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冤家路窄
陶嘉月2019-09-02 15:563,884

  令嘉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亲表姐和亲经纪人组团给卖了。

  接到方纫秋电话之前,令嘉厚着脸皮推掉了一期杂志平面拍照,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日,自然要躺着度过,将零食和电影都准备完毕,令嘉舒服地跷起腿,整个人窝进了沙发。

  作为经纪人的陈尔也没闲着,假日依然按时到她家报到,顺便带来了最新一期的八卦杂志,在一旁翻动得哗啦啦响。

  电话铃声响起时,陈尔习惯性抬手一阵摸索,眼皮也懒得抬一下,顺势递给了令嘉。

  完全沉迷到剧情里的令嘉不耐烦地接过电话,胡乱地放到耳边:“什么事?”

  “我已经收到你的道歉声明书了,态度还算端正,抽空来律所将和解协议书一并签了。”

  “你是谁?”令嘉看了看手机屏幕,陌生号码,诈骗电话?

  “我是方纫秋。”

  令嘉哦了一声,顺手挂断了电话。

  家庭影院的屏幕上还在播放着无人岛上惊悚的画面,令嘉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将见底的爆米花盒子扔在了矮柜上,扭头去看陈尔:“现在的诈骗犯功课做得还挺到位,连我以前穿开裆裤时的发小名字都调查了一番。”

  纯粹抱着好奇态度的令嘉打算同陈尔好好讨论一番。

  陈尔手翻着杂志,并不在意她的什么发小,意兴阑珊地问了一句:“哪个发小啊?”

  “方纫秋啊,就是聂洋的代表律师……”话落,令嘉也觉察到什么地方不对劲。

  陈尔被方纫秋的名字给惊到了。两人面面相觑,陈尔张了张嘴,小声问道:“方纫秋是你发小……他给你打电话了?说什么?”不会因为令嘉再次得罪了聂洋,对方干脆破罐子破摔要上法庭了吧?

  令嘉怎么也没想到方纫秋会给自己打电话,仍旧一脸的蒙圈:“说什么我的道歉书写得很好,态度很端正,让我趁此机会去签署和解协议……”令嘉越想越不对劲,见陈尔的脸色也越发难看,她微眯起眼,深切感觉到自己可能被出卖了。

  “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道歉声明是你写的对不对?!”令嘉从沙发上跳起来,指着陈尔,一脸抓住你小辫子的得逞样。

  刚要冲到门口,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她意识到自己就算现在去律所抢回道歉声明,也绝对没有任何意义,脸已经丢尽……捡不回来了。

  令嘉恨不能一巴掌将陈尔拍在地上,陈尔却举起了手,打算出卖队友:“报告,是赵家禾写的道歉声明。我看过了,文笔真的还不错……”

  令嘉见陈尔如此厚颜无耻,愤怒地指着她的鼻尖:“不要找死。你们伤害了我的自尊。”

  “比起自尊,赚钱不是更重要吗?”陈尔默默地小声道。

  令嘉狠狠地吐了口气,双手捂住脸,但是又不得不承认陈尔说得特别有道理。但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她必须如同受害者一般指控罪魁祸首:“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陈尔显然一点也不在意令嘉会不会原谅自己,她撩了撩脑门前的刘海,淡定地看着令嘉。

  一身浅蓝色睡衣的令嘉一只脚上穿着地毯袜,另一只上却是光溜溜地露出半截小腿,她抬手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乱成一团。

  真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带的艺人。

  无奈地摇头,正要说点什么挽救一下令嘉的形象,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来电人是耀星娱乐宣传部的负责人,米雪。

  对于令嘉这类型的演员,宣传部找上门的机会甚少,上次接米雪的电话是因为橘子娱乐做了一期特刊,刊登了令嘉翻白眼的合集,这一组照片同时也被发布在网络上,一时之间,原本在网上了无人气的令嘉得了个表情包教主之称,成为大众戏弄的对象。

  好在表情包事件算不上坏事,陈尔同米雪一合计,两人都认为干脆就任由事态发展算了。

  时隔不到一个月,米雪又来电话了。陈尔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扭头走到走廊上接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陈尔第一次感受到被雷劈是什么感觉。

  但身为雷厉风行的超级经纪人,她很快恢复了情绪,扭头就看见还在扮演受害者的令嘉蹲在沙发边上,用雪白的牙齿死咬着袖扣的衣料。

  “别装可怜了。真出事了。”

  令嘉见陈尔神色严肃,蹭的一下站起来,以光速走到她身后:“看你表情,不像是好事。”

  “我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陈尔发出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翻出平板电脑,登录了近乎几个月没有搭理过的微博之后,令嘉也被突如其来的上万条评论给震惊到了。

  令嘉捂住胸口,没让自己倒下:“陈尔,你捏捏我的脸,我这算是红了吗?”

  陈尔敲了一下她的后脑勺:“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我承认你确实红了。只是……红的是你的照片,被各位网络大神改编成的表情包。”

  令嘉做了个痛心的表情:“你就不能装作很高兴的样子?”

