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春花秋风时光流转,又是梅子花开
无垠22019-11-24 09:433,356

  时光辗转。日子过得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但日子就是这样,无论你过得怎样它都不会停下脚步。转眼秋天过了,冬天也过了,到了春天。

  春天百花齐放。而叶梦梦院子里花也开了。

  花开得甚好,叶梦梦坐在屋子里隔着窗就能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她被香吸引,干脆每天拿着绣绷往院子里坐。

  这日,叶梦梦起得稍晚一些,醒来时太阳已透过纱窗射了进来。叶梦梦觉得今儿太阳娇艳异常,这大概起晚的缘故。她对着镜子细细整理一番,然后端起装针线的篮子就往院子钻。

  刚一推开院门,就见青儿与萍儿站在院门口说着话,两人一人站在院里一人站在院外。萍儿的脸正对着她的方向,只见她满脸惊恐,手里还在比划什么,一见到她,立马就收了口。

  叶梦梦不由有些惊奇。正在叶梦梦惊奇之间,青儿已向她走来,边走边笑着道:“老爷刚刚还说,你难得睡个好觉,让你多睡会。我说这都日晒三竿了,小姐就算是再能睡想必也醒了,况且她胃不好,早上怎能不吃东西?我这会子送过去,说不定恰恰就赶上了。可不?就给我说中了!”

  叶梦梦闻言,这才注意到青儿手里托着个托盘,上面摆着几样精致的早点,正热气腾腾地冒着青烟,于是懒洋洋往里屋一指,“我这会子没什么胃口,就给我放屋里吧!我一会再吃。”

  “这怎么能行?”青儿眉头一皱,用一副不容反驳地语气道:“这放凉了也不好吃,再说对胃也不好,你多多少少得吃点。要不,我去拿几颗腌好的梅子给你开胃?今儿早上我尝了几颗,味儿可好了!”

  “罢了罢了!”叶梦梦摆了摆手,坐下,“我随便吃些!”

  “对了,我刚刚我见你在门口与萍儿说着话,仿佛说得很起劲,都说了些什么?”吃着,叶梦梦又问。

  “这个……说起来话题倒有些长了!”叶梦梦觉得青儿嘴里可能含着颗梅子,说话有些含糊。

  叶梦梦一顿,“很复杂吗?”

  “哦,不,说来也简单。”青儿指了指桌上的早餐,“要不你先把早点吃了,我一会再讲给你听?”

  “我吃饱了!”叶梦梦夹了口菜往嘴里一放,便道。

  “就吃这么一点?”青儿站起来看了看,皱眉道,但随即又摆了摆手,“罢了,罢了!”说着将桌上碗筷一收,依旧放回托盘之上,端着出了房门。

  叶梦梦在原处坐了一会,后又想,这去厨房也不近,她可能要一会才来。于是便拿着绣绷坐到院子里的藤椅上。

  刚坐下没一会,叶梦梦便觉身后有影子晃动,跟着又是一阵轻微细碎的响动,起先叶梦梦以为是青儿,可细听之下又觉得大像是人走路的声音,便疑心是猫狗之类,回过头来刚想喝斥,哪知就对上了青儿那张俏皮的娇面。

  青儿是从藤椅后窜出来的,叶梦梦回头,差点就与她碰了鼻青脸肿,若换作别人,准吓了一跳,可叶梦梦却极为淡定。

  反倒是青儿,又是抚胸又是惊叫,“呀!吓死我了啊!——小姐你怎地突然就回过了头?”

  叶梦梦狡黠地看着她,回怼道:“分明就是你想吓我吧?”

  青儿被戳破意图,乐得咯咯直笑。

  “你来的正好,我正要问你呢——你看我这绣得怎样?”待她笑完,叶梦梦才慢条斯理地将绣绷递到她面前。

  自上次以后,叶梦梦就再没问过这类的话题,鉴于上次那样的情况,青儿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夸赞两句,于是随随便便一瞄,便道:“这芍药绣得甚好!”

  “这是牡丹。”叶梦梦眼皮也不抬,不悦地更正道。

  青儿没想过会犯这层错误,呵呵干笑两声,“哟!原来是牡丹啊!不过我向来都是牡丹芍药不分的。”

  其实青儿是分得清的——她一直觉得牡丹要盈润得多,而芍药看上去就像是减肥过度精神不佳的牡丹。

  “好了小姐,别绣什么花了,我们走走说说话?正好梅子花也开了,就去那转转?”青儿丢开绣绷,便过来拉扯叶梦梦。

  “看梅花?”叶梦梦正有此意,但想着梅花就一株两株,一眼就能尽收眼底,有甚好转的?是以仍坐着不动,犹疑地看着青儿。

  青儿噗嗤一笑,拽着叶梦梦的胳膊摇晃了两下,“哎呀我的傻小姐啊!是梅子花而不是梅花。这个季节哪来的梅花?”

