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签字(二)
青眠2019-09-19 14:412,154

  如果沈南风在南镇,遇见了该说什么?

  陈安皱了皱眉,人生真如大梦一场。

  “安安过来了吗?”婶婶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来了。”陈安回过头跟上。入口为了不造成拥堵被特意分开,只能一个个通过,刚睡醒的陈贵树有些摇晃,碰到跟在后面的陈安。陈安反感的往旁边挪,陈贵树差点往后倒。

  “死丫头!”陈贵树扭头瞪着陈安,狠狠吐出三个字,看着陈贵树龇牙咧嘴的样子,陈安越过他进了活动室。活动室原先石砌的乒乓球桌被拆除,用桌子隔成了大小一样的空间,陈安一眼看去,大概有二十张桌子,陈安家被带到最角落。这原本是面照片墙,用来记录南镇各种活动照片,现在照片被撤走,贴上农家乐改造图。墙角布满了青苔,能看到脱落的水泥印记。

  “等李经理把上一家的解决完就会过来,还要麻烦你们等会儿呢。”接待陈安家的是个女人,声音细软,胸口处别了百合胸针,齐肩的直发,睫毛长翘,带着一副细长的耳坠,看上去是个得力的人。

  “我叫吴琳,你们就叫我小吴吧,以后的事也是交由我进行对接。”婶婶一直点头连声谢谢,陈武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陈贵树的怒气没有消停,一脚把陈安旁边的椅子踢倒,自己走到另一张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双手抱着胸口,肚子上的赘肉摞成一圈一圈挂在身上,显得整个人更臃肿。

  对于陈贵树现在的样子,陈安越看越觉得活该。

  陈贵树比陈安父亲要小,奶奶原有三个孩子,怀老二的时候南镇发洪水,奶奶一人在家摔倒造成早产,孩子刚生不久就离开人世,给了奶奶很大的打击,过了几年才生的陈贵树,陈安听父亲说,陈贵树小的时候是个书呆子,晚上点着煤油灯都要看书,但把他送到学校又多次跑回家。爷爷去世后,陈贵树在坟前大哭,对着墓碑发誓会认真读书。

  这事在南镇也算是稀奇,因为后来陈贵树确实上学了,直到高中念完。

  陈安把椅子重新立起来坐下,透过人群的缝隙,朝着出入口的方向看去。

  她生怕漏过任何一个人。

  在陈安之前的岁月里,沈南风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温柔,安静,让陈安一头陷进去,成为这么多年来唯一能掀起她内心波澜的人,哪怕是刚工作在大通铺里闻着臭味入睡,遇到聒噪的房东,工作上忍气吞声,只要还在悬崖边上没有往下掉,时间都能让她成长,但对于沈南风,陈安清楚的明白自己跨不过。

  不论过去多少年,就是过不去。

  陈安最恨的就是久别重逢的戏码,每次与林语看剧,剧中那些离开十年二十年的人都会重新相遇,然后又重新相爱,地铁、图书馆、咖啡厅、公司新任总经理等等场景都是同样的套路,双方会两眼呆滞,说出你过得好吗的台词,然后之前的所有恩怨都会一笔勾销,强势的父母会变得妥协,难缠的爱慕者会有收获自己的幸福,在林语对这样的情节流泪的时候,陈安都是一包薯片砸到她头上,打醒她的美梦。

  “你想过再遇到沈南风吗?”这样的问题,就是林语对陈安薯片暴击的反抗,而陈安总是镇定自若的说不。

  “不想,是骗人的。”停顿,补充,然后拿遥控器重新调台。

  不想是骗人的。

  可连分别都没有的人,从何谈重逢?

  “陈安?”吴琳拿着一堆文件走过来,喊着陈安的名字。

  “是我姐。”陈武见陈安没有听到,先替她作了回答。

  “你们先把资料认真看一遍。”吴琳把资料递给陈武。“有什么不懂的等下会解答给你们听。”陈武接过资料,看陈安还在发呆。

  “姐。”陈安一动不动。

  “死丫头!叫你没听见啊!”陈贵树用力的对着地面跺脚,用比陈武大三倍的声音对陈安说。

  “你别凶安安。”婶婶本靠着陈武快睡着了,被陈贵树发出的声响弄醒。

  “你管她做什么!”陈贵树加大音量,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陈安。

  陈安把视线移回来,懒得看陈贵树。

  “怎么了?”陈安抱歉的看着陈武。

  “姐,小吴姐说让我们先看资料,找出不懂的问题。”陈安伸手把文件拿过来翻开,心不在焉的看着上面的条款。

  “安安,这是你的房子,你要好好看。”

  “好。”

  陈安在婶婶的提醒下大致浏览了一遍,前部分都是关于改造的好处,后面才是农户享有利益,很多开发商喜欢在这方面做文章,让人知道自己的优势,陈安想起做房产销售的朋友,每次发朋友圈的内容都是毗邻地铁,赠送入户花园,楼下星级公园等等让人眼花缭乱,殊不知他们口中所谓的毗邻地铁还要走上两三公里,入户花园也仅能放下一个鱼缸。

  陈安看到条款中提到的暂时安家费,这笔钱对陈安来说数额不小,但自己从接到电话开始,就没有想过拿一分一毫。

  “安安,有什么问题吗?”婶婶着急的问到。

  “没什么,基本上都是些好处,待会人来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吧。”陈安不想多作解释,直接沟通比照着念要有用的多。陈安继续往后翻,当看到最后一页上的名字时,陈安愣了。

  沈南风。字迹飘若浮云,陈安一看就知道,这是是沈南风亲手写的字。

  陈安站起来,准备找吴琳确认这个名字的主人,他们位置本来就偏,人又拥挤,最近的工作人员也离他们四张桌子,陈安想到前面去。

  “小武,我有事过去一趟,马上就回来。”陈安把帽子脱下来拿给陈武,正准备转身。

  “陈安。”

  有些人的声音,越过丘壑,穿过河流,不管过去多少天,多少年,只要他一张口,你就知道他是谁。

  “陈安。”

  像风穿过身旁,像雨打在身上,像早上初升的太阳,像夜间的月光。

  陈安不敢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你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你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