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携手离开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62

  丁世杰拉着唐肥飞快地奔跑着,他身上带有雷鸣给他的雷府客人牌子,一路上倒是没有人敢出来拦截。过不多时,两人出了雷府大门。下得石阶,耳里就听到了嘈杂地脚步声,向雷府大门处移来。

  丁世杰冷笑一声道:“好啊,要把我们堵在大街上吗?”四下环顾,心头一喜,道:“妹子,我们往这里去。”疾奔了十数丈,与唐肥腾身上到一幢屋宇上,没入夜色之中。

  “咦,老周,你看到没有,我怎么看到前面好像有两个人飞上天了!”一个声音低低的道。

  另一个声音道:“我呸,老万,你不要吓我。奶奶的,今晚究竟是什么人,把知府大人惊动成那副模样。本来已经很害怕,你这么一咋呼,我还当真不想干这个差事了,让我们去对付武林中高来高去的人,我们只有挨揍的命。”

  话刚说完,只见一人健步如飞,从他们身前一晃而过,那人头也不回地喝道:“你们两个嘀咕些什么,打起精神来。”

  丁世杰、唐肥在大街上飞奔着。两人身形如电,均是脚下轻轻一点,便向前窜出好远。唐肥突然道:“世杰,我想去见见哥哥。”丁世杰脸上一片焦急,道:“妹子,如今我们要赶着出城,不然就出不去了。再说,我们也不知道你哥哥他住在何处,还是等以后吧。”唐肥叹了一声,道:“那好吧,只有等以后了。”

  两人转过街角,转入一条大街上来,却见五条人影站立在街心。那五人看到两人,内中一个冷笑一声,五人同时迈步,向两人走来。

  两人将步子放缓,到了后来,完全停下。丁世杰笑道:“区区竟然要劳动锦衣卫高手的大驾,我黑盗当真很有份量。”

  先前冷笑的那人哼了一声,道:“丁世杰,你少给我卖乖。我们查了你很久,原来你当真是女真人。”

  丁世杰道:“女真人怎么了?”

  那人喝道:“废话少说,你是束手就擒,还是打算硬拼到底?”

  丁世杰拔剑出鞘,剑尖指着那人。唐肥左手一晃,满把银针拿在手里,一脸煞气。只要丁世杰一出剑,她就会立刻同丁世杰配合。她的暗器功夫虽然不如唐影,然在唐门年轻一辈中,亦是相当了得。

  丁世杰剑尖一晃,正要动手,蓦地,一人从身后赶至,嘴里大叫道:“各位,不好意思,闪开一下,见光,见光……”嘴里嚷着,一头撞向那人。那人是锦衣卫中的一名总旗,身手颇为不赖,但却是没有来得及闪开,,顿时被撞了一下。

  “哎呀,官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来人道。

  “妈的,你这个臭小子是从那里冒出来的,给我滚到一片去。”那名总旗伸手一抓,抓住了来人肩头,随向外一抛,道:“滚。”谁料,这一抛却是没用,来人紧紧的粘在他的手上。那名总旗那一怔,喝道:“滚!”用了八分的气力,第二次抛出。怪了,来人就像磁石一般,紧紧吸在他的手中。

  “咦,奇怪,你这小子……”那名总旗一脸狐疑,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何不能把人家抛出去。来人呵呵一笑,忽地腾空跃起,五人只觉一道巨大的剑光迎面袭来,心中吃惊,忙拔剑应对。丁世杰和唐肥身形一晃,从旁闪过。

  “当当当当当”五声响过,来人呵呵一笑,身形一起,纵跃出去,当真是快比闪电。五人神色难看,手中剑相继断为两截,落地声就像是奏乐一般,虽然单调,可是别有一番趣味。

  丁世杰和唐肥距离城门越来越近,两人心头均是欢喜。唐肥道:“多亏钟小弟赶到,不然,一旦被那五人缠上,不消片刻,只怕便会被其他人追上。”

  丁世杰道:“钟小弟是天山派的传人,武功之高,不下你我,有他断路,那是再好不过。将来与他相见,定要好好谢他。”

  眼看二人来到城门下,蓦地,丁世杰心头一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猛地大喝一声,手上发一股大力,将唐肥推到一旁。黑暗中,一道剑光飞射而出,犹如夜色中闪起的一道电光。丁世杰将手一抬,手中剑挥洒而出,剑上真气嘶嘶。

  铛!

