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粉心果果2019-09-14 10:174,448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陈可观决定要早起,渴望快点回校,核实一下今天那位大笑的伙伴说的话是否属实,于是临睡前便调了一个六点钟的闹钟。

  闹钟早早就响了,可睡梦中的陈可观把闹钟调到十分钟后再响,又继续睡下去了。十分钟到了,闹钟再次响起,陈可观又把闹钟调到十分钟后再响十分钟到了,闹钟再次响起,陈可观又又把闹钟调到十分钟后再响,……

  如此循环下去陈可观不知现在已经是几点了,连闹钟也不好好看一下就睡过去了,不知何时,传来楼下姐姐的声音,“可观,还不快起床,快要迟到了“她似乎有点生气,自己的闹钟还没响,反而是陈可观的闹钟把她吵醒了。真是扰人清梦,要知道睡眠就是女人最大的美容师,好好的美容觉就这样被打破了。

  “哦“睡意朦胧中,陈可观应了一声,便又继续睡下了,等他自然醒来之时,已经是十点了。

  “啊!!!“陈可观失声叫道,已经迟到了!昨晚真不该熬夜玩游戏。

  “妈妈“妈妈呢,可以叫妈妈送他回学校啊,这样的话,比自己骑自行车要快一点。

  “妈妈,妈妈!“陈可观从楼上喊到楼下,最后来到一楼的餐室里,饭桌上的残渣碎屑很多,看来妈妈来不及收拾餐桌就上班去了。那里有一份早餐还没有动过,陈可观知道那份是自己的,便往那里叼起一片吐司,连芝士也没有抹上,就冲冲忙忙地踩着自行车走了。

  当陈可观走到学校之时,廖无人烟的露天操场映入眼内,典礼台上,那红色的横幅还挂在哪里,只是没有学生的陪衬罢了,耳里传来一阵阵读书声,看来开学典礼已经过了。他急冲冲地赶到学校的宣传栏,发现自己果真的被分在1班,不禁暗暗失望。

  六年级1班在四楼。在这个学校里,每一个人的座位甚至班级干部在开学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每一个班的座位安排表都会贴在对应楼层的楼梯口那里。

  对于座位的提前安排也就算了,但连班级干部都在开学前安排好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陈可观从心底里接受不了这一点。

  走到四层的楼梯口时,陈可观并没有去看一下自己在班里的座位就直奔教室了。到了课室,找一个空位坐下来就是了,应该没有人会和我一样迟到这么离谱吧,况且,陈可观并没有勇气细看一下座位表,怕是又和她做同桌。

  怀着这样的想法,陈可观走进课室,张眼一看,所有的的女生都穿着便服,五颜六色的,惊艳了所有的男生。真是漂亮啊,陈可观没想过,班里的每一个女生都仔细打扮一番后竟会如此妖艳,引人犯罪。

  “报告!“这一节上的是语文课,陈可观向讲台上的胡老师报告一番,等胡老师向他点头示意后便进入课室了。

  当陈可观看着教室里唯一的空位时,是如此的失望——又有班主任把他与林理编在一起当百年同桌了,如果这只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玩笑,那该多好。

  与班上的女生一对比,林理的穿着很明显,可以说是奇装异服了吧。全班的女生只有林理一个人依旧穿着校服,清丽脱俗。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迟到的陈可观吸引时,她依旧在桌子上哒哒地奋笔疾书,连头也不抬一下。似乎她对外面的世界毫不关心,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就这样静静地干自己的事。

  陈可观刚从座位坐下,胡老师便毫不客气地说,“好了,同学们,我们继续上课吧。“

  上课?课上到哪里了,陈可观一时不知所措,偷眼看着旁边的林理,结果发现这家伙竟然在做数学练习书!陈可观感到一片无奈,陈可观坐在靠窗边里面的位置,邻桌只有林了,于是只好看一下后面的同学的书翻到那页了。

  “下面我们来讲一下上学期的期末考试,“胡老师在讲台上徘徊着走动。“虽然有老师千叮嘱万嘱咐,但还是有同学的作文不及格或者还没写完的,这是学校与老师都不可允许的事。“

