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签字
青眠2019-09-10 09:372,851

  意向书签约地点被安排在居委会旁的活动中心,从青梅往下走绕个小路,两人还未到,在不远处就看到人群聚成一团。越走近,陈安越觉得浑身不自在,虽说陈家的事在南镇已不算新鲜,但长年未归的生疏感带来的尴尬并不可避免,在人多口杂的地方,就算化成灰也能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陈武小跑着向前,陈安跟在后面加快了步伐。

  是婶婶。旁边站着的还有昨天那个男人。

  男人换了身衣服,长期酗酒养成的肚子被藏在深蓝色的夹克里,显得滑稽,隐约间还能闻到衣服散发出的霉味。陈安绕到婶婶身后,倚靠在墙上发呆,抵着视线,透过鸭舌帽缝隙打探着从他们面前走过的人,偶然间瞥见了隔壁男人那双擦的发亮的皮鞋。

  人模狗样。

  上面的经理还没到,人越聚越多,陈安听着各种声音穿插交谈。

  “听说是按收益比例分成,先免费帮我们盖新房”是个女人。

  “安家费好像十万块钱咧”比说上一句的人听上去要年纪更大些,尖锐的嗓音像极了陈安公司楼下那家爱占便宜的小超市里的阿姨。

  “要是直接征用,给我在新城区搞个大套间就好咯”

  “哎哟,太阳在头上还做梦”互相拆台,各有想法。

  夹杂着土味的方言一字一句蹦进陈安的耳朵,想起来刚上大学的时候,陈安普通话不好,第一节课上老师要求按顺序自我介绍,陈安在讲台上拽紧了手指才说出自己的名字,引来哄堂大笑,那之后,陈安每天早上听新闻联播,跟着主持练发音,用了两年之久,陈安才摆脱了南镇独特的味道。

  当陈安还沉浸在回忆时,毫无防备的被人推了一把。

  “陈安?”

  陈安抬起头,看着站在她对面的女人,是刚刚那个尖锐的声音,陈安实在没有想起她的名字。

  “嗯,您是?”对方突然伸出手,拽着陈安的胳膊,

  “真的是陈安?”力气真大,陈安胳膊差点没承受住力量。

  “李姨,是我姐。”陈武走过来,按住了李姨的手。

  “再拽都把我姐胳膊给卸下来了”

  陈武的提醒,李姨才发现自己的行为确实不合适。

  “不好意思啊陈安,李姨激动呢”

  “没事儿”陈安揉了揉被她拽过的地方,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记得你之前老不爱扎那小辫。”说罢,就想把陈安的帽子扯下来。

  “李姨家早就离开南镇了,应该也是为这事才回来的”陈武尽力把自己知道的解释给陈安听,看陈安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李姨的热情让陈安有些招架不住,拉着陈安就开始追溯过往,把陈安偷桃的事也一并说了出来,连连感叹当年的假小子长成了大姑娘,听着她说,陈安才想起来这个难缠的人物。

  李姨,南镇八卦之王,如果把她和林语放在一块都能更胜一筹,借自己丈夫有些生意头脑,在交通还不发达的时候先人买了辆面包车跑运输,自己整天就走街串巷,把从张家听来的消息告诉钱家,转头钱家的秘密赵家全都知道,李姨就如同行走的人型广播,她总是摇着个蒲扇就走进陈安家,坐在她家院子里把听来的八卦聚起来说一遍,陈安母亲就负责听,两个不着边的人竟有了友情。

  “陈安,你怎么回来了?”

