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姐妹惊逢
踏歌行2019-10-22 11:052,946

  第二天下午2点多钟,陈小丽一身素雅套装,乘地铁去往大世界商务会所。

  大世界商务会所位置很好找。陈小丽走进大厅,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客户经理迎上来。陈小丽说明来意,这位经理到一旁对讲机说了什么,回头满脸堆笑地说,请稍等,马上就安排几名技师,一对一地接受访谈。陈小丽表示感谢。

  这时,陈小丽听到一个女孩的惊呼声:“哎呀,好像啊!”

  她转过身一看,大厅当中的收银台里,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孩正好奇地看着她。

  旁边,一个盯着电脑显示屏的女孩抬起头来说:“嚷啥呢?像谁呀?”

  当这个女孩的目光落到正在大厅中间的陈小丽脸上时,也不禁惊呼:“哇塞,真的好像我们的37号技师耶,像双胞胎一样。”

  大厅里没什么人,很安静,这两个女孩的对话,陈小丽显然是听到了,面带微笑地走向收银台。

  “两位美女好,你们说我很像你们的一个朋友吗?我很荣幸哦。”

  “是啊,我们的37号技师跟你长得好像,脸型,身材都很像,你要不信,我们把她喊出来,比一比呗。”

  “好啊,我也很好奇。”

  陈小丽初到这个陌生的桑拿会所来做调查访谈,没想到一来就遇到说有“技师”跟自己长得很像,压根儿就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想的只是可以借机套近乎交个朋友,调查访谈工作更好开展。

  身后传来一串高跟鞋踩踏大理石地板的声音。“小美,你看看她和你是不是长得很像啊。”站着的那个收银小姐说道。

  小美!听到这个名字,陈小丽心理咯噔一下,下意识地转过身来。

  啊-------!陈小丽一看,怯生生地站在面前的这个女孩真的是姐姐小美,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然面前这个女孩穿着一身粉红超短裙,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抹着浓浓的口红,以前从来没有看见姐姐小美这样穿着过,但作为一起生活过10几年的同胞胎姐妹,她从眼神中就能一眼认出面前的就是姐姐小美。

  陈小美一看转过身来的陈小丽,也是瞬间惊呆了,抹着口红的嘴巴张成O型,双只手捂住嘴巴,没有发出声来。

  还是陈小丽反应快,强装很惊喜的样子,露出僵硬的微笑,转身对那位收银小姐说:“天啦!真的好像,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啊。”接着,她走向接待他的那位客户经理说:“真是太有趣了,第一次来你们这儿,就遇到一个双胞胎一样的姐妹,能不能安排一个单独房间,我想先跟这位技师单独聊聊。”

  “没问题,小苏,带这位女士和37号去2楼202房间。”客户经理对其中一个收银小姐吩咐道。

  “好的,请跟我来。”小苏走出收银台,往旋梯上走。

  陈小丽跟着走向旋梯,同时向小美抬手做召唤状,轻轻地说道:“我们上去聊聊吧!”

  小美一言不发,怯生生地跟在后面往上走。另一个收银小姐和客户经理目送她们上楼,居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三人进了202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圆型窗和两个床头柜,床上没有任何用品,床头柜上散乱地摆着一些杂物,看上去是一个废弃未用的房间。

  “你们聊吧,我去给你们倒茶。”小苏走出去,顺便带上房门。

  陈小美依然怯生生地低着头,站在靠里的位置,披肩长发垂下来,遮住了半张脸。

  陈小丽放下手提包,走过去抓住陈小美的双肩,看着陈小美的脸,止不住的眼泪从眼眶里不停地往外涌,嘴唇哆嗦着,不知说什么好。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小苏送茶过来了。

  陈小丽连忙放开姐姐,后退几步。

  小苏直接推门进来,从托盘中向床头柜放下两杯热气腾腾的菊花茶,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们坐着聊啊,这间房好久没用了,比较脏,你们将就一下。”

  “没事儿,谢谢你啊!”

