定修长。

  小荣有些词穷,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样一个他刚刚还在电脑屏幕上盯着照片鄙视的女人,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举一动都表现得完美,看似温婉,实际上,她比太多以前追着方纫秋跑的女人都漂亮。

  嫉妒心让小荣同志暴躁了,像是被抛弃的怨妇一般火冒三丈。

  哪怕令嘉非常有礼貌地向他打听:“你好,请问方律师在吗?我跟他约了今天下午见面。”

  哪怕令嘉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容,小荣也透过虚伪的表象认定这个女人是狐狸精。

  令嘉在公共场所时,一向发挥出最顶尖的演技。就算戴着墨镜,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着周围人的动静。办公室外已经有人冒头来探听发生什么事了。

  望着令嘉那半张脸上越发加深的笑容,小荣气得在内心里颤抖。

  好一朵白莲花!

  同样的,令嘉的心里也在咬牙切齿:小矮子,你他妈的倒是快让老娘去见方纫秋。再废话,老子找人灭了你。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左侧的玻璃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方纫秋就站在门口,冷冰冰地看着两人。他身后是探出半个脑袋看热闹的顾明朗,与方纫秋不同,却是笑嘻嘻的样子。

  “还真没想到,这令嘉真人比电视上漂亮多了。”

  顾明朗从嘴里发出的啧啧声让方纫秋的表情更加难看,他微眯着眼,抬手挥了挥,对着令嘉:“过来。”

  令嘉收起脸上即将僵硬的笑容,转身便要小跑着过去。

  刚走了两步,自己先愣住了,突然刹车停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头,收敛起脚步上的雀跃,放缓步伐慢腾腾地走过去。

  方纫秋见她低头时藏在眼镜后的两道眉毛拢在了一起,小嘴巴也下意识地噘起来。他想起什么来,嘴角微弯。

  这一抹笑容被方才抬起头的令嘉一眼捕捉到,她暗自握了握拳头,低声骂了一句该死,怎么突然就想起了以前呢?小时候的方纫秋也这么对自己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吃过无数次大亏的自己,偏还如此听话。

  为了给自己壮胆,她板起脸,昂起了脖子站定在方纫秋面前:“你们律所就是这样接待客户的?”

  方纫秋斜睨小荣,对方见他目光扫来,缩起脖子不说话,脸已经涨得通红。

  “哦,可能我秘书把你当什么黑道大姐了。毕竟,令嘉小姐可是差点让聂先生成为残废的罪魁祸首。”

  “方纫秋,我没有下那么重的手,如果你继续污蔑我,别怪我不念旧情,去律政举报你替聂洋做伪证。”令嘉已经摘掉了墨镜,眼露凶光,死死地盯着方纫秋。

  “旧情?”方纫秋也从鼻尖哼出一丝气,“我同令嘉小姐何来的旧情需要顾念?”

  早前令嘉假装不认识他的事儿,方纫秋没忘记,他的心眼不会广阔到哪里去。尤其是面对令嘉。

  在一旁听两人互相埋怨的顾明朗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这个局外人有点多余,直到听见从方纫秋口中说出旧情两字,他才微妙地在两人之间扫了一圈,不等令嘉再开口,便插话道:“纫秋你也真是的,居然让令嘉小姐站在门口与你说话。”干咳一声,拉低了音量,小声在方纫秋耳边道:“你俩现在绯闻满天的,还想让人看笑话?”

  经顾明朗提醒,方纫秋抬头扫了一圈大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所有人都在埋头做事,好似没有在关注他们。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多少人竖起耳朵在听。方纫秋转身进了门,给令嘉让开了道,令嘉戴上墨镜,冷哼一声还是走了进去。

  顾明朗见两人这闹别扭的态度,心情甚好,主动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方纫秋的脸色依然难看,一坐下,便抬头来看顾明朗,下逐客令:“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有没有规矩?”