  偷袭之人翻飞出去,双脚在城墙一点,转身跃下,口中喝道:“黑盗,本供奉早已在此等候多时。”剑光犹如一条毒蛇朝丁世杰头顶落下。丁世杰冷哼一声,举剑就刺。唐肥脸上一片煞气,手中银针毫不吝啬地发出。

  突然,一枚银针从黑暗中飞射出来,险些将那偷袭之人伤了。一条偏瘦的人影从黑暗中大步走出,脸上蒙黑布,一双冷冷的眼神,紧紧盯着前方。他手中好像有无尽的银针,每踏上一步,就有三枚银针脱手飞出。偷袭之人长啸一声,身形转动,双脚在城墙上踏走,身形每过一处,便有三枚银针深深没入城墙内。

  丁世杰和唐肥回头看去,唐肥见了那人,眼眶里顿时盈出泪水,几乎要哭了出来,只是在心头叫道:“哥哥,哥哥……”这时,从城墙上犹如飞鸟一般,飞身落下十五道人影,瞧他们一身打扮,均是锦衣卫中的校尉,俗称缇骑。

  十五个缇骑手中长剑一挥,但见剑光耀眼,剑气雷动。他们刚一出来,就听得有人“哈哈”一声大笑,从右首窜出一条人影,接着又是一条,跟着又是一条。笑声四起,也不知这四周到底埋伏着多少人。丁世杰不知这些人是敌是友,但见了一个面上蒙着黑布的魁梧身影,忽地想起一个人来,心头一热,暗道:“原来是王伏虎王兄。”一声厉喝道:“挡我者死!”向唐肥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飞身而起,一鹤冲天之势,朝城头纵去。

  那偷袭之人是个黑衣中年人,口中怒道:“你们是什么人?难道想造反不成?本供奉奉命捉拿朝廷要犯,你们胆敢阻拦。”说着话,躲过了偏瘦蒙面人的银针。突然冒出来的人不过四人,但由于他们大笑出声,旁人还以为来了数十个。四人飞身而上,将十五个缇骑分担下来。

  丁世杰和唐肥上了城头,三两下便把城头官兵打趴下。朝下看了一眼,丁世杰一拉唐肥的手,两人腾身而起,下了城墙。

  疾奔了十数里,两人放缓身形。

  唐肥忽道:“世杰,我已经看到了哥哥,我以后再也不会感情用事。从今往后,我生是丁家的人,死是丁家的鬼。”

  丁世杰心头感动,将她的手紧紧握住,重重地点了点头。不知怎么回事,丁世杰只觉今晚走得略显轻松。难道前来捉他的,就只有那么点人吗?

  他正思忖间,一条人影却是从前面“飘飘荡荡”地上来了。转眼之间,那人来近,身形一顿,停了下来。两人凝神戒备,只见此人身形高高的,宛如一根竹竿,双手负在身后,穿一件长袍,面白无须,眼神阴森而邪气。

  丁世杰心头忽地一跳,气劲不由自主的破体而出。那人尖声一笑,露出满嘴白牙,夜色之中,异常刺目

  “桀桀”一声笑,那人左手虚空一抓,一股庞大的吸力传出,丁世杰尚能站稳,唐肥却险些被吸过去。丁世杰心知遇上了真正的高手,深深地长吸一口气,一脸凝重地走上去。唐肥正要上去,丁世杰沉声道:“妹子,让我来,你在一旁给我助阵。”唐肥手里沾了十数根银针,要是丁世杰不是对方敌手,银针便会在丁世杰危难之际闪电射出。

  丁世杰脚下一顿,沉声问道:“阁下可是前来捉拿在下的?”

  那人点点头,一脸诡异地笑意。

  丁世杰一声大笑,道:“阁下武功高强,莫非是锦衣卫四大副指挥使之一?”

  那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丁世杰心中一奇,问道:“阁下究竟是哪一位?”

  那人露齿一笑,白森森的,十分吓人,尖声尖气地道:“黑盗,你还不知道咱家的来历吗?”丁世杰听了他的声音,脸色大变,喝道:“你是东厂的人?”

  那人“桀桀”一声阴笑,怪声怪地的道:“你总算猜出来了。咱家姓薛,你叫咱家薛公公便是。怎么?你还不束手就擒?”

  丁世杰伸手一探,摸着了剑柄,作势欲发。

  薛公公阴笑道:“咱家见不得剑光,一见剑光,咱家就会陷于疯狂。一疯狂便会杀人。黑盗,你可要想清楚了。”

  丁世杰哈哈一笑道:“阉党,姓丁的难道是被吓唬大的吗!”飞身而起,向对方发动攻击。但见剑光闪耀,剑气纵横。

  薛公公双手抬了起来,一双手纤纤犹如女子的手,光滑如玉。丁世杰的剑尖一递到他的胸前,他的双手就会抢先拦在那里,令丁世杰再也不能向前刺出一分。

  数十剑转眼即过,忽见丁世杰脚下一蹲,马步不像马步,喝道:“乱!”一剑刺出,这一剑平淡无奇,可薛公公见了,“咦”了一声,脚下一歪,身形微微一晃。

  丁世杰喝道:“披!”声到剑到,一剑递到薛公公胸前,差了一分,便伤着了薛公公。

  丁世杰咬咬牙,喝道:“风!”身形陡然一飞,一剑自上而下挥出,一道剑风破空而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