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青梅竹马
陶嘉月2019-09-02 15:563,281

  “方律师,你这下手也太狠了点。”捂着受伤的额头,顾明朗龇牙咧嘴地埋怨方纫秋。

  “闭嘴。再说话,就自己滚出去。”方纫秋丝毫不给面子。

  顾明朗做出可怜样,嘀嘀咕咕:“是你先开始的,两人都将矛头指向我,这情况未免有点太不公平了。”听上去还真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这位先生,我有必要提醒你作为空气是没有嘴可以说话的。如果你觉得实在委屈,我可以帮你把嘴巴封上——用胶布。”其实比起顾明朗这个大煞风景的人,令嘉更气方纫秋,她一个女人都不介意当年暗恋不成被拒绝当众出丑的事情了,他一个不是受害者的受害者偏偏还记仇。到底是谁欠了谁的有没有搞清楚啊?现在还来揭自己的老底。

  见令嘉已经将牙齿磨得咔咔响,顾明朗总算收敛了许多。赔着笑举手投降:“我知道了。令嘉小姐,你这么美丽的女人可不能再生气了,一个名字算什么,再土也无法减少你半点的美貌,哪怕是为了你,我也不能再开口说话了。”

  顾明朗又不是傻,一早听明白了,这两人压根不是那种关系。自然而然,便发作起来,对单身女性,总是无法收敛那轻浮的态度,秋波一阵一阵地送来。

  对于别人夸奖自己长得漂亮,令嘉还是很受用的。

  脸色缓和了许多,抬手摸了自己的脸一把,尽量抑制自己不笑:“嗯。算你有眼光。”语气还是故作严肃时的调子。

  对于两人一来一往的夸奖与受用,方纫秋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他皱起眉认真打量令嘉的脸,依然是十年前那个忽胖忽瘦又黑的傻妞。他不得不怀疑起顾明朗的审美来。

  “别高兴得太早,就你的长相距离国际水准差了不止一个银河系。”

  “方纫秋,我长得如何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嫉妒什么?”令嘉没想到方纫秋会加入对她容貌的攻击,错愕一阵,突然意识到方纫秋在嫉恨自己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一来气,就要同他好好理论。

  “是啊,方律师你在嫉妒我们家令嘉长得漂亮是不是?”顾明朗也参与进来,幸灾乐祸的样子看得方纫秋一阵眼热。

  方纫秋冷哼一声:“你们家?她漂亮?”他探了下身,抬手就用两根指头弹了弹令嘉的鼻梁,“鼻子扁平,玻尿酸没注射够,起码还要再打两支。下巴太短,一支也不够。脸太圆,令嘉你一定是猪变的,躺着吃零食才变得这样胖,你作为演员,这样上镜不担心观众得眼疾吗?”

  令嘉一直都知道方纫秋毒舌,只是多年未曾领教,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方纫秋,你神经病。”他竟然让一向以舌战群雄的令嘉词穷。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会起诉你辱骂国家栋梁之罪了。”方纫秋显然不打算让她半分。

  令嘉一口气憋在心口,出不来。下意识就要动手去抓他。

  方纫秋半仰着身子,不让她抓到,继续攻击:“别像个泼妇一样,就算你脑子里没有墨水,好歹也读了几天书,应该知道你刚刚才解决一桩暴力案。”大约是觉得眼前一双爪子太过碍眼,他一把将她的手抓在手心里,冷哼道:“对了,忘记提醒你,少看点港片,多读书。不然你连投诉的门都摸不到,我们大陆可没有律政司,你要么去司法局告我,要么只能去律师委员会举牌子。”

  一双手被方纫秋抓在手里的令嘉微愣,但很快,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因为动作太快,方纫秋也有些意外,突然手心里落了空,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令嘉,她的脸上带着不曾见过的笑容。

  “方律师课本知识学得透彻,也应该知道,你方才的举动,我也可以告你非礼了。”说着话,令嘉还特意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小心地揉了揉。

  听见这话的方纫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顾明朗倒先搭腔了:“对对,令嘉小姐说得没错,方律师你方才的动作很像是在耍流氓。”

  令嘉给了顾明朗一个赞赏的眼神。

  顾明朗一本正经地教训方纫秋,终于逮着机会扬扬得意。方纫秋压根不搭理他,横了他一眼,便转头嗤笑一声看着令嘉:“你倒是不傻,学会举一反三了。”

  “方纫秋,我来找你不是同你耍嘴皮子的。”令嘉不想同他多纠缠,表明来意,“和解书我可以签。但是,绯闻的事情,我们需要通力合作。”

