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是“给”的证明
瑟十月2019-09-26 11:021,567

  第四章 不是“给”的证明

  最近日子过得有点懵逼,也可能是和CE的互动慢慢变多,想记住的东西多了反而不知从何写起。

  致使我再次决定继续回忆的契机,是因为刚才领导背后说他的坏话。也不能说坏话,其实吧,肯定是因为他们之间比较熟,所以很没有底线地开玩笑。

  就在半小时以前,CE出公司去办点事,而下午一直不在的领导刚刚好就在CE走后五分钟内开车回来了。彼时我刚闲下来拿出了练字帖,准备修身养性。

  领导和老Q开始唠嗑,从拼多多聊到信用卡,又从酒肉聊到衣服鞋子,这两个家有妻女的男人话题似乎也离不开柴米油盐。

  不知怎么就突然聊到了CE身上,估计是领导本来要找他办事结果他先一步出去了。

  领导说,某某这腿瘸了也不去跑步,不知道小猴儿要不要寂寞了。

  我是没听清楚他说的小猴儿到底是什么名,之前也听过,我也没好意思胡乱打听别人的社交圈,就根本没机会问CE,猜测这个小猴儿应该就是那个和他关系很好经常出去玩儿又经常一起散步一起跑步的——男孩子。

  没错,这两天CE脚扭了,这也是我这两天在他身上比较关注的点。所以身为腐女的我,一开始对领导的色彩演讲并不是很放在心上。

  或许能被已婚妇男调侃为TXL的单身男青年,本身也是某种优秀男青年吧?

  我是这么想的。也可能我本来看待CE也带着有色眼镜。

  所以不知不觉我居然也插嘴了。

  领导说到CE会不会最后跟小猴儿在一起过日子领证什么的,越说越离谱。

  我脱口而出,全国还没出相关法律,咱们城市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接受TXL结婚领证?

  我不知道我插嘴这句的重点到底是什么。是想强调CE不可能和小猴儿结婚?还是单纯想强调法律在这一块的任重道远?

  毕竟我本人确实也挺尊重男生们在一起或者女生们在一起。

  可我不敢想象,如果CE是“给”,那种直男直女口中所说的“死给”,我会怎么样?祝福他吗?

  想想就可怕,我开始拼命静下心来继续练字,字帖上张狂的行书被我写的快要脱出纸张狰狞于人世间。

  不过所谓的静下心来,无非就是开始回忆这些天我每次小心翼翼记录下来的小细节,我打算先告诉自己,先自己证明给自己看,CE应该不是“给”。

  之前我也说了,他不抽烟不喝酒,吃饭还那么认真,另外其实他对待我们领导是很高冷的。

  怎么说呢,他每次在领导面前,除了就事论事讨论工作,他在语气里都会带着某种微妙的不屑。

  曾经我在只有三个人在场的情境下。目睹他被领导骂的狗血淋头。

  说是狗血淋头也不尽然,主要是,正如CE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过的那样,领导这个人,真的有点神经质。

  并不是但凡底下员工都要腹诽领导的那种,而是有事实依据的那种。我也深有体会,通俗来讲,这领导经常会没事找事,可能这也是很多职场常见的领导类型。

  我虽不是百分百支持CE说领导坏话,但也对他那副“不屑”颇为认同。

  哎,最近看古言走火入魔,总觉得写出文字都带了点文绉绉的调调。

  好像又扯远了,反正CE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直男的特质。思维真的很直,而且有时候无意中撩人也让我这个老阿姨能回忆很久。

  怎么撩人?高冷对待领导这茬也就不说了,至于他前期特别负责任地主动要带着我教我各种小东西,就更别说了,一颦一笑我都能记一辈子——啊虽然他教人的样子一点都不幽默。也根本就没笑。

  我就记得有一次,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我做的工作遇到瓶颈,一想到领导絮絮叨叨说我不好好学,我就更加没办法硬着头皮再去问一遍领导,所以,我居然打电话给当天休息在家的CE,让他教我某个小流程。

  我九点多打电话给他,他睡觉没接到,可是十几分钟后回电给我了。我问完问题,他居然事无巨细一步步教我一直到十一点多才挂电话。

  当时我的心情雀跃的。差点记不住他教给我的东西。好在有这么认真的老师,我全程都把笔记记的很详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夫的少女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夫的少女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