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冷色的冰2019-09-14 14:003,270

  对于电脑,程勇是喜欢的,甚至可以说是依恋的。这差不多是从他当中专生时就养成的习惯。和许多青年一样,他喜欢打游戏或是网上和人聊天。读书的时候,他特别盼望周末的到来。因为,到了周末,他不是自己弹弹心爱的吉他,就是和几个好友一起去网吧疯狂一个通宵。他起初打得最多的就是“CS”游戏。后来又打过一些新出来的游戏,但不知怎的,他总觉得还是“CS”来得过瘾。他喜欢把好友们分成两帮,俨然两支军队一样展开厮杀。如果要把“网虫”这个词送给他,那是真正的名副其实。后来,因为一些变故,程勇几乎放弃了音乐。这就让程勇把自己的嗜好几乎全放在游戏上了。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程勇中专毕业。

  就在那个刻骨铭心之夜遇到王小丽之后,程勇的思想起了很大的变化。

  他暗自发誓要彻底改变自己。

  到纺织厂上班都好几个月了,程勇几乎很少去网吧。也没有想到要在自己寝室装宽带。

  要是没有五四活动,要是程勇没有在那天碰到王小丽,程勇可能会选择对王小丽的无奈地放弃。——程勇清楚,王小丽在自己的心中,是占据着女神的地位。但自己在女神的心目中位置又如何呢?程勇并无绝对的把握。五四那天遇到王小丽的事,程勇对谁都没说。同寝室的邓军好几次要程勇“招供”,程勇都用别的话岔过去了。他想暂时保守这个秘密。他不想让人和他分享王小丽的故事。

  好几天来,王小丽那穿鹅黄色春秋衫的倩影不时在程勇心中盘旋。但程勇随即又会否定地摇头。小青倒是经常打电话过来。装宽带的事,她都催了好几次了。

  装就装吧!——犹豫了好几次,程勇最后做出了决定。程勇花了3000块钱买好了电脑器材,他甚至按照小青的吩咐把摄像头他都配上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得联系电信公司,把宽带给装上。

  这一天是程勇的轮休时间。天上下着小雨。程勇是个懒人,不喜欢带伞。吃过早饭,光着头就出发了。

  从厂区出来,银色的雨丝不疏不密地飘着。空中密布着灰色的云。偏东的一处显得更亮,一些云块不紧不慢地移动着。程勇没有恼意,他吹着口哨,路边的一棵树上红得发亮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又过了一片大大小小的水坑地,这才到了乘车的位置。

  大巴车来了。程勇和几个等车的人挨个儿上了车。

  程勇在一个靠窗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窗玻璃上,布满了一条条闪亮的雨针。程勇想起了一位散文家的文章中“春雨像花针”的句子。“现在该算暮春时节了吧?”程勇不经意地暗想。

  大巴车启动了。到了下一站,又停了。

  几个乘客上了车。

  一个女孩儿挨着程勇的身边坐了下来。程勇将身体微微向里侧让了让。

  一股浓烈的药香从右侧弥漫过来。程勇感到一阵眩晕。程勇的眼睛看着窗外的雨和景色。但他的眼睛的余光还是将女孩儿的信息收集了起来:白色外套,黑色短裙。

  不知怎的,这身影让程勇很自然地联想到王小丽。尽管程勇见过的王小丽从未穿过这样的服装。程勇大胆地看了女孩儿一眼。女孩儿正在低头玩手机,很漂亮,脸蛋红中透粉,秀发如瀑布,腰身凹凸有致,线条迷人。——不过,在程勇的感觉中,王小丽的脸更圆润一些,也更适中一些;王小丽的头发是扎一束的,而这个女孩儿是头发的散开的。程勇不明白,自己这一趟是为小青而来,心里偏偏还装着自己都琢磨不透的人。

  女孩儿意识到程勇的目光,自然地抬起了头。

  程勇这才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目光。

  下车后,程勇来到这个城市的繁华地段。他穿行在花花绿绿的伞阵中,浏览着微雨中的景致,显得轻松愉快。程勇知道,穿过市区广场,经过糖果超市,再折进一条街,就到了电信营业厅。

  程勇的手机响了,是邓军打来的。

  “今天下午有没有时间?”

  程勇边走边说:“有啥事啊?”

  邓军:“我和李月要搬出去住。——我想让你帮着搬一些东西。”

  程勇:“搬出去住?——怎么回事?——是我影响了你们的二人世界吗”

  邓军:“你小子想到哪里去了?——这跟你没球关系。”

  程勇:“那你搬哪里去住呢?”

