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饭局相遇
陶嘉月2019-09-02 15:563,525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在座的也因为大家办事利落心里高兴,喝了几杯。

  令嘉这人有个毛病,喝了酒就喜欢往洗手间跑。她是在第三次上洗手间回来的路上撞见方纫秋的,方纫秋正推门从另一个包厢出来,手中还搭着他的西装外套,一派绅士的模样。

  见到令嘉红着脸迎面差点撞上自己,他一把抵住了她的脑门。

  “方纫秋?”令嘉喝酒上脸,醉意倒没什么,只是瞪大的眼珠子圆溜溜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方纫秋忍不住皱了眉头,食指戳着她的眉心,“你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有得选,令嘉打死也不想偶遇方纫秋,总是摆出一副嫌弃死她的模样,这张脸见得次数多了,再美的人也觉得脸面无存啊。

  “来这里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吃饭。”令嘉一把拍开他抵住眉心的指头,有点不高兴,“管好你的手,不要碰我。”

  方纫秋显然没想到令嘉会一巴掌将自己的手拍开,脸上带着错愕,再抬头时看令嘉的眼神里更加凶了几分,这模样就像是小时候一样。那时候的方纫秋性子清冷,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而那时的令嘉,比现在瘦,胳膊小腿都没肉,比现在黑,比现在矮,整个一个矮冬瓜,所以他总叫她:“黑子,黑妞儿,猴精怪。”

  方纫秋因为性格太差,所以身边也就只有令嘉一人转悠。令嘉的脸皮当属最厚,怎么都赶不走。当然他同令嘉做朋友也并非因为两家人关系不错,最主要的原因是令嘉好使唤,他指东,令嘉绝对不会往西边打,这非常利于正处于叛逆时期的方纫秋。使唤令嘉去偷母老虎的项链、在她的化妆水里吐口水……这种不入流的事情,方纫秋绝对是不会干的,在他眼里,令嘉的形象很符合。

  令嘉这人,从小就仗义。曾经被逮到过几次,就算被她爹老杨用铁棍打得屁股开花,她也没有出卖过方纫秋。

  对小时候的令嘉来说,方纫秋是她的光,她的神。

  如今的令嘉,无比地鄙视当年那个傻不拉几的自己。如果可以选择,她多希望,从出生开始人就不会走上歧路,遇上良人,不犯错。

  令嘉避开了方纫秋的眼神,抬脚就要走人。

  方纫秋长腿一横,便拦住了她的去路:“你哥在里面,你应该不想让他从我口中听见你的事情。”流氓律师做久了,开口闭口都是威胁人的茬。

  见方纫秋一努嘴,她就知道他没说谎话。探着脖子朝方才他走出来的包厢里看了眼,只瞥见了一角蓝色西装的衣料,令嘉灵敏的鼻子便觉察到那人的确是自己的哥哥杨冠军。

  “他找你做什么?”令嘉很戒备。

  方纫秋幽幽看她一眼,声音凉凉:“你说呢?”

  令嘉一瞪眼:“绯闻的事?他拿了一大笔钱让你离开我?”

  方纫秋翻白眼,不答话。

  “不然你勉强答应他好了,反正我俩也不对付,他给你,你就收着,我们对半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令嘉眉头一皱,鼻子一抽,眯起眼睛凑近方纫秋,小心翼翼地问:“你想全吞了?这不行,好赖杨冠军是我哥哥,再说,我根本没有跟你谈恋爱的打算,我最多答应你咱们四六分成。”令嘉抬起两只手,一手比六一手比四,还特意警告他:“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令嘉一本正经的样子,下定决心要骗哥哥一笔。方纫秋差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真做了什么坏事一般,抬手去摩擦下巴,思考是否要接受她的提议。

  当然,令嘉的忽悠大法,方纫秋在多年以前便领教过了。

  “怎么样?要求还算合理吧,你拿了我哥的钱,就对外公布你是我的律师,这交易不吃亏,毕竟我哥那人你很清楚,出手大方,这比你跟我合作来得划算。你也看见了,现在的我,是大明星,腿长貌美,还有一大批忠实的粉丝,就你……”令嘉上上下下扫过方纫秋,非常想满脸鄙视地说点什么恶毒的话来,但是看见他一身精致的手工三件套,笔挺的长腿,再往上,性感的肌肉均匀地被包裹在白色衬衣里,加上方纫秋似笑非笑看自己就像看笑话一样的神情,她“呃”了一声,吞下口水,很有骨气地挺起胸,“咳,就你这一看就不是成功人士的落魄样,怎么配和我传绯闻?要让我那些粉丝们看见你这样子,一人吐一口口水也能淹死你了。你可别对我有其他想法,最好老实把杨冠军给你的钱都交出来,不然,我连律师费也不给你。”

  “你是指那些在微博上亲切地祝贺你‘老树开花’的粉丝吗?”方纫秋没笑,一只手托着下巴,严肃认真地向她请教。

  令嘉咂摸了下嘴,再次用力地挺了下胸,以显示自己的气魄逼人。

  “你居然在网上偷窥我?”