  “梅子花都开了?”叶梦梦一愣,恍然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心想这日子可过得不知不觉啊!但随即抖抖身上轻盈的衣裳,觉得自己是真傻了!

  梅子林虽然就在庄外,且与叶梦梦的小院也不过一墙之隔,可庄子毕竟不小,而庄子四周都肃立着一堵高高的院墙,叶梦梦要穿过走廊花园往大门出去,可说也有一段不长不短的路程。

  一路上,青儿叶梦梦边走边聊着。

  “我跟你说啊,那廖公子又来了!”青儿道。

  叶梦梦没有反应。

  这是青儿第三次对叶梦梦提起这个人,且距上次已有半年,换作是别人都不会有多少印象,又何况是心无他念的叶梦梦?

  可青儿再次提及,显是有一番话题。

  “这些天他老往这跑,我看定是对你有意。”青儿又道。

  “这怎么可能?”叶梦梦轻笑一声。心想,跑就对她有意,这什么逻辑?爹的朋友只怕也不少,那么隔三岔五来的岂不都对她有意?

  随即又想,估计这人年轻,才使青儿产生了误会吧。

  只是别说是近半年,就是以往她也甚少和叶家庄以外的男子碰过来面,没见面又何来“有意”“无意”之说?

  想着,又道:“怎么可能?连面都没见过呢!”

  “你咋知道没见过呢?”青儿道:“半年前我看他老往这边院子钻,许是人家见了你都不知道。又或者,他大概是不知早先在哪无意间留意到了你才特意找上门的,要不又怎会凭空冒出这么号人物?起先我想他大抵不过想卖弄下才学先讨老爷欢心,甚至或许也已表明心迹,哪知老爷根本瞧他不上,虽与他聊得欢,却只一个劲鼓励他去科考。关于鼓励科考一事,这可是我亲耳听闻,当时他们就坐在前院的花园里,而我则在不远处的桂花树下,我听得清清楚楚,记得老爷说没钱他可资助。也不知他究竟去了没,不过我想他大概也经过一番思量,觉光靠才学无望,便让自己发了笔横财。若真是如此,他这般用心可谓用心良苦。”

  叶梦梦听闻此言,不由信了几分,冷哼道:“那也不见得——能这么快挣来一大笔钱,说不定来路不正。”

  跟着,又带着几分怀疑地神色看了看青儿。她觉得桂花树离花园不算近,一般人就算能听见,也不可能听得清清楚楚,她这么说……

  青儿没留到她份神色,继续道:“半年前他确实穷得叮当响,连衣服也没件看着体面的,老爷当时留他住几日大抵觉得他健谈可以解解闷,或许不是真把他放在眼里,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他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挣了一大笔钱,还说什么要挨着我们庄子盖一座大宅子与我们做邻居,我看老爷很有几分意思,他每次来,都说让我去请你。”

  “那又怎样……”叶梦梦仍是冷哼,语气极为不屑。

  青儿又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廖公子我是见过,人长得还过得去。老爷总是夸他,说他特别有才华,随便对着棵树亦树叶都能作出一首诗来,简直都快赶上那个七步成诗的曹,曹什么……即使没钱,将来也必成大器。”

  “曹植?”叶梦梦一脸鄙夷,“算了吧!酸里酸气的,我看未必有什么真才实学,而且就算有真才实学,又有什么好显摆的?”

  说完,她又不由想起了白雨漠,她想,他也满腹才学,可也没见他四处卖弄?

  但后又不禁琢磨青儿这番话的用意,遂警惕地看着青儿,“你该不会也……”

  “哟,小姐,你可冤死我了!”未待她说完,青儿就忙叫苦道:“老爷几次让我请你,你可有收到消息?我不都替你回绝么?我哪次忤逆你的意思?”

  叶梦梦想了想,一阵唉声叹气后低语,“我这不是担心你太为我着想了么?见着好的就情不自也为我出谋划策……”

  “小姐……”青儿语气诚恳又气愤,“凡事取决于你自己,你若不愿意别人能拿你怎么着?就是老爷都还得听取你的意见?不管廖公子对你如何,你若不愿意,谁也拿你没法啊!”

  叶梦梦沉默。

  “不过……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只怕老爷从此就上了心,不是廖公子还会来个什么张公子王公子的,小姐可要有个心里准备……”

  “那又怎样……”叶梦梦冷哼一声,语气铿然。仿似在说,诚如你所言,我不愿意能怎么着?

  说话之时,她脸微微一扬,一抹坚毅之色在眸中一闪绽放开来,但不知怎地,又不自禁划过一丝似有若无的伤感。

  青儿点头,附和道:“且小姐你如今到底年纪还小,就算拖个一年两年也没什么,而且说不定过个一年半载姑……那……白公子就……”

  青儿说这话本来是想着让叶梦梦高兴,可哪知叶梦梦却是将头一垂,仿佛带着几分伤感,便不再往下说。

继续阅读:第九章 白衣少年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