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色的冰2019-09-10 09:292,575

  程勇醒来的时候邓军早起了床。他看见邓军正对着镜子刮胡子。

  程勇:“昨晚到哪里去了?”

  邓军转过身:“我呀——和老婆在街上转了转。”说完,转身刮胡子。

  程勇:“你小子挺浪漫的嘛!——怎么半夜还不见你人影呢?”

  邓军又转身,脸上露出诡秘的表情:“怎么了,你还不信?——你小子是多久睡的?”

  程勇故弄玄虚:“我呀……睡得有点晚啰!”他想到了自己写信的事,无意中侧身看了看枕头,像是要确定那封信是否还在似的。

  邓军不明白程勇那古怪神态的内涵,只谎说:“我十一点钟回来就看见你睡成个死猪样子。”

  程勇:“算了吧你!——我到夜里一点多钟才睡呢,你哄谁呢?”

  邓军愣住了。他停止了刮胡子,说:“那你在做什么呢?——当强盗吗?”

  这本是邓军的一句玩笑话,可程勇听来却异常的刺耳。不过,程勇为了不让邓军看出自己的尴尬,应付着回话:“是的,我昨晚筹划了一场抢劫银行的活动。不过没有成功。嘿嘿!”

  “不对!你一定——”邓军高声说了一句。

  程勇听了邓军的半截话,心里吃了一惊。他不知道邓军的嘴里会吐出什么话来。在那么一两秒钟里,程勇甚至怀疑王小丽已经把自己的底子告诉了邓军。

  程勇的心里开始翻江倒海。不过,他还在作最后的抵抗:“我一定怎么了?”

  邓军的脸上露出坏笑:“你一定是在想美女吧。这才到半夜都睡不着。”

  听了邓军的话,程勇心里的石头才算是落了地。——原来王小丽没有把自己抢劫的事告诉大家。他的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激动;这种激动是一种什么东西,程勇自己说不清楚——它应该是感激和爱慕的混合物吧。程勇这时反倒不恼邓军的玩笑了,只慢悠悠地说:

  “我在想谁?你倒说说。”

  “嘿嘿,你当我不知道?制药厂的美女呀!”

  程勇的心里又开始翻腾了;不过这次没有刚才厉害。“莫非王小丽给他讲了什么?——不可能!”程勇的念头刚冒出来又被否定了。一则自己并没对谁说起过喜欢王小丽的事,二来邓军和王小丽也并不是熟人。程勇判断邓军的话是在诈自己。于是说:

  “别瞎吹!——有何证据呢?”

  邓军的眼睛眨了眨,神秘地说:“别人都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呢,你说这算不算证据?嘿嘿——”

  程勇心里又起了风。他对邓军的话都有点摸不准了:可以肯定的是,王小丽没有把自己抢劫的丑事告诉大家。但王小丽是否打听过自己的情况,程勇的心里就不敢肯定了。当时程勇因为感到狼狈不堪才离开的。谁知道自己走了以后发生了些什么呢!程勇想掏出邓军的话,于是欲擒故纵地说:

  “你就吹吧!——我才不相信呢。”说完,假装转身睡觉。

  邓军以为程勇真的不相信自己了,对着程勇的背影嚷道:

  “哎呀,没人相信就算了。——我这是好心当驴肝肺了。”

  程勇这时迅速转过身(他还在床上躺着的),虽然伪装着不在意,但脸上的兴奋之色却让邓军看了出来。

  邓军:“怎么样,着急了?”

  程勇:“我着什么急?我是想看看你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邓军:“我卖的好药呀!”

  程勇:“什么好药?我看你是卖的狗皮膏药吧!”

  邓军:“你还是不信?”

  程勇:“不是我信不信。这没有可能性!”

  邓军:“什么没有可能性?”

  程勇:“谁会这样问我的情况?——不可能嘛!”

  邓军:“你装糊涂。——昨天你为什么逃跑?”

  程勇想起了昨天的事。诡秘地笑笑,说:“我那不是肚子疼吗?怎么啦,还不准人肚子疼呀!”

  邓军:“我看你不象肚子疼;倒像是受了刺激,急匆匆地逃跑似的。”

  程勇心头又一紧:“扯淡!我怕谁呀?我为什么要逃跑呢!”

  邓军:“你别嘴硬。——还真有人打听你的情况呢!”

  程勇正想问明是谁在打听自己的情况,门外就有人敲门了。

  是邓军的媳妇来叫邓军吃早餐。

  程勇赶紧让邓军别忙开门。可邓军已经早开了一条缝。他朝媳妇使了个眼色。媳妇起初没弄懂为什么邓军鬼鬼祟祟的。听到寝室的咳嗽声,终于明白过来。于是让邓军把一大盅稀饭和几个馒头先端进去;自己则在外边等着。

  邓军把门关上了。程勇以平日所没有的极快的速度穿好衣裤。邓军这才开门叫媳妇进来。

  邓军的媳妇叫李月。她的个头比邓军稍矮,廋廋的,面容温和。她看着程勇折铺盖的背影,和程勇打起了招呼:

  “程勇,打扰你睡觉啰!——不好意思。”

  程勇回过头:“嫂子你说到哪里去了!——没事的。”又转过头折铺盖。

  李月看着程勇折好了床上的东西,对他说:“一会儿和我们一起吃嘛!”

  程勇开始倒开水洗脸。这时停止洗脸的动作,说:“嫂子你说到哪里去了!——好意领了。我一会儿上街去吃。”

  李月说:“你今天不上班吗?”

  程勇的脸已经洗好了。他把毛巾挂好,说:“我昨天休息。今天是下午的班。”

  李月:“哦。我们一会儿还要上班呢。”

  邓军已经安好了凳子,说:“一起吃吧。——不够去食堂买就是。”

  程勇对着镜子梳梳头,对邓军和李月说:“不必了嘛。——好意领了。”

  邓军和李月拿程勇没办法,只好自己吃了。

  程勇摸了摸自己的西服内兜,出门时说:“嫂子慢慢吃!”

  李月嘴里嚼着馒头,脸上对程勇笑着。

  程勇这时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和邓军的争辩,想开开邓军的玩笑,说:

  “嫂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李月的脸上还笑着,但她不知程勇要说什么话。

  程勇一本正经地说:“嫂子,你们昨晚在哪里去玩的?——深夜都不见邓军回来;我还以为他失踪了呢。”

  李月不知是计,马上说:“我们没去哪里。我们哪里都没去。”

  程勇坏笑着看了看邓军,说:“哦,是在嫂子那边。——那应该很安全的。嘿嘿!”

  邓军用拿着馒头的右手朝程勇点着:“坏儿童!——纯粹是个坏儿童!”

  “嘿嘿!我是关心你嘛!”程勇看了看李月。

  李月这时明白了程勇的用意,羞涩着脸,说:“真是个坏透底的坏儿童!”

  程勇得意地笑着,说声“走了”,就迈开了步。不过他的步子并没有平时潇洒;他的腿像是有点跛。

  程勇嘴里哼着周杰伦的《千里之外》越走越远。

  这一天,程勇去了邮局,问清了制药厂那一带的邮编,本打算寄平信的,又害怕邮局给弄丢了,最终还是改用特快专递的方式将昨晚写的信发了出去。

  刚刚跨出邮局大门,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邓军说有谁在打听我。——会是谁呢?真的会是王小丽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