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木子男2019-09-22 14:361,183

  武周初期,徐敬业起事兵败!而部下为邀功将徐敬业,骆宾王等人之首级砍下后奉于李孝逸,想将功折罪!并将徐家三郎养病之所供出,以绝后患!

  正值深夜,府宅内外确被火把照的如通天白日,府中不管男女老少无一幸免,整个府邸血流成河,空气中满是血腥的味道,连灵堂的橂字竟被染成了血色!

  栀儿带着妹妹和三郎哥哥躲在地窖里大气不敢喘一下,眼看叛贼再一次搜索,找不到徐家三郎誓不罢休的样子!

  “小娘子,贫道临别时有几言相赠,望谨记!舍得舍得,大舍大得,不舍不得!” 危机时刻,栀儿想起道长临别时的忠告!

  “秦叔,一会我带妹妹先引开叛贼,你带三郎哥哥多避时再出,告诉三郎哥哥,过了今天他不再是徐家三郎,要以他要的日子过活! ”说罢栀儿与昏迷不醒的三郎换了外衣!

  “栀儿,你这是以命换命啊,三郎会心愧一生,他绝不愿如此苟活!” 秦叔悲愤道!

  “秦叔,告诉三郎哥哥,他以后不只为自己而活,亦为栀儿而活,若生必逢!”

  说罢,栀儿抱起三岁妹妹离开地窖!

  “来人啊,徐家三郎往那边跑了” 众人拿着火把顺着栀儿的逃跑的方向追去!

  红棉奉武皇之名与狄大人彻查徐敬业余党之事,查到骆滨王家眷可能逃脱至此,便与狄大人急急赶来,恐生事变!

  骑在高头马上的红棉远远看见一个小郎君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向她们这边跑来,她脚下一蹬,快马迎上!

  “侠士,救救我们吧,不…只救我妹妹就好!” 栀儿见迎面有快马而来,马上向前求救!栀儿将妹妹举向骑马之人!

  红棉看向栀儿并未动身,“你先站于我身后”

  “你是何人,敢挡在我们前面,识相的给我让开”!领头的叛军嚣张的不行,他一心只想领功得赏,得意忘形!

  “不管我是何人,这个小郎君和他怀里的小娃我都要了”

  “要么滚,要么死”红棉眼神狠砺,快剑出鞘!

  “竟敢如此不识抬举,兄弟们上……”带头的叛军一声令下!

  快剑出鞘,必以血祭!顷刻间二十几个叛军如落花流水,死的死伤的伤!

  “要命滚,死留” 红棉将利剑收回鞘中,飞身下马!

  剩下的几名叛军连滚带窜已逃命跑远!

  红棉走到栀儿跟前,这才看出原来是位小娘子!

  “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胆魄,只身一人引开追兵”

  “逃命苟活之人何谈胆魄,多谢侠士救命之恩” 栀儿双眼中的慌张尚未褪去,可怜她也不过刚过10岁生辰!

  “你到底是何人,不可隐瞒,请小娘子如实告知” 狄光远上前问道

  “我是徐家三郎”

  “这个时候你还不说实话。你是女子,怎是徐家三郎了”

  “徐家三郎本就是女子,不然为何这世人只听有我此人,却很少走人见过我真面目,我不过是我母亲邀宠的棋子罢了” 栀儿满目悲伤,她是真为三郎哥哥不值!

  “那你怀中是谁?”

  “我怀中是骆宾王之孙,骆珍,还未尚足3岁,至亲都被叛贼杀害”

  “她是骆家之后”

  “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