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色的冰2019-09-19 21:211,518

  后来,程勇在市里一家大型纺织厂找到一份管仓库的工作。程勇要做的事就是统计进货出货,将数据输入电脑,打印相关单据,签字。活儿不算重,但时间有时会超过八个小时。平时每周可休息一天;忙的时候就麻烦了——休息是想都不要想的。一个月下来,程勇能有3000元左右的报酬。——程勇的父亲曾让他回去帮着跑车,但程勇不干,说要“自己实实在在的干一干再说”。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

  一天,程勇和单位里要好的同事邓军走在街上,经过平安制药厂附近,看到一群人迎面走来。男的女的都有。程勇的目光无意扫了一眼人群,突然他像是触电似的哆嗦了一下。

  一个熟悉的女孩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圆而匀称的脸别致而动人——这是一张程勇终生都不会忘掉的脸。程勇紧张极了,甚至脸色都变了。他的心里怦怦直跳。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逃开呢还是该迎上前打声招呼。他想说话,嘴却像是被谁捂住了似的,怎么也张不开。——直到那个女孩和人们在一阵喧闹声中走过,程勇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你怎么啦?——中邪了?”邓军开着玩笑。

  “嗯?”程勇还没醒过来。

  “你今天中邪了吗?”

  程勇摇头:“中什么邪啊!——我在……”

  同事:“在打望?”

  程勇:“嘿嘿!……他们是哪个公司的?”

  同事:“应该是平安制药厂的吧。”

  程勇的脸上露出惊喜,问:“你认识他们?”

  “不,——我不认识他们。——但这个厂我进去过。我有一个朋友在里面做事。他跟我老婆是同乡。”邓军回答。

  程勇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惊喜。正好这时邓军说了如下的话:

  “我正打算去看看那位朋友。——愿陪我去吗?”

  程勇巴不得马上生出翅膀飞进去呢!他连声说:“好好好!——我陪你就是!”

  邓军看了程勇一眼,不明白程勇的喜色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夸张;心想陪我去见朋友不至于高兴得象个小孩吧。于是他开玩笑说:

  “你的目的一定不是陪我!——你是想进去打望吧!”

  程勇只是笑嘻嘻地说:“还真是为了陪你!——我只是没去过那个地方,感到新鲜——要说打望的话,我们单位的美女还少吗?”

  邓军想想,觉得程勇的话也在理——再说在公司里就有好几位长得漂亮的女孩紧追着程勇。程勇本身就是帅哥一个嘛。——可他还是有点不明白程勇刚才兴奋的内涵。

  程勇和同事边聊边走,很快到了厂区。在门口,他们被门卫拦住。邓军给门卫装了一支香烟,说,“我找个熟人。”

  门卫吸着烟,吸了好几口,像是要检验这烟的真伪似的。最后,他用手扶了扶头顶的大沿帽,说:“你那熟人叫什么呢?”

  程勇同事说:“蒋刚。”

  门卫“哦”了一声,命令似的说:“你把他的号码给我;我给你联系。”

  程勇同事只得如实做了。门卫用值班室电话一本正经地拨了蒋刚的号。对方很快回了:“喂!——老张吗,有什么事?”

  门卫:“蒋主任,有人要找你。”

  蒋刚:“谁呀?”

  邓军赶紧说:“邓军。——你给他说邓军!”

  门卫看看邓军,说:“你有一个叫邓军的朋友吗?”

  蒋刚:“有的。他有什麽事吗?”

  门卫:“他要找你。”

  蒋刚:“可我这会儿没在厂里呀!——你把电话给他吧。”

  门卫把话筒递给了邓军。邓军接过话筒,说:

  “老蒋,你在哪里呢?......什么时候回来呢?”

  蒋刚:“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邓军:“好的,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邓军听见对方挂了电话。他将话筒递还门卫。

  邓军看看程勇,说:“我朋友过一会儿就回来,我们就在外面溜达一会儿吧。”

  程勇跟着邓军从制药厂门口出来,在近处的街边转悠。为了消磨时光,邓军买了一袋花生,和程勇一边吃着,一边闲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