  顾明朗典型的脸皮厚,嬉皮笑脸地道:“这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是同令嘉小姐叙旧,我就站在边上不发出声响,你当我是空气就好了。”说话时,他还不时地朝着令嘉眨眼睛,展现自己富三代的魅力。

  令嘉抬了抬往下滑的眼镜,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冲天翻了翻白眼。

  方纫秋果然就把他当成空气了,昂头瞥了眼站得离自己远远的令嘉,眸子一暗,说出口的话冷冰冰的:“新闻你看到了,尽快处理了。”话语里满是疏离。

  令嘉张了张口想反驳他,但很快住了口,依然隔着灰蒙蒙的墨镜看他。不得不承认,方纫秋同十年前一样器宇轩昂,只是,当年那总爱逗她的少年变了个样子,成熟了,穿起西装来同三年前他那总是被前呼后拥的父亲一样,威严而严肃,当然,眉宇间也尽然是疏离。

  仿佛感应到她在偷看,方纫秋突然抬起头来,直直地望她。以为,她会像小时候那样害羞地慌忙低下头,但令嘉没有动静,墨镜后面的眼睛猜不透在想什么。

  气氛一度陷入了冷寂,令嘉听见那自称空气的顾明朗故意咳嗽了一声,她似没有任何波动般转开眼,抬手拿下了墨镜。

  “方律师,我来找你有两件事。”

  那一声“方律师”格外刺耳,方纫秋双眼微闪,这才示意她在对面的位置坐下来:“令小姐请坐,坐下聊。你这样站着看我,我会感觉你在审视我。”不知为何,说这话时,他淡淡勾起了唇角,角纹处是满满的讽刺。

  令嘉迟疑了下,还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如果说上次见面,她还抱着恶作剧的态度假装不认识,那么此刻,她是彻底后悔认识了方纫秋这个人,心里别扭极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不理解方纫秋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十年前是这样,如今也这样。

  那时她长得又黑又瘦,满腹心思都是他。他对她呼来喝去,能感觉得出来,他从来没喜欢过她。

  如今十年未见,她早已不是当年那又黑又瘦的杨顺心,她是常常出现在聚光灯下的二线女明星,见过她的人,没有人不夸奖她长得漂亮,再也不用妄自菲薄。

  所以,她两次见他,都要挺直了背脊,生怕被小瞧了去。

  方纫秋推来一纸协议书,用硬壳的板子垫着,一共两张,下面是有她签字的道歉声明书。她低头看了几眼,表示承认赵家禾的文笔确实不错,将道歉声明写成了一封唯美且又诚意十足的道歉诗,她甚至一度怀疑“惠书已悉,近因琐务,未即奉答为歉”这句话聂洋是否能看懂。

  修长的指,点在和解协议书的末尾:“在这里签字。”方纫秋提醒着她。

  令嘉原本想同他再纠缠一番,依着以往的脾气,她只会当场撕碎了这玩意儿,但如今来了他这里,她反而半点想要周旋的心思也没了,抬起笔就要签名。

  方纫秋又抬手,握住了她的笔。

  “你……”

  “签本名。杨顺心。”

  “噗……”令嘉听见身后当背景板的顾明朗没守住底线,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见到令嘉恶狠狠地扭头看自己时,欲盖弥彰地捂住了嘴,“我没笑。”

  鬼才信。

  令嘉不再顾及脸面地翻了白眼。这模样,果真如网上的白眼一姐合辑一样,顾明朗再一次失守,终于笑出了声音,一巴掌拍在沙发上:“哈哈,令嘉……哦不,杨顺心小姐,你千万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

  杨顺心是令嘉的原名,难听到爆,一直以来都是她心里最不可泯灭的黑历史。令嘉差点儿推椅子冲过去撕烂这家伙的嘴,却被方纫秋捷足先登,一本资料册早已经飞了过去,重重地砸在顾明朗脑门上。

继续阅读:第八章 青梅竹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