  邓军:“我们到xxx去租房。那里离厂区也不太远。”

  程勇:“怎么不让厂里给你们解决?——要不我搬出去住吧?”

  邓军:“你也晓得,这种情况厂里是不管的。——你见鬼了,谁让你搬出去住了?——就这样,下午有时间就帮我搬一下东西。”

  程勇连声答应:“有有有!没问题。——办完事我很快回来。”

  挂了电话,程勇加快了步伐,继续往前走。

  程勇已经快走过糖果超市了。

  咦,那雨棚下的人是谁?——怎么这么熟悉?

  程勇停住匆匆赶路的脚步,他的身体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弯。

  没错,那就是王小丽。

  她今天的穿着显得非常素美。一件青灰色翻领连衣裙衬出王小丽高挑适中的身材、落落大方的气质。头发照例束在脑后,给人清爽整洁的感觉。她的亮亮的前额右侧,一绺秀发自然垂下,象一挂精致的瀑布,为她平添几丝可爱。她的脸蛋白里透红,双眼皮的眼睛大而有神,眉毛似两道弯月,鼻梁高挺,嘴唇小巧。她的胳膊白白嫩嫩,她的双腿细细长长。腰间扎一条窄窄的暗色皮带,恰到好处地显现出王小丽迷人的腰身和曲线。她的脚上,是一双青蓝色凉鞋——这和连衣裙的颜色形成自然的照应。

  “刚才车上的那个女孩儿和王小丽比差一大截呢。”程勇在心里暗想。

  王小丽站在糖果超市外的一处遮雨棚下,守着一大堆袋装的东西。她的眼睛朝糖果超市门口张望着。

  她在这里干什么?程勇皱起眉头,脑袋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样的不期而遇,虽不是第一次,但程勇心依然怦怦直跳。

  “也许,这是向王小丽表白的绝佳时机。”这样想着,程勇慢慢向王小丽走了过去。

  王小丽的目光一直是朝着超市门口的。待程勇都走到面前了,她才猛然意识到有人在注视自己。

  “嗨!——你好!”

  程勇的问好声显然让王小丽吃了一惊。对她而言,程勇就像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她用微微紧张的口气回道:

  “你好!——你......你这是到哪里去呢?”

  程勇头发微湿,一张脸显得很生动:“我去电信营业厅。——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你。”

  王小丽:“要装座机?”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

  程勇:“那倒不是。手机都普遍了,还装座机干啥。——我这是去装宽带。”

  王小丽为自己的判断不准抿嘴笑了。她的嘴唇弯成了一轮小巧的月亮。

  程勇的心里一动。他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你今天是买......”

  他的话还未完,一个瘦高个青年从糖果超市走了出来。他年龄约二十三、四岁,戴着一副精巧的眼镜,手里也提着一袋沉甸甸的东西。

  “小丽,喜糖买齐了。”瘦高个儿走近王小丽,看也不看程勇,目光直视王小丽说。

  程勇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

  王小丽的精力也转到了身边那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上:“那就回厂吧。”

  程勇的头顿时嗡嗡作响。

  王小丽要结婚了王小丽要结婚了王小丽要结婚了......

  程勇本想撑一下最后的面子,说句帮忙搬糖果什么的,但瘦高个儿掏出了手机,“嘟嘟嘟”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罗兵吗?你让把车开过来吧。喜糖我们已经买好了。”

  程勇感到天旋地转。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成了多余的人。必须立刻离开。

  他没有听清王小丽对他的一句问话。只茫然地应了一声,匆匆向王小丽告别。本想象征性地祝福王小丽一句。可一看瘦高个儿那面孔,就再也不想说什么了。

  当他失魂落魄地出现在电信营业厅的时候,程勇觉得恍如隔世。

  营业厅里此时人不多,只有稀落落的两三个人缴费或是办理新业务。

  程勇目光迟钝地站在窗口,一瞬间,竟然忘了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你要缴费吗?”一人眉毛画得过浓的营业员问。她的窄窄的脸让程勇很不舒服。

  程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来......我来装宽带。”

  营业员觉得这人有点神经兮兮的:“装宽带?——身份证呢?”

  程勇浑身一通乱摸,半天才找到身份证。

  营业员复印了身份证。这才扔过一份宽带安装协议。就在程勇低头填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字、数字时,程勇听到了服务台里面的窃窃私语:

  “注意到没有?——那个人有点神戳戳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