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心如磐石坚如铁,俏丫头疑作红娘
无垠22019-11-24 09:553,302

  “咦,小姐你看那是什么?”说着手指向凉亭的石桌。

  叶梦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上面仿佛搁着一把折扇。

  青儿跳上前一把抓起,然后打开一看,不由“咦”了一声。

  叶梦梦瞥了一眼,只见上面画了个美女,眉目竟有几分似她,心下了然,而后带着几分怀疑的神色看向青儿,她觉得她真有和他们是一伙的可能,但并未言明。

  “这估计就是那廖公子之物,他故意搁这,目的是要间接性地向您表明心意。您看,这画的是您呢!哟!可真像!”

  叶梦梦又犹疑地看了青儿一眼,然后瞥向那画,不由打心底里佩服,心下暗叹:果然不愧为才子!

  但佩服归佩服,却不代表她就认同他这个人,一想到他对她的一番心意,不由挑刺道:“这画可真粗陋啊!有形无神!”说着指了指画像美女胸部上那一道沟壑,“而且……你看!我何曾穿这样的衣服?”

  “哟!小姐,他这是赞誉你,将你比作嫦娥。你看!旁边还提了首诗呢。”青儿见她如此说,不由为廖公子抱屈。

  叶梦梦闻言,心中犹疑更甚,正待要发话,忽听到身后一阵悉数声。两人俱是一惊,特别是叶梦梦,瞪大双眼往后一瞧,只见一个小头提着一个大篮子在梅子林里窜来窜去,口里似还哼着小曲,不由吁了口气。

  “是萍儿呢!”歌声越来越近,青儿一听便能辩出声音来。

  “小姐,你们也来赏花啊!”萍儿也终于发现了她们。

  “萍儿,你提着大篮子做什么?”青儿见萍儿蹦跳着在花枝上翻来翻去,不由好奇地问。

  “我摘花呢!”萍儿答道:“你不知道,这花过密了反而不利于长果。”

  “这个我知道。”青儿道:“疏花嘛!可是往常不是专门有人做吗?”

  “我这是要采些回去用呢!”萍儿道:“ 做脂粉。”

  “咦,不是说用桃花做最好吗?”

  “谁说的?”萍儿道:“我一直都是用梅子花。你看我皮肤多好?”说着,往自己脸上拍了拍。

  青儿隔得远自是看不清,但她素来知道萍儿皮肤好,不由心动,但看了看叶梦梦,又想想刚刚说漏嘴的话,觉得还是算了。

  “你去吧!”叶梦梦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

  “可是……”青儿犹豫。

  “我就在这亭子里坐一会。”叶梦梦道

  青儿听她语气平淡,又见她往石凳子上一坐,表情并无甚异常,但仍是不放心。

  “你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亭子坐会。”叶梦梦语气几乎命令,想是她又想一个人静静。

  “好吧!”青儿无奈,她想,就在这附近转转,时不时往这边看看,这总该没问题吧?

  “篮子这样大,我也装里面,不够回头我再来采些!”青儿走过去便摘下最大一朵。

  “这个不能摘,这个也不能摘的。”萍儿忙道,然后又指点道:“嗯,这样就对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言地说着,起初青儿还记挂着叶梦梦不时往凉亭看,可渐渐地就抛之脑后,待到篮了盛满才猛然醒悟,探出头去,哪还有叶梦梦影子?

  “呀!小姐,小姐……我原想着采一会就去看看她,哪知竟忘了!”青儿惊叫道。

  “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小姐那么大个人了,即使不想赏花,也会自个回去的。”萍儿满不在乎地道。

  “你不知道……刚刚我不小心给说漏了嘴……”青儿不由急得团团转。

  “那我们在梅子林找找吧!”不待青儿说完萍儿便已悟了过来肃然道,又看着高高升起的太阳,“又或者她回去了也未可知!”

  “她一定是去找白雨漠了!”青儿猛地跺脚道,一时没了主意。心想,若是找不到就罢了,说不定转几圈就回来了,但倘若那人真是白雨漠让小姐找到,那一切就很难预料……

  可是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这不符合情理啊!就如像她说的,他跟县老爷又没仇!而且如今他家破人亡了,哪还有闲心管闲事?

  但就怕万一……如今他已经家破人亡了,若再背上一个凶手的罪名,又怎还能给小姐幸福?

  “这也不一定啊!要不我在梅子林找找,你先回庄子里看看?眼看就要吃中午了,若小姐没的话,说不定那边已经开始找人了!”萍儿道,说着,便将一篮子花递到青儿面前。

  青儿想了想,觉得有理,便将篮子接过,匆匆出了梅子林。

  大厅中,王婶果然已备好了午饭。

  “午饭都备好了,四处找也不见有人……”王婶见青儿进了门便迎了上来,待她见到只有青儿一人时,不由皱眉“咦”了一声,“……小姐没跟你在一处?”