  “不客气,你们慢慢聊。”

  门又被轻轻带上,屋子里恢复寂静。

  陈小丽又走向姐姐,一把抱住陈小美,抚摸着陈小美的背。

  陈小美发出轻而凄婉的哭声,一边哭一边耸动着双肩,眼泪像雨后树叶的水滴一样,滴湿陈小丽的肩头。

  陈小美越是不说话,越是痛哭,越是证实着陈小丽难以接受的事实:双胞胎姐姐居然是一个非法的性工作者。

  陈小丽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流,既感痛惜,又感悲哀。

  两个双胞胎姐妹,几年未见,见面都成泪人。

  两个人抱头哭了好一会儿,还是陈小丽先抑制住眼泪,一只手伸到背包里,掏出纸巾,给陈小美擦拭泪水,轻声道:“姐,别哭了,好几年没见,你受苦了。”

  陈小美还是止不住地哭。多年漂泊在外,没想到以这种方式见到亲妹妹,一直苦心隐瞒的身份还是被暴露了,而且暴露得这么猝不及防,眼泪里,既有难堪,又有难受,更多的是这几年一个人默默承受的压力、幸苦、心酸的一股脑宣泄。

  陈小丽抚摸着姐姐的头发,看着姐姐的脸,曾经跟自己一样美丽、纯洁的脸,经过风尘的熏染,长期的熬夜,浓妆的刺激,显得比镜子中的自己要老好几岁。

  岁月的痕迹都写在女人的脸上,但生活环境的差异,让两张原本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姐姐的脸显得得多沧桑。

  陈小丽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姐姐的脸,越看越心疼,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姐,别哭了好吗?你什么时候来的魔都?你这几年到底怎么过的,都告诉我好吗?”陈小丽轻抚着姐姐的头发,一边安慰着。

  陈小美由哭泣变成啜泣,悲伤得双肩一颤一颤的。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在多年未见的亲妹妹面前,陈小美积压在内心的苦和累,像沉睡的火山里滚烫的岩浆被激活一样,不可阻挡地要喷涌而出。在陈小丽的安慰和引导下,陈小美把从东都工厂打工到如何进入风尘以及如何来到魔都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但与卫立峰的事情,实在太过难堪而没有讲。

  陈小美一边讲,陈小丽一边流泪,为姐姐这几年的艰辛感到一阵一阵的痛苦,就像有人用尖尖的锥子,一下一下地扎着自己的心。

  陈小美讲完,已经不哭了。倒是陈小丽一把抱住姐姐,难受地哭出声来。

  陈小美一动不动,不知道说什么好,任由妹妹抱着她轻声地哭泣。

  陈小丽哭了一会儿,停止哭泣,自己擦干眼泪,冷静了一下,对陈小美说:“姐,这个地方你一定不能呆了,赶快离开吧,好吗?”

  “我是打算要离开的,本来两个月前就离开的,可是——”陈小美说到这里,想到李金,就把和李金怎么相识的,两个人准备一起去做生意开花卉店,以及李金遭遇一场事故骨折的事情,补充地讲给妹妹听。

  陈小丽一听,觉得李金这个男孩能接受姐姐,还真不错,对他们两人计划开店非常赞成,并说自己经济上已经基本能自理了,再也不要姐姐给她一分钱,母亲做手术的钱,近期也有办法解决,要姐姐不要再想怎么多赚钱了,尽快离开这里,去过正常生活。

  陈小美答应妹妹的要求,说明天就请个长假,到下个星期领到应得的工资,就彻底离开。

  陈小丽说:“那你到哪里去呢?”

  陈小美说:“我可以搬到男朋友李金那儿去啊,刚好照顾他疗伤,再过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陈小丽只好默认,想到此行的任务是调研访谈,刚才在大厅被那两个女孩和客户经理认为她们俩像双胞胎,所以不能跟姐姐呆久,以免引起她们的怀疑。于是就让姐姐先出去。

  两人站起来,各自整理一下失态的妆容,紧紧拥抱一会儿,陈小美出了这间房。

  接下来,陈小丽虽然已经无心找其他技师调研访谈,但为了不引起怀疑,还是装模作样地跟几个女技师一对一地按照访谈提纲做访谈。

  走完访谈流程后,陈小丽下楼,对接待她的客户经理表示感谢,离开了会所。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噩耗传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不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