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天杀
天魔圣2019-08-12 14:193,426

  那刺客冷笑一声,没有说话,龙碧芸突然脸色一沉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刺杀我?”

  那刺客冷笑道:“受人钱财,为人消灾。龙碧芸,你应该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龙碧芸听了,心头一怔,沉思了一下道:“阁下莫非就是鼎鼎大名的‘天杀’?”

  那刺客冷声道:“不错,我就是‘天杀’,不过还算不上是鼎鼎大名!”

  龙碧芸恢复了一脸平静,缓缓地说道:“我出师门还没有满一年,竟然就有人要杀我,看来这个江湖当真是步步杀机。方郎,如今有人要我的命,你说怎么办?”说着,不经意地将玉手从方剑明的麻穴处移开。

  方剑明哈哈一笑道:“龙小姐国色天香,慈悲为怀,居然有人敢生出这种邪恶的念头,这人未免太心狠手辣了吧!”

  “天杀”冷冷地瞟了方剑明一眼,转眼看向龙碧芸道:“龙碧芸,你放心,我天杀一击不成,绝不会再向你出手。”

  蛮横挂娘伸手一探,“铮”的一声,拔剑出鞘,剑尖斜指“天杀”,娇声喝道:“天杀,快说,是谁买通你来刺杀我家小姐的?”天杀冷笑一声道:“不自量力!”也不见他是如何出剑的,陡然挥剑而出,发出一道排山倒海的剑气,冲了过来,剑气过处,碎石崩溅。他出了这一剑后,也不管有无效果,翻身退走,消失在石林内。

  方剑明见了那道剑气,脸色一变,身形跃起,右手一探,手中的天蝉刀闪电拔出,一刀狠狠地劈出,刀气从天蝉刀上轰出,霸气十足,气势丝毫不下于那道剑气,两道气流相撞,只听得“轰隆”一声,一个高达四丈的巨石在剑气和刀气的互相撞击下,瞬息间裂为石块。

  方剑明见“天杀”无功而退,危机已去,于是天蝉刀归鞘,心中想道:“此时不走何时走!”身形欲起,但只听蛮横姑娘娇声道:“方小子,你还想跑?”方剑明嘿嘿一笑,顿时把身子收住,转过头来,显得有些不自然地看着两人。

  龙碧芸却是对着龙月说道:“月儿,不得无礼,你怎么可以叫方郎为小子,你应该叫他为方大哥或者姑爷才对。”

  这蛮横姑娘名叫龙月,只见她指着方剑明尖声道:“小姐,你要我叫他方大哥?”

  龙碧芸笑道:“这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你也要和我一起陪嫁,叫他作方郎。”

  龙月小脸绷得紧紧的,大叫道:“小姐,打死我也不嫁给他,我才不会叫他方大哥呢,我只会叫他方小子。想要我叫他方大哥,除非……”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羞赧。

  方剑明苦笑了一声,道:“你怎么对我成见这么深,你想要阿毛,我可以把它借给你,但是想要买它,谁也不能。再说了,就算是借,也得经过它的同意,否则我也拿它没有办法。”

  麒麟鼠从他怀中钻出脑袋来,“吱吱”叫了一声,附和着方剑明的语气。龙月见了,粉腮气乎乎地鼓了起来,却是没有再刁难方剑明。方剑明见她的气有些消了,转头看向龙碧芸,道:“龙小姐,……”

  龙碧芸柳眉一皱,道:“你还叫我龙小姐吗?”

  方剑明奇道:“不叫龙小姐,我叫你什么?我说了,我不是你的未婚夫,我想你是认错人了!”

  龙月大叫道:“什么认错人了,你抱也抱了我家小姐,你当我家小姐是寻常女子吗?你这个望恩负义的家伙,亏小姐对你这么好,还把《天河宝录》让给了你,你还有良心没有?我要是小姐,才不会理你这种薄情之人呢!”

  方剑明听她说得这般严重,好像自己一下子成了世上最坏的人,不禁苦笑不得。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龙碧芸嫣然一笑,道:“方郞,我想你是一个豪爽的人,一声‘龙妹’,我还是当得起的。”方剑明暗道:“这龙小姐虽不刁蛮,但言语犀利,着实令人不敢抗拒。若不依她所言,她只怕会纠缠到底。”打了一个哈哈,道:“龙妹,嗯,这也不错,有总比没有的好。她呢?”龙碧芸道:“她叫龙月。”方剑明道:“哦,我就叫她龙月妹妹吧。”

  龙月俏脸一红,轻啐了一声,道:“谁是你的龙月妹妹!”声音很轻,不注意还当真听不清。方剑明眼珠一转,笑问道:“龙妹,不知你们意欲何往?”