  小姐她……没有回来吗?青儿差点脱口而出,但显然这话没有说出口的必要。

  “你这丫头,不是让你跟着小姐么?”叶庄主责备道。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去找?”叶庄主又道。

  他虽这么说,但样子看上去并不十分焦急,他大概是想叶梦梦到底会武功,不至于出什么事。

  可是青儿就不一样了,她怎能不急?

  青儿忙将篮子递给一丫环,也不及交待两句,便匆匆转身出了大门。

  青儿径直往圆月楼去。此时是午饭时分,圆月楼下上人满为患。青儿跨进门就往二楼上去,也不理会跟在屁股后的小二,然后挨着桌子扫视,果不其然,在酒楼近窗边的位置坐着一个白衣少年。

  青儿一眼就认出了他,尽管他已变许多,头发有些蓬乱,衣服也不再整洁,脸上已有了苍桑的味道。

  他对面也确实坐了一位年轻姑娘,可并非叶梦梦。

  那姑娘大约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但举止神情却与叶梦梦有着天壤之别,她大大咧咧地坐着,竟毫不顾忌地如男子般也提着个酒壶喝酒,不过所幸的是她与对面的白雨漠似没什么交流,两人看上去就像是恰巧凑成一桌的食客。青儿也深信如此。

  两人皆是侧身对着青儿,且白都仰着头灌着酒,因而并未留意到青儿正注视着他们。

  青儿踌躇了片刻,思考着到底该不应该上去打个招呼亦或者问下有没有见着小姐,可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按照萍儿所说,凶手若是白雨漠的话,那么他大概是从早上坐到现在,小姐若是真来找白雨漠,必是早来过了,因何小姐会不在这里?那大概因是见白雨漠对面坐着个姑娘产生了误会,又或者两人见了面说了些什么,白雨漠大抵因落魄了不想搭理他而把她气走……总之呢,问了也是没用。

  出了圆月楼,青儿一下子没了方向,她不知究竟该往何处寻找小姐。她想或许小姐已经回去,或许还在哪条街上闲逛,又或许指不定躲在某处伤心,但无论怎样,既然都出来,怎么也得再找找。

  青儿在路边摊贩随意买了点东西吃,然后沿着街道转了几圈,不知不觉一个下午已过去。

  待到黄昏时分,天忽地暗了下来乌云密布,阵阵风呼哨而过,这是要下雨的征兆。青儿找寻叶梦梦无果,心里想着或许她真的已经回去了。于是忙往叶家庄赶。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青儿几乎是跑着回去的。所幸她跑得快,刚跨进门,一场大雨就来了。

  这场雨来猛烈,雨珠子足足有脚趾般大,且密集,正应了那“倾盆而下”的四字成语。

  青儿想,若然再慢半分,就成了落汤鸡了!

  想着,不由嘘了一声。

  跟着她听到无数嘘气声,一看才发现门口竟堵了许多人,看着都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都像刚从外面回来。

  不用说这些人大抵也是出去找小姐的。也就是说小姐并没有回来?想到这,青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随着嘘气声渐落,众人的神情转为紧张,青儿侧过脸一看,只见叶庄主阴沉着脸从里面踱了出来。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焦急地望着外面如帘子般的雨,只觉得进也不是出也不是,一时间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原地打着转。

  正在这焦急万分之际,叶梦梦如救星般奇迹地出现在了门口,只是周身湿漉漉的,整个身子还在发着抖。

  众人见了叶梦梦回来,紧张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皆蜂拥而上将围成一团,搀扶的搀扶,嘘寒问暖的嘘寒问暖。

  叶庄主见叶梦梦,虽仍板着脸,但情绪也已缓和下来。他看着叶梦梦一身狼狈,又心疼又忍不住责备道:“你看你,要出去玩也不招呼,你不知道大伙都在到处找你?下雨也不知道快些往家里赶,你看你都成了什么样了?”

  “爹,我没事!”叶梦梦语气平静,就如同大人安慰小孩一般。

  “罢了!罢了!”叶庄主无奈地摆了摆手,“快去泡个热水澡去寒,再换见干净衣裳。回头别受了风寒。”说完,便让大伙都散去。

  叶梦梦在大群丫环拥簇之下又回到小院。第二日,叶庄主一语成谶,叶梦梦果真高烧不止。

  叶梦梦昏昏沉沉地睡着,只觉得浑身酸无力睁不开眼来,然后模糊中感觉有摸她的额头、按手腕、擦汗之类,最后似给她灌了药,又迷糊睡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不告而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