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卑微的尊严 放下很难
断梦2019-09-20 10:192,087

  在我26岁生日那天,在万家灯火的孤独中,我独自望着明月许愿,独自品尝着勒桦红酒。突然接到了一个犹豫了很久却未曾拨过的号码。是那位狱友的电话,他居然祝我生日快乐。

  虽然当时我很震惊,但是平静下来的我知道,这是叶辰想要说的,只不过,是由他转述而已。我向他追问叶辰的情况,而他告诉我,已经有了整整三年没有他的消息了。在那次事件之后,叶辰将打工赚来的所有钱留在了家中,大学也没法继续就读,便悄悄地离开了家乡。不过在他离开之前,有天喝醉的他,向他讲述了很多关于我的事情。

  我的好奇,我的粘人,我的倔强,我的大胆,我的独立,我的细腻,我的多愁善感。我没想到,他居然把曾经那个不信任他的女友的所有,都告诉了狱友。而狱友告诉我,在那之前,他口中永远只有娜娜和父母。

  虽然他默不作声地离开了,不过每个月,他都会定时给家里送两笔钱。一笔是孝敬父母的,另一笔是孝敬娜娜父母的。娜娜母亲是在病床上昏迷了三个月才醒的,而娜娜父亲,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直到去陪伴娜娜,也没有再睁开一眼。

  “又玩失踪,他为什么总喜欢玩失踪?很好玩吗?”

  我嘴上嘲讽,心中偷乐,而眼中,却不争气地满是湿润。在我唯一保留的那段记忆中,他总在失踪。躲避别人异样的目光而失踪,躲避舆论的压力而失踪,那现在呢?是为了躲避什么?总不可能是躲避因为一时气话,已经在异国他乡漂流了七年的我吧?

  那天,我的生日是狱友陪我过的。我俩通话两小时三十五分,充电宝用了两个。虽然没有祝贺的歌曲,也没有甜美鲜艳的蛋糕,但是在狱友的讲述中,我重新认识了他,感到了他记忆中仍旧保存着的爱。

  在过完生日后的第三天,我辞去了摄影工作室的工作,准备展开一个放肆到居无定所的生活。我想,我也该放下自己当年那句卑微的尊严,是时候回到久别的故里,还有曾经放飞了一只风筝,两种情愁的望星崖看看。

  就在我回到家中,收拾行李时,在好久没有关注的信箱中,发现了一份因为受潮变得皱皱巴巴的信。而寄信地址,就在我居住的纽约。

  我打开信封,展开那张信笺时,平静如水的内心,再次泛起涟漪。熟悉的笔记,熟悉的意境,一切好像回到了七年前的清明节前。那时的我,还沉浸在准备托福终身的爱情中,那时的我,每天还有时间和心思使小性子,那时的我,幼稚到以为沉默就是默认的事实当中……

  “独剪寒窗红烛泣,久见故人异乡思。金凤白蝶成旧梦,却无新人同线舞。青春诺,虽已散,今生年华未书完。”

  这首没有格律的词虽然没有写完,但是我感到了他的存在,他就在我的身边。可他宁可久见故人思,也不愿出面相见欢。难道当年的那句话,真的深深刺痛了他?

  站在我的小花园中,拿着信笺的我没有哭。我知道,此刻的他一定就在不远处看着我。我那颗早已支离破碎的小心脏,此刻绝不能再被他偷窥到。

  我毅然离开了纽约,靠着摄影兼职的微薄收入,我居然踏遍了半个欧洲,走遍了整个南美,行遍了整个亚洲,唯独没有再回到纽约,也未曾踏足我思念已久的故里。

  当我每次拿出手机,看着回国的机票,口中计算着时间,然而在选了座位,就剩付款时,总会不自主地按下取消订单。无数个深夜,我将自己蒙在被子中,那一刻,是我最讨厌的脆弱不堪的自己。

  难道自己的那点自尊颜面,真就无法放下吗?放下,难道真的就那么难吗?虽然每次在深夜偷哭之后,我都会在心中告诉自己:放下吧!明天回家!

  可是到了第二天,拿起手机的双手,依旧重复着毫无意义的动作。直到那天安瑶的电话,我终于不再执拗毫无意义的执着。

  “子馨,我家的二宝出来了,你这个做干妈的,是不是该回来发现金红包了?”

  “啊?二胎都生了?”

  我当时很惊讶,因为当年安瑶的梦想,是做一个生活在爱情中的丁克。有了第一个孩子,是为了不切实际的爱情婚姻。而现在,她居然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看来时光真是可怕,它可以改变一切看似坚如磐石无可扭转的东西,包括捉摸不透的人心。

  “子馨,我知道,这么多年你都不回来,一定还是在为了当年的那句话吧?何必呢?”

  是呀!何必呢?曾经生活在梦想中,畅想能够游曳在爱情中的我,已经将那个我留在了看到七彩蝴蝶风筝的空中。现在的我,只不过是有着穆子馨这个名字的另一个我。

  “后天,让你家杨凯接我。我等会给你把时间发过去。”

  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地答应。甚至内心有一丝激动,好像盼望多年后的一场重逢。但是,重逢,又该重逢什么?

  当天,我买好机票,用迫不及待的截图方式,将机票的时间发送给了安瑶。而她回复给我的,居然是偷笑。我明白,她是在偷笑我只是在等待着一个借口,一个值得自己丢开卑微的尊严,撕掉无用誓言的借口。

  当我在阿姆斯特丹机场登上飞机,在飞机向着蔚蓝之上冲去的那一刻,窗外,我再次看到了一只风筝,而这次的风筝,居然是那只被我深埋在记忆深处,七年也未曾擦拭的风筝。

  洁白之上,没有任何浓墨重彩,只有双翅之上深入骨髓的两首诗句。

  ‘冷烛无烟绿蜡干,芳心犹卷车春寒。一缄书札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折看。’

  ‘金秋未寒红梅艳,凄冷红烛芳心暖。两盏淡酒思冬雪,却怕北风落妆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