  方纫秋半眯起眼,沉默了一下,眼角带着笑,目光扫过她平坦的胸:“别挺了,你有多大的胸我都知道。”

  令嘉没想到自己被耍流氓了!猛地一下子收回了挺起的胸腔:“你瞎说什么?”

  方纫秋的目光依旧没有挪开,笑着摇头:“你什么样的发育我不清楚?要是你真想吃演员这碗饭,我奉劝你一句,下了楼出门,右转开车十公里左右,有一家整容医院,听说技术不错,你倒是给自己花点钱捯饬一下,不然这模样出现在镜头前,我也不好意思跟别人提你是我绯闻女友。”

  令嘉咬牙,知道方纫秋的恶毒劲,也不甘示弱。

  “你凭什么知道我的发育情况?还有,我可不是你的绯闻女友,我们说好的,你做我的律师,解决这件事。”

  “是吗?我有答应过你这件事?”

  “你想赖账?”

  方纫秋见令嘉真的来气了,昂头看自己时鼻孔里都快冒烟了,他抬起手,用食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我倒是想跟你讨论一下,我凭什么不应该知道你的发育情况?”

  令嘉觉得这句话越听越不对,猛地看了眼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后才猛地抱紧前胸:“方纫秋,你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方纫秋摇头失笑,不按套路地突然抬起手,大掌落在她的脑袋顶,轻敲了几下,像是在对待某只巨型犬。凝重的脸看上去还以为在研究什么高难度数学题,需要深思熟虑。可是等了半晌,令嘉也没得到他的下文。

  她还想说点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

  “方律师,真巧。我还真没想到,你同令嘉原来是老相好。”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走廊另一头的聂洋耍帅地靠在墙,探究地瞧着眼前的两人。

  令嘉的绯闻事件他也略有耳闻,只是没太当回事儿。毕竟令嘉是个小姑娘,他又没有真正想要为难一个女孩子的意思。只是偶尔良心发现一般,为被偷拍误会成令嘉绯闻男友的方纫秋默哀。

  聂洋的“老相好”三字用得甚是微妙,一股子的戏谑味。

  令嘉作为当红二线女明星当然爱惜羽毛,很是懂得如何应对如此尴尬的场景,不慌不忙地朝身后退了一步,脱离开了方纫秋的手。

  “说起来还要谢谢聂先生的牵线,我才能请到方律师这样好的代理人,方律师毕竟是金融圈有名的律师,接下来我的理财业务由他代理管束少了许多麻烦。”

  “代理律师?”聂洋愣了愣,将信将疑。

  “当然。法律没有规定我不能和你请同一个律师。”

  聂洋奇怪地看方纫秋一眼,起初他的确找过方纫秋作为自己的代理律师,但连方纫秋本人的面都没见上,便被他那娘娘腔的助理给打发了。后来,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方纫秋又主动找上来说替他去见当事人,也就是令嘉。

  对方收回了手,没有开口回应的打算。他很意外,以方纫秋的身家背景,怎么肯甘愿替小艺人做专属代理律师。

  聂洋也是圈子里的老人了,怎么会看不懂这点小套路。

  看来自己开玩笑的一句“老相好”说得没差。

  聂洋抿着嘴笑了笑,深以为然地朝着令嘉瞥了一眼:“我当你去洗手间做什么呢?大伙都担心着。原来是遇见‘律师’了,自然要好好聊聊,这样,我便不叨扰你们叙旧。”

  聂洋将两人的误会加深了一些,话中明明带有歧义。令嘉闭上嘴巴,不打算再越描越黑。比起被聂洋撞见,她更害怕被自己哥哥看见。

  她抬腿退了一步,与方纫秋彻底拉开了距离。视线掠过方才瞧见哥哥所在的房间裂开的门缝,这回她看清楚了,他哥对面还坐着另外两人,看装扮是来商务洽谈的。

  她不由得扭头看了方纫秋一眼,方纫秋何时同哥哥有业务上的往来?

  杨家老父亲在拿到冠军第四个年头便放弃了运动生涯,走上了从商的路子,凭着早年累积的奥运冠军之名气,旗下开设的运动品牌也收获了口碑,一跃跻身商业大鳄之列。

  如今,杨家两老早已退休,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哥哥打理。令嘉从小欠缺管教,也就没有继承家业这方面的后顾之忧,虽然家里人并不赞同她走这一行,但好赖也算走出了一点成绩。

  眼见着房间里的三人有了动静,她眼珠一转,也不同聂洋计较了,扭头便要走,心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火速掉头,说道:“怎么想是你们的事情,我就不奉陪了。我先走了。”说完,也不等其他人的回应,匆匆忙忙地便大步跑掉。

  聂洋有些意外,怎么突然变成她逃跑了?

  他鼓着眼睛看方纫秋,似笑非笑。

  “恭喜你了,方大律师。”

  “恭喜什么?”

  聂洋眨着眼睛:“恭喜你抱得美人归啊。”

  方纫秋低头,呵笑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解释,转头看向走廊另一边,盯着令嘉匆忙离开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