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四月春风2019-09-19 14:372,515

  向阳起来的时候李宇已经走了,一看时间都12点多了,简单的洗漱后向阳去公园散了会步,就又去上班了。下班后就收到了李宇的微信:

  阳子,我这还真给你琢磨了个挣钱法子,今晚我去你那咱们见面说。

  向阳回了一个好的,心里想这要是能行,自己也能早点买房子了,说不定还能挽回梁微,想着想着向阳笑了。

  傍晚,向阳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看书,李宇带着啤酒喝一些吃的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向阳在看书对着向阳说道“哟,阳子装啥知识分子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看小黄书呢啊! 哈哈”

  “这书叫‘挪威的森林’算是名书了”

  “你快得了吧,我那次翻的就是这本,有一段写的我都不敢看,臊得慌”

  “你懂个屁,这叫现实主义小说”

  “得得得,咱还是说正事吧,我有个朋友的朋友在城外郊区的山里有个鸡厂找人看门,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七点。”

  “出多少钱?”

  “一个礼拜两千块钱,周日不用去”

  “出手咋这么大方?”

  “听说那个厂子风水不好,犯太岁。晚上总会奇奇怪怪的听见嚎叫声,第二天就会出现一些半个身子的鸡”

  “会不会是狼或者其他的野兽什么的?”

  “咱这地方哪有狼啊,听说前几任看门的都被吓得不轻,你还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现在对我来说钱比命重要。”

  “行吧,我联系联系。”

  李宇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向阳看着李宇的背影心里想: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摇了摇头坐下来继续看书,并没有多想。

  另一边出门的李宇心里却没向阳这么平静,他不断的问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告诉向阳这么危险的挣钱法子。带着愧疚并没先联系这份工作,而是去了一家佛具店买了一些辟邪用的工具。这还没完,还去买了一些朱砂才敢联系这份工作。电话简单沟通之后也算是基本敲定了这份工作。完事之后也是给向阳发了一条微信:

  阳子,事情办完了,下周一准时到就行。

  向阳回复了一个收到。

  这一个礼拜并没有其他事,梁微也没有再联系向阳,向阳也不过是周而复始的去酒吧唱歌,很快就到了下周一。李宇背着一书包的“辟邪用具”到了向阳家里。向阳抬头一看背着那么大一个书包的李宇惊讶的说道

  “您这是要陪我去么?”

  “我哪有时间啊,单位还一堆破事呢”

  “那你这是啥意思?”

  “这不是说那地方邪门吗?我这上周就给你准备好了,赶紧带去布置一下吧”

  还没等李宇说完向阳就捂着肚子开笑了缓了一会才说

  “你还真以为那边有鬼啊,都是唬人的罢了”

  “你还别不信,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

  看李宇这么坚定的以为有“鬼”向阳也实在不好推脱只好说到了地方会不布置的。

  说完两人打了个车就到了城外山上的养鸡场,一路上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话语,但快到地方的时候,李宇对向阳说

  “向阳你快看,那好像是个乱葬岗”

  “没事,死人而已怕什么”

  虽然嘴上说的没事但向阳的心里却也不安了起来。到了地方李宇付了一半的车钱,让出租车司机等在门外。他陪着向阳走向了厂子最里边的办公室,两人敲了敲门只见一个满脸横肉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站了起来,对着向阳和李宇伸出了手,一一握过手后三人坐在沙发上聊起了天。

  “这位小兄弟就是来我这打更的吧”中年男人对着向阳说道。

  “嗯对,是我”

  “咱们这的工作一点难度都没有,就是看好门口仓库里的铁木方和一些建材设备就可以”

  “咱不是养鸡场吗?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向阳疑惑的问道

  “这本来是我准备扩大鸡场的建材物品,可自从有了传言之后就没人敢来这打更,附近的一些胆子大点村民晚上就来搬这些东西。我也挺苦恼的,这不刚又进了一批货存在这里等着规模再大点了就能扩大鸡场了”

  说完中年男子从茶几上把烟盒拿了起来问过向阳和李宇之后,自己抽了起来。

  向阳心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板肯花高价雇人来着看鸡场了。鸡场老板抽完了最后一口烟,见向阳也没说话于是便说“向阳是吧,你要是觉得没啥问题今天就在这吧”

  “嗯,没啥问题”

  “好好干,月底有奖金”

  说完便带向阳和李宇走到了向阳的宿舍,安顿好后李宇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让向阳好好布置他那一包“辟邪工具”,向阳也只好应付下来。

  到了门口,天黑了下来出租车司机也早不见了踪影,气的李宇一直在骂。鸡场老板见李宇没车回市区便让他坐自己的车走,很快两人的车便没了踪影。

  回到宿舍的向阳打开灯和电视机看起了综艺节目。看了一会向阳也逐渐有了困意,正准备洗漱洗漱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渗人的嚎叫声,向阳心想不会真的闹鬼吧。一个人拿着宿舍里的手电筒就出去看了看,就在走到鸡舍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窜了出去,吓得向阳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没有摔倒。地上也是只剩下很多鸡毛和血。向阳回到了宿舍关紧门窗缓了一会,突然想起李宇说的只留下很多半只鸡身在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唬人的罢了,至于黑影向阳用手电找过去的时候它是有影子的说明根本不是鬼神之类的东西,可能真的是山里的一些野兽。

  想到这里向阳的心又平复了不少,但是向阳觉得这份工作并不靠谱,并不是他害怕了。只是回想鸡场老板说的话越发觉得漏洞百出,一个鸡场老板为什么要囤一仓库的建材物品,就算是为了扩大鸡舍也不至于要先囤这种随处可见的建材物品。很有可能是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想到这里向阳准备干完这个礼拜就跟老板辞职。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向阳就走了,开始准备下一份挣钱的差事和准备新的歌词和谱子。酒吧的人越来越多,也不知是向阳的歌还是酒吧宣传的效果,总之人捧场的人越来越多,向阳收到的掌声也越来越多。这点到还是让向阳挺欣慰的,毕竟这么多人喜欢听他的歌。周六晚上向阳如往常一样来到了鸡场,路过乱葬岗的时候还是有些渗人。到了门口向阳却在围墙的边上看到了一只狼。不过好像是受伤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还真有狼啊!”向阳自言自语道

  这时向阳看见附近村子的几个村民,手里拿着刀向着受伤的那匹狼走了过去,向阳本想拦着,但考虑到要不是它先祸害村民和鸡场也不至于如此下场。今晚没了狼过来吃鸡,村民来不来偷东西也放到了一边,向阳也是很快便睡了过去。

  清晨,刚起向阳想看看时间才知道昨天手机没电关机了,充了一会电开机之后发现了梁微的三十多个未接来电。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夜华筵终散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