  陈尔冲天翻了翻白眼:“你这形象,只怕以后也接不到什么好广告。”其实米雪担心的事情也说不上多严重,令嘉前几日在咖啡厅里与方纫秋见面时的画面被路人偷拍传到网络,起初乏人问津,却不想,这照片被橘子娱乐的人发现,转发了出来,一跃成为了热门新闻。

  只是这热度……却也比不上令嘉沦为表情包教主的热度……

  翻开令嘉认证的个人微博,最近一条微博下面留言已经上万条,空前的盛况。只是点开评论一看,满屏的表情包五花八门,被添加上了各种各样的文字,有几个还特别好笑。令嘉自己看了,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注意到陈尔责怪的眼神,她才忍住了笑意,一条条往下翻。

  居然有不少是看了她被人拍到“约会”照片前来祝福的留言。

  只是诸如……

  “铁树开花啊,不容易。教主是哪年生的?依稀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你已经在唱歌了,原来已经步入中年了吗?这么多年终于被男人看上,委实不容易。值得祝贺。”

  “服气!看照片上男人的背影,多半是个帅哥。就没人想知道他看上令哪一点吗?”

  “哪位小学就听她唱歌的等等我,你不是一个人。”

  “我的天哪,令嘉原来年纪这么大了吗?我竟然是今天才重新认识她,有点后悔!完全的童颜啊!童颜!”

  “……”

  明明这些评论好像都在夸奖她,但令嘉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撸起袖子,一双手握成了拳头,仿佛下一秒就要钻进电脑里与那几条评论的博主来个你死我活。

  陈尔及时将她拉回原点,手伸在背后,替令嘉顺了顺气,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米雪交代的重大事件。搜索到橘子娱乐的微博,今日头条果然是“知名实力派女星终于谈恋爱了!”的新闻。

  不知道哪位不长眼的大号,转发时写着“老树开花”四个字,而后一连串的人论起了该四字成语。

  “这些人有没有文化,成语都写错了。”令嘉抱怨了一通,点开那位博主的微博瞧了眼,粉丝居然比她多上一倍。

  令嘉向来识时务,当即打消了开小号去怼人的念头。

  陈尔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能不能搞清楚重点了?重点是,你,令嘉,出道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传出了绯闻,你是上升期的女演员,谈恋爱多影响你的事业。”尽管陈尔内心里并不觉得这次的新闻有什么大问题,但作为一个严苛经纪人,她仍然耳提面命地表达了自己不支持令嘉谈恋爱的观点。

  经过陈尔这一番严肃的话,令嘉彻底认清了自己是女演员的事实。

  她也开始忧心起来,这张照片的角度好像冥冥之中在预示着什么,整张照片里能看得清楚的只有她的脸,而对面的男人方纫秋仅仅背对着镜头,从照片上看是一张不足为奇正常社交的模样,只是新闻报道文字被橘子娱乐的编辑硬生生搞成了一出秀恩爱大戏。

  被冷冷的狗粮砸中的单身狗们便开始了咆哮。

  她们在心里质疑着,为什么令嘉可以找到男朋友……老天太不公平了。

  既然给了美貌,给了华丽的演艺事业,为何还要给一个帅哥?

  令嘉无奈地扶额,心力交瘁:“唉,果然我成为了所有网民仇视的对象,大家都在嫉妒我的美貌。”

  陈尔站在令嘉身旁,将她暗地里脑补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黑了脸。

  “我看,你还是收拾东西去律所见一见方纫秋。毕竟作为受害者的他现在肯定很彷徨。”

  “受害者?彷徨?”令嘉音调都变了。不敢相信,这话居然是从自己的经纪人口中说出来的!“陈尔,我越来越怀疑你的工作能力了,出了这么大的绯闻,你作为经纪人不站在当事人——我的角度替我排忧解难就算了,居然抱着电脑丝毫不动摇?现在,你难道不应该马不停蹄地回公司,找米雪商量怎么压下新闻吗?”一口气说完自己的不满,尾声处,令嘉还哼唧了一声,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她工作态度的不满!

  看完新闻的陈尔不仅没有按照令嘉的计划行事,反而松了一口气般,说起了风凉话。

  “你闹点绯闻也不算什么,咱们正正经经谈恋爱,又不是被包养。这事,我看不能去压。”

  “为什么?”令嘉自然不明白陈尔的算盘。

  “你想想,你多久没上过新闻了?绯闻的事情……总比没有半点消息来的好。不过有件事你得去弄清楚,方纫秋结婚了没?不要到时候有人跳出来指认你是那啥。”

  “你这是打算让我炒绯闻?”令嘉表情跟吃了屎一样难看。

  “诶,我说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直接,这怎么算是炒作?你看,是你跟人家去咖啡厅被拍到的吧?”

  令嘉点头。

  “那被拍到不能怪我对不对?”陈尔继续洗脑。

  令嘉点头,但脑子还是清醒的,陈尔这一套糊弄别人可以,糊弄她可不行。

  “照你的意思,这件事公司绝对不会管。”

  令嘉没想到陈尔果然厚着脸皮点头了,大有一副你看着办的意思。

  令嘉怒了,一脚踢中了墙角,握着的拳头发出了咔咔声,陈尔斜着眼看她,脚下已经往后退了两步,大有掉头就跑的举动,但令嘉一双手撑住了墙面,拦住了她的去路,呵呵冷笑着,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好。很好。”

  被壁咚的陈尔脸刷的一下红了,倒不是害羞,而是觉得丢人,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被一个女人给壁咚了,这实在有碍她超级经纪人的颜面。

  陈尔张嘴要说点什么缓解两人的气氛,但令嘉很快有了主意,脸上浮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转身拿起了手机,滴滴地按了回拨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