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十分天下
八月鲤鱼2019-08-02 01:432,295

  “你不该如此的,可知道在咸阳,一步行差踏错,便是粉身碎骨的局面!”

  离开了北城,万人雄有些埋怨秦安。

  他认为今天这件事,也就是最后一刻秦王派人来阻止了商君。

  如若不然,刑场之上,可能还要再多一条秦安的冤魂。

  秦安对此,并没有解释什么,因为他知道,万人雄不懂这些,也不懂秦安刚刚来到咸阳,某种程度上来说,便已经拯救了大秦!

  一路无话,两人终于来到西城,万人雄将秦安暂时安顿在了虎贲卫的营地之内,随后孤身一人前去面见统领。

  临行前,万人雄多方嘱咐秦安,不可莽撞行事。

  得到秦安的保证之后,万人雄这才放心离去。

  经过层层通报,万人雄来到了虎贲卫统领所在之地,推开一方大殿的大门,殿内正有不少人在议事。

  正当中端坐一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青年。

  皮肤黝黑,嘴唇无须,不过一言一行,气势非凡,一般人在他面前,可能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显然是修为极为高深的存在。

  此人名唤王贲,大秦太尉王剪之子,虎贲卫的统领,同时也是虎贲卫的创建者。

  “属下参见统领!”

  万人雄抱拳一拜,随后在王贲的示意下,将自己在乌水县外,如何遭遇匈奴夜袭之事,原原本本的交代了一遍。

  毫无疑问的是,大殿之内的一众将领们,在听到匈奴再度现身这件事以后,反应与当初的秦安一样。

  全都认为,平静了三年的大秦边疆,怕是很快就要再起战事了。

  “这件事你做的很不错,跟你同去之人,可还有人存活?”

  消化了万人雄带回来的消息,王贲出言发问。

  万人雄自然不可能隐去有关秦安之事,将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并且还为秦安说了不少好话。

  他这是想要为秦安请功。

  毕竟一个还未正式加入虎贲卫的士兵,竟然能抵挡得住匈奴夜袭,并且一人之力,便在斩杀了三四名匈奴马匪。

  单凭这一点,秦安也值得嘉奖了。

  王贲闻言,忽然对秦安生出了无限的好奇。

  他想要亲眼看看,这个万人雄口中传的神乎其神的少年,到底有何特别之处。

  “你去将那秦安带来,我要亲自见见他!”

  “诺!”

  万人雄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已经将秦安带到。

  “一会见到统领,万万要谨慎一些,莫要冲撞到统领知道吗?”

  万人雄不放心的交代了几句,随后独自一人站在殿外等候。

  秦安则是推开大殿之门,见到了其中端坐的王贲。

  迈步走进大殿,此刻殿内并无其他人,王贲的副将们已经被他派去王宫,将匈奴之事禀报。

  很快王贲也要进宫,不过在此之前,他想要见一见秦安到底有没有万人雄说的那么有趣。

  “秦安,见过统领!”

  来到王贲面前,秦安抱拳一礼。

  只见他半低着头颅,但却能从表情中看出一抹不卑不亢,眼神平淡,但偶尔也有一抹精光闪烁。

  秦安没有因为自己面前的存在,乃是大秦朝堂上响当当的人物而有半点局促。

  一切都跟正常状态别无二致,这一点,也让王贲暗自点头。

  “万人雄说你是少年俊杰,我本来还有些怀疑,此番一见,果然是我大秦的好儿郎!”

  “统领谬赞,秦安,愧不敢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之间,王贲对秦安升起了极大的兴趣。

  甚至缓缓走下台阶,不断的打量着秦安。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相貌。”

  秦安依言照做,抬头之际,就连王贲都为之一振,“好凌厉的眸子,不错,不错!”

  王贲对秦安十分满意,有些时候,了解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

  只需要看他一言一行的做派,甚至是一个眼神,便可大致看清对方的内心。

  此时,秦安所表现的状态,当即让王贲相信了万人雄之语。

  果然是一代少年俊杰。

  莫名的,王贲想要考教一下秦安,试探一下自己面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甚至为此,王本还将进宫面见秦王的事情推迟。

  “这一次你也遭遇匈奴了,依你之见,若天下纷争,对我大秦威胁共计十分,你认为匈奴的威胁值几分?”

  这番话,王贲曾经问过不少他认为是可造之材的少年人。

  这群人的回答也基本上一致。

  匈奴对大秦,最起码有十分的威胁,匈奴不除,大秦难安!

  但秦安对此,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我认为,匈奴对我大秦来说,最多只有三分威胁。”

  “哦?何以见得?”

  王贲来了兴致,因为秦安的言论,是他所听闻之中,最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个。

  匈奴已经与大秦战斗了数千年,期间双方各有死伤。

  也是因为匈奴的原因,钳制着的大秦无法进行长足的发展,被其余六国远远的甩在身后。

  那么如此威胁,在秦安眼中竟然只值三分,不得不说,这让王贲很不能理解。

  虽然他也不认为匈奴是大秦十分的对手。

  但最起码,也应该占据六分左右吧。

  感受到王贲的疑惑,秦安也不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解释道:“匈奴骑兵的确强大,然匈奴自身也不得闲,日月两部素有嫌隙,老可汗虽有威望能够弹压,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三年前匈奴老可汗生了重病,三年时间,匈奴一直派人到我大秦大肆收购草药,可见可汗的病不轻。”

  “若匈奴可汗亡故,匈奴必乱,到时候对我大秦的威胁,势必将大大降低,因此我认为,匈奴的威胁只有三分!”

  秦安的分析可谓丝丝入扣,让人挑不出半点不妥。

  他生在陇西郡,背靠匈奴,小时候又常年采药,早就听闻多次,自己采的药草,被商人收购之后,其实全都贩卖到了匈奴的土地上。

  而且三年以来,匈奴所需的药草越来越多,偶尔还能听到有医者被人莫名掳走,从此再无踪迹。

  再联想到三年之前,匈奴忽然停战,其实一切已经不言而喻了。

  匈奴可汗,恐怕寿元将尽。

  而一个失去可汗坐镇的匈奴,到底还有没有能力发兵东进,对抗大秦,或许还是个未知之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圣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圣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