  “这些作文不及格或者还没写完的同学要惩罚一下哈“胡老师走在讲台的中央,语气有点严肃,连眉毛都快要皱在一起了。

  被胡老师教过的人都知道,胡老师每一次的惩罚都不一样,但每一个惩罚都让人难以接受。

  胡老师声音刚落,台下的同学就马上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像炸开了锅的蚂蚁:

  “吓!?“

  “又要罚么“

  “可怕!!“

  “喂,你的文章写完了没有“

  …………

  陈可观感到大事不妙,他微微看着林理的表情,这家伙从上学以来,作文就全都没有及格过,不禁替她担心,可她却仍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没有变化的面部表情,无论是谁也猜不出她的作文怎么了。但愿她能度过这一劫吧,陈可观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

  “…………“胡老师念着名单上的名字,略带沮丧的同学跟着名单上的顺序一个一个走上台来,整整齐齐,其中就有林理。

  等被叫上讲台上的同学一一排好,老师便厉声说道,“男同学罚俯卧撑20个,女同学罚深蹲50个。“二十个俯卧撑?!五十个深蹲?!班里的人听了不禁嘘声一片。

  “一,,二,三……“胡老师站在课室的中央帮上讲台的同学数数。

  被罚同学一个一个陆陆续续地做完了,零零散散的一排排开,等待胡老师的示意。坐在课室里的同学可以清楚地看到,被罚的同学不是眼睛都湿湿的,红红的,就是垂头丧气,耷拉着耳朵。应该是被这一伤心事逼急了吧,就快要中考了,没有一个同学会希望自己考到一个名气差的学校里去,况且作文不及格或没写完都是他们所不愿意见到的。

  “下一次希望你们在作文方面有所提高,不要再受到惩罚了“胡老师说完便点头示意讲台上的同学可以回到自己的座位里去了。

  接下来的课讲的是期末考试的试卷,陈可观迷迷糊糊的,没有听课,只是一味地为座位这件事烦恼,感觉老师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没有声音了。

  突然身边的同学突然起哄,原来班里的瞌睡大王高和正被胡老师点名了。

  陈可观如所有人的反应一样,转头盯着瞌睡大王,瞌睡大王摇摇晃晃,慢慢地站了起来,脸上还留着上一节课被老师画在眼边的粉笔圈,看到这里,同学们都大笑了起来。这个瞌睡王估计不仅上一节课在睡,下课了还睡,才会不知道自己被老师画粉笔圈了吧。

  “嗯,……这个答案是……“瞌睡王很想睡觉,现在正和眼皮做斗争,努力让眼皮不掉下。

  看着他欲睡不能的样子,同学们又再次笑了起来。

  在陈可观笑得正欢的时候,发现他的旁边却没有任何声音。在这一节课,林理什么也没有笑过,只是一丝不苟地做英语作业。

  瞌睡王支支吾吾地回答,十分钟也憋不出句话来。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笑声,陈可观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理,这家伙竟然笑了,而且还笑得很清晰,就像风铃一样好听,引起了全班人注意。但在高正和看来,确实如此的刺耳难听,她这时候发笑,感觉自己被讽刺了。

  “林理,怎么笑的这么开心?“胡老师满脸笑容,微微侧着头认真地看着她“不如你来回答一下吧“。

  瞌睡王没有得到胡老师可以坐下的示意,依旧站着。

  陈可观悄悄侧头看着林理,林理整理好英语作业,把语文试卷从作业地下抽出来,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看了看陈可观的试卷,又看了看旁边的同学的试卷,便开始作答,“……“

  与瞌睡王相比,林理的回答实在是干脆又利落。

  “好,很好,两位同学都坐下吧。“胡老师听着林理的答案,越听,脸上的笑容笑得更开了。

  当瞌睡王坐下时,对林理感到愤怒万分,下课后绝对不会放过她!高和正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在下课时,一定要为难她。

