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忙里偷得半日闲
甲桐2019-11-10 15:472,484

  国庆假期前一天

  雷君岱早早就盘算去体验阿联酋之旅,几天前就出发飞往迪拜。

  失了工作热忱的李妩申请休了年假提前几天回家了。

  雷莉紧盯着低头玩着手机的陈东,半命令半请求的口吻说道:“陈东,交给你一个重任,坚持在自己的岗位到最后一刻!”

  陈东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似乎是早走晚走对他而言都一样,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玩手机而已。

  得到了想要的回应,雷莉头也不回地赶着去SPA会馆,她深知他的脾性,他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心中有数,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整个办公室里面静默了片刻之后,王庭华从座位上站起来端着盘子吆喝道:“大家快过来,吃月饼咯!”

  他的声音一落,陈东索性将手机搁置一边,站起来向大家宣布:“手头上要是没有国庆节前必须完成的案件,那就提前欢度国庆、中秋双节吧!”说完,他悠哉游哉地往王庭华的办公座位走去。

  此话一出,办公室里顿时欢声笑语一片,收拾东西的声音也此起彼伏。

  严舒沁不禁心生欣慰,长吁了一口气,连续几天的加班加点,任务提前完成了,有半天闲暇时间,还得等叶易来接她,一想到明天的这个时候就能吃到母亲为自己做的饭菜,幸福感瞬间爆棚,归心似箭,她一刻也等不及给叶易发信息,告知他提前下班了。

  陈东随意叉起一块月饼就塞嘴里,吧嗒两下:“有什么馅的?”

  “都不是什么新奇馅料,莲蓉蛋黄、豆沙、五仁馅的。”

  “月饼啊!还是经典口味的好吃!”陈东说着又叉起了一块月饼。

  不一会儿,三五个人围着一盘月饼站在一起聊了起来。

  单身汉陈东一见都是“宝妈奶爸”群的成员,二话不说叉了一块月饼就直接闪人。

  “国庆长假,准备带你女儿去哪儿,有约吗?”

  “今年哪儿都不去!我给她报了象棋培训班和古诗词学习班。”

  王庭华此番话语一出,立刻遭到同事们的轮番轰炸。

  “古诗词用得着报班吗?!回家背去不就会了!”

  “你着啥急呀!千万别对孩子‘揠苗助长’!”

  “她才三岁,你就别‘折磨’她了!”

  “你们可别小瞧孩子的学习能力咯!我朋友家的儿子比我女儿还小两个月就掌握了几百个英文单词,哎哟,那英文,说得可溜了,日常交流无障碍,我都自叹不如!” 王庭华羡慕得不要不要的,跟朋友郊游回来之后对女儿的“特长”上心了。

  “这么厉害!反正我家孩子除了玩什么都不会,我看呀,无论怎么报班都成不了‘别人家的孩子’。”

  “玩有啥不好,孩子的天性!”

  “我倒是支持孩子的自然成长。”

  ……

  回到自己办公座位的陈东倚靠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地刷朋友圈,刷完后玩起了网游。

  严舒沁夸张地瞪眼,想必陈东闲得发慌!再看看自己,不也拿着手机“自娱自乐”?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林晓辰从始至终都未松懈,伴随着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字一个个地在屏幕上跃出,他正在给余枫“善后”,雷莉让他接手余枫未处理完的案子。

  即使原来在言琪手下又如何?这行业是资格越老越吃香,辛辛苦苦经营好几年,机会终究能等来。

  “管理是一门技能,并非所有的人生来就有天赋的,得慢慢来!”雷莉的话犹在耳边,林晓辰心里对余枫咬牙切齿,他揣测是余枫在雷莉面前参了他一本,往他身上扣屎盆子!

  余枫的说走就走,可谓是让林晓辰一朝回到解放前!

  此刻自己费尽脑汁写的案子还记在余枫的名下,忽然心头涌上一计,林晓辰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敲着键盘的手蓦地停了下来,拿起手边的鼠标点开了文件夹中自己之前写的一个旧文件……

  临近下班时间,办公室的员工已寥寥无几,满腔的不快一扫而光,林晓辰哼着小曲心情不错地离开了办公室。

  ----------------

  平易AI公司研发的产品之一是家用的小型机器人,得益于图像识别和复原技术的突飞猛进,通过机器训练,机器人已经可识别大部门垃圾的类型,将垃圾分门别类,实现垃圾分类人工智能化。

  “哎,叶易,许静彤已经从中牵线了,何时约见客户,你倒是说说呀!再这样拖下去,他们会觉得我们没诚意。”沈平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此次洽谈的客户是最大的环保公司,要是实现大批量销售,平易AI公司将开始走向盈利,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着急,确实是无可厚非!

  叶易深知“时不等人机不再来”这个道理,他们能想到的点子别人也许早就想到了,突破技术障碍是迟早的事,推广应用是刻不容缓。

  可沁儿的病是个“不定时炸弹”,他并不适合出差。

  犹豫片刻,他对着沈平认真地嘱咐道:“十一假期会赶工,节后你和许静彤一起出差吧,合作洽谈时不妨拿成品展示,客户会觉得更有诚意!”

  与其“纸上谈兵”不如“现身说法”!

  “嘿嘿,赵哲窃取的代码只能制出 ‘半成品’,是好是坏,客户自有分晓!”沈平忍不住窃笑,不由得替赵哲捏把汗。

  “半成品”是什么样的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甚至识别不出他家小狗拉的一坨狗屎,他家的客厅当时被黏糊糊的狗屎铺得满地都是,无处不在的臭味让他还蒙上了一层阴影,自那次之后沈平都将劣质机器人称为“扫屎机器人”!

  叶易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再一次提醒道:“你和于静彤一起见客户吧,我有事走不开。”

  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地“缺席”,沈平不由得有些紧张地问道:“严舒沁,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她和他们是同一届不同专业的同学,她是理科专业的,硬邦邦的太缺少女人味了,好兄弟的眼光还真是与众不同!有女人味的女人?居然第一个就想到了于静彤!甩了甩头,沈平想要把这个念头甩在脑后。

  就在沈平误以为他会保持沉默的时候,叶易将视线移向窗外,却十分自信地说道:“不会!”

  是在跟别人说话吗,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沈平心中虽有疑虑,但也不好说什么,不再纠缠,想了想道:“虽然没有你了解的透彻,但拿着成品说话,我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这么定了!”叶易自然是不会质疑他的能力。

  不经意撇了一眼手机,意料不到她会提前下班!还等候他多时,归家心切!

  叶易唇角轻轻一勾,淡淡地说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喂!记得替我向伯父伯母问好!” 沈平朝他的背影喝道。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严父费心问佳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