  一句话,让陈安僵住了。

  “我们家……”婶婶寻着声看着李姨,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想起来了,你们家房子是在陈安名下。”李姨话音刚落,拿手捂住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哎哟……你看我这记性,陈武妈你别听进去了。”

  “是安安的。”婶婶看似轻描淡写,语气平静,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陈安接过话“李姨,您从哪回来的?”陈安记起自己领略过对方的厉害,再继续说下去,她一定会提及到敏感的问题。

  “我咧,从县城来的咯,前不久刚学了驾照,自己开车过来的。”丝毫不掩盖的炫耀。陈安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好在有人叫住了李姨。

  “她姨,过来。”

  “来啦。”李姨回头应了声,伸手再次拉住了陈安。

  “陈安,有空上姨家吃饭。”陈安点点头,把手伸回来,对方的汗液黏在手上,陈安浑身不自在。看着她的背影,陈安越发疑惑。

  母亲到底是怎么和她成为朋友的?

  “大家排好队,喊到名字的一个个进来”主办方的人开始组织排队,陈安看那些人扯着嗓子说话想着应该是新来的,在农村这种本就杂乱的地方,哪里有秩序可言。

  “姐,我们家应该在后面,得多等一会儿”陈武担心陈安等得不耐烦,小声的在旁边说道。

  两点,陈安看了眼手机,再环顾了四周的人群,这应该要到黄昏才能结束,若遇到现场变卦的人,估计要更晚,陈安一点儿也不担心,从踏上班车开始,对她来说就是个休假。

  说起休假,相比那些游山玩水的人来说,陈安都是选择闷头大睡,把外卖盒堆在门口,心情好了再拿到楼下,或者等林语上门。每年陈安的休假对林语来说都是劫难,这次说是请假,但难缠的主管只会把它划到陈安还未使用的年假里,这样陈安回去后就只能安心工作。当林语得知陈安这次终于不在家时,雀跃的连发十个爱心。

  “安安,要不要喝水?让小武去买。”在嘈杂的环境里,婶婶本就不大的声音听上去更小。从陈武口中得知婶婶一直过着地狱般的生活时,陈安不免自责,事实上,在她接到电话的那晚,陈安就已经心软了,虽谈不上多亲近,但敌意确是有所收敛。

  “好。”

  突然有人从她们面前挤过,婶婶被人推了下,踉跄的向后退,陈安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婶婶转过头来,陈安从那双眼睛看去,她应该不记得自己的模样了。

  婶婶原名张文玉,嫁到陈家的时候,陈安八岁。

  婶婶是个知书达理的人,是叔叔帮人出车的时候从县里带回来的,温柔、好看,还会给陈安买零食,对一个陌生人突然加入到他们家来,陈安并没有抗拒。

  陈安依稀仿佛记得,他们结婚那天,婶婶穿了条红色的旗袍,上面是她亲手秀的牡丹,那场婚礼声势浩大,叔叔背着她走了两公里,鞭炮响遍南镇,进门跨火盆之前还下了雨,按习俗来说就是风调雨顺。

  看着眼盲的婶婶,陈安觉得上天开了个玩笑。

  人群开始有些松散,陈武买水的时候顺便借了两个椅子,陈安摆摆手想再站会,陈武帮婶婶坐下,这时,陈安才看到那个男人早就缩在墙角呼呼大睡。果然,不论在什么环境下,他都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七情六欲不像实物,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虚无缥缈的情感测不出它的重量。很久之后,陈安才意识到,对这个男人是实实在在的恨。

  那年春天,趁家里没人,男人借为了新一轮的收成,要给生病的桃树杀虫,让陈安下了课就把忘记在家的农药送上山。然后,就是十年前灾难的开始。

  这个男人,就是陈安的叔叔,陈贵树。对他,陈安一点也不想回忆,她早就忘记过去那个有担当、有责任的陈贵树是什么样了,在陈安十年的记忆里,包括未来的记忆,陈贵树都只是个魔鬼。

  “沈南风。”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陈安猛然抬头。

  “陈安家在吗?”有人在前面大声的问。

  “在。”陈武举起手冲着对方回答。

  “轮到你家了。”陈安心神意乱的把婶婶扶起来,陈武收起椅子,顺便把陈贵树叫醒,四人朝着活动中心方向挤进去。

  沈南风,陈安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进去之前,陈安回头寻找,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如果不是他在这,没人会喊出他的名字,整个南镇,不会出现另一个沈南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你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你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