  高正和到下课了也没有想出要用什么办法作弄林理,就在他万般苦恼之时,就被他的几个朋友拉到课室阳台那边去了。

  “林理。“正在做练习书,林理闻着声音,抬头正好对上语文课代表的脸。林理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一脸迷惑地看着她,她捧着胡老师批改完的作业,想必是刚从老师的办公室回来。

  “胡老师叫你来办公室一趟“

  按照科代表的指示,林理放下手中的笔,向办公室那边走去,来到办公室门口时,迎来一阵鲜花的鲜味——办公室里种着许多百合花,她扣了扣几下便走进了办公室,来到了胡老师的面前,用轻轻的声音问道,“老师,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呢?“

  “来,先喝一杯水“是温水,林理接过胡老师递过来的塑料水杯后马上道谢。

  “上课一条毒蛇,下课一只小白兔“。此时的胡老师是多么温和啊,林理终于明白,对江湖人对胡老师的称呼是如此的准确了。

  “最近的学习状态好吗“

  林理点了点头。

  “林理,你这一次的考试作文连一个字也没有写“胡老师因为担心而皱起了眉头,“我查了一下你昔往的案底,不仅这一次的考试没有写,以前考试的作文也都一律不写,这是为什么呢,真的时间不够吗“

  面对老师的回答,林理一句话也回答不上。

  见林理没有发声,胡老师便继续哔哩吧啦地说道,“你知道语文的作文有多重要吗,48分嘢“

  “40分对于班级排行来说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那怕你写一个字也好啊,写一个标题都有五分了你怎么一个字也没有写呢。“

  “我看了一下你的成绩,成绩也不错啊怎么到了作文那块,就下不了呢?“

  “没理由啊“

  “……“

  就算是节节逼问,但老师的声音仍然和蔼可亲。

  “我,我努力试过了,但是我,真的,真的写不出作文“林理的声音平平的,就好像所有的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胡老师,这个孩子已经很不错了,你就不要再为难她了“旁边的纪老师如佛,慢声说道。

  林理很熟悉这个老师,与胡老师不同,纪老师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是她的班主任。

  “来,林理你过来帮我把这些禁毒宣传书到班里去派一下吧。“

  “去吧“听了纪老师的话,胡老师说不下去了,只好同意她帮纪老师的忙。

  “这个学期我也是你们班的班主任哦“等林理一来,纪老师便用笑脸相迎。

  林理接过纪老师递过来的一叠宣传单时,看见一个彩色的旋转木马般的玩具。

  老师看着她盯着那个物件不放,便轻口解释道,“这是音乐盒“

  “音乐盒?!是什么……“小小的,蛮可爱的,这是林理第一次看见这样漂亮的一个东西。

  “要不要玩一下再走?“很喜欢,林理无法拒绝老师邀请,便把禁毒的宣传单放在一边,按照老师所示范的,轻轻拉动音乐盒的发条,手刚刚松开,就有声音从盒子里发出。

  “真好听。“林理看着随着音乐微微转动的旋转木马感到高兴。露出了纪老师从未见过的笑容——当她的班主任这么久以来,这是纪老师第一次看见她笑。

  等音乐盒的声音停下了以后,林理便捧起宣传单张离开老师的办公室了。

  高正在阳台上和几个好友玩着互相推完的游戏。这时,林理走了过来。林理的眼睛直直的,有很多人的影子倒入她的眼里,但她谁也不看一眼。

  从高正和的角度看来,她的眼神是目空一切的,这燃起了他的仇意。

  “喂,你这家伙不要太自负了,好好看一下人也不会吗?“他扶着走廊上的钢管,厉声喝到。

  在叫我吗?林理转过头,往声源的位置看了一眼便走了。

  “可恶!“在高正和的眼里,感觉被林理小瞧了,狠狠地抓起双拳,往身后一发力,双手重重地撞在混泥土上,肿得发红。他对同伴说到,“看见她的眼神了吗,她在小瞧我们“

  “哎,又不是第一次,都习惯啦“另一个同伴的语气里透着无可奈何。

  高正和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副班长会由这样的人来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林理的秘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