  一听说令嘉有事情“求”自己,方纫秋姿态便换了,连坐姿都慵懒了一些,指尖习惯性地转动着笔尖,闲闲地搭在办公桌上。这个小动作令嘉还记得,当初两人在同一个高中,方纫秋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课时,他也总这样,低垂着眼不知道在瞧什么。夏天的时候,太阳光总是先从他那个窗户口透进来,因为长得高,他总把光源隔绝在自己的一侧,每次令嘉抬头看他时,都以为他金光加身,如来佛祖降临般,老神在在。偶尔,她以为他上课走神,却不想,门门功课排名第一,方纫秋很聪明,这种聪慧来自母胎,令嘉无论多努力也无法赶上。

  方纫秋觉察到她在走神,手上停滞了一瞬,钢笔落在桌面上发出响声。

  令嘉回过神,见方纫秋微眯起了眼在打量自己,很快调整好面部表情:“我的公司摆明了不会去理这件事,他们……希望我们能顺应大众,炒绯闻。但这件事太荒唐了,我无法接受,所以我想……”

  “为什么无法接受?”方纫秋停下了转动钢笔的动作,状似无意,问她。

  令嘉被问蒙了,不太明白方纫秋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方纫秋垂下眼,轻微地吐了口气,再抬头时做了个耸肩的动作:“你想如何?”

  “我在想,能否聘请你为我的代理律师,替我处理广告或合约方面的顾问律师,如此一来,我们的见面既不会带出聂洋,也顺利成章。”

  显然方纫秋没想到令嘉会提出这个建议。

  他没有很快作答,令嘉有些烦恼地抓了抓脑袋:“你别误会,我对你没有想法,只希望这件事能顺利过去。”

  “好。我答应你。”方纫秋难得没有反驳她,轻易答应了下来,令嘉还挺意外,从前没觉得他是如此好说话的人,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方纫秋低头,勾起了嘴角。

  “我看过新闻,很平常的新闻,没有太多实质性内容,为什么你要在意这么一则新闻?在我看来,它并不影响什么。”

  方纫秋说得没错,这则看图写作文的新闻对娱乐圈来说屡见不鲜,实在也不够打眼。令嘉有些许难以启齿,“这些年我的新闻少,我尽量不让自己弄出太大动静。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吧,总有人揪着我不放。这则新闻我自然不在意,但总有人在意。”她曾答应过家人,不会丢了杨家的脸面,才有了机会改名换姓进了演艺圈。

  “男朋友在意?”方纫秋问道。

  令嘉咦了一声,思考方才自己有说过让人误解的话吗?显然没有,但是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必要,愣了愣,便点头,“嗯。算是吧。”未来男朋友也会介意她绯闻太多吧?她想。

  “哦。”方纫秋继续捡起了搁在桌面上的钢笔,捏在手心里,但没有再转动。

  谈判很顺利,两人没有了接下去的话题。方纫秋只好招呼秘书室的小荣进来,高效率工作地吩咐他:“起草一份代理合约书。”

  小荣看了眼令嘉,再扫过沙发上强忍着憋笑的顾明朗,不明所以。

  “按照流程她是需要知道……价格……?”

  方纫秋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对令嘉道:“对了,我的代理费不低,这个数。”他伸出手对令嘉比了个数字,还不等令嘉回复,便自说自话:“做演员赚钱不少吧,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不会舍不得钱吧?”

  既然他都如此说了,令嘉怎么好开口讲价……只得硬生生将到口的话吞下了肚。只是看方纫秋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刺目,令嘉感觉自己好像被报复了……

  “合约书没什么问题后,我会安排人通知你。令嘉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小荣一离开,方纫秋便开始下逐客令了。

  令嘉深深地瞥了他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

  “好。希望这件事能尽快。”

  “对了,照片的事情,你需要我出面解决吗?”方纫秋没等她转身,伸手将桌面上的电脑转过来,给她看偌大的电脑屏幕上那一组翻白眼的照片,令嘉收回脚,张嘴想说什么,方纫秋很愉悦地笑了起来:“我很乐意替你去索取赔偿的。”

  见到方纫秋脸上的笑容,令嘉心里百般不爽。她冷哼一声,习惯性地扬起下巴:“跳梁小丑而已,我怎么会在意。”

  方纫秋知道她死鸭子嘴硬,笑了笑,讪讪挥手:“你走吧。”

  他已经站起身,要伸手去拉门,却被人捷足先登,顾明朗一张放大了的笑脸就在眼前,厚颜无耻道:“方律师时间宝贵,送令嘉小姐离开的重任交给我等闲人便好了。”

  方纫秋眉毛微挑,仍是松开了手,转身回到了原位。

继续阅读:第九章 新设计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