  龙碧芸道:“我既然找到了你,自然是回转师门。”

  方剑明道:“你们回慈航轩去也行,但是我现在不会去的。”

  龙碧芸含笑道:“方郎还有什么未了之事吗?”

  方剑明听她还是称自己为“方郎”,无奈地摇了摇头,再也不管她怎么称呼自己。反正清者自清,只要他行得正,坐得直,误会就让人误会吧。他沉吟地道:“我还要找一个人,他就是我的义父。你们还是回去吧。”

  龙碧芸听了,却是笑道:“不急,不急,方郎,既然你要找人,我怎么能回师门去呢?我看,我和月儿还是和你走在一块,一路上也有个照顾。”竟是赖定方剑明,不愿和他分开,方剑明休想把她甩掉。

  两人说话半实半虚,一个说要找义父,但是这些日子以来,方剑明一点也不把时间看得紧迫,一路行来,倒是游山玩水般潇洒。另一个说不急,硬要和方剑明一起去找人,但听她先前的口气,好像一定要方剑明同她回师门一趟,前后比照,自然也能听出“不实”来。

  方剑明念头一转,拍手笑道:“这也好,有龙妹在,胜过千军万马,我可以高枕无忧。天这么晚了,我们走吧,一天没有吃饭,真是饿得慌。”麒麟鼠听到这,“吱吱”一叫,十万分地赞同。

  刚走出不远,方剑明和龙碧芸二人脸色陡地一变,感觉到了一股庞大地气势。这股气势来自一个人,虽然看不见这人,但这人却带着强大地气势向石壁的方向射去。方剑明和龙碧芸互看了一眼,心底暗自惊诧。如此高手,当世又有几人?方剑明因为心中有事,没有多做他想,抬脚前行。龙碧芸和龙月,自是一步不落地跟随,宛如贴身女护卫。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令人心情舒畅。这一日,中午时分,三骑驰骋在直通杭州城的官道上。中间那位骑者是一个英挺少年,斜背一把宝刀,身穿蓝衫。胸膛微凸,似有什么东西藏在其中。另外两位骑者却是两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左首那位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身穿白衣。新月般地眉儿,大大地眼睛,琼鼻高挺,宛如玉啄。在她脸上,隐隐透出一种神圣地气息,令人不敢生出任何邪念。右首那位年纪要小一些,一身红衣,柳叶弯眉,凤眼玉鼻,樱桃小嘴,十分俏丽。

  忽听那白衣美人道:“方郎,如今你骑术大进,是否要来比一比?”

  那蓝衫少年听了,脸色一变,将缰绳抓牢,道:“龙妹,不要开我玩笑。比起你们来,我的骑术实在太逊了。”

  红衣丽人娇笑道:“看不出你还有些自知之明,与本姑娘比骑术,你还是一个几岁小孩子哩。”蓝衫少年听后,嘿嘿一笑,并没否认。

  奔驰十里左右,前面出现一个小镇。镇上人烟稀疏,十分萧条,落入三人眼中,不禁摇首。

  白衣美人喟然长叹,道:“奸臣当道,百姓苦不堪言,这江南之地,也不例外。”

  红衣丽人沉声道:“王振这个大恶贼若不死,天下只怕还会这样。”

  蓝衫少年道:“听你们说,那王振是当朝第一奸贼,难道就没有人前去刺杀他么?”

  红衣丽人道:“谁说没有?要取王振人头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只是,王振这个阉首武功高强,麾下又有众多高手,前去的人,都给他残忍地杀害了。”

  蓝衫少年皱眉道:“他的武功有多高?”

  白衣美人道:“这谁也说不清。他麾下高手甚多,其中一位名叫公孙白的,尤为出众。仅此一人,就足以挡住了前去刺杀王振的高手。”顿了一顿,道:“当朝也并非全是趋炎附势之徒,像于谦于大人这等正直之人,也有不少。”吟道:“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红衣丽人听了,叫道:“这不是于大人的《石灰吟》么?”

  白衣美人道:“是的。”

  红衣丽人道:“我听说于大人是杭州人。”

  白衣美人道:“不错。”

  蓝衫少年道:“于大人这般了得,倘若有幸,我倒要去拜见于他。”

  白衣美人笑道:“于大人现任兵部侍郎,在京中职守。方郞若想拜会他,只怕还得到京城一趟。”

  蓝衫少年道:“是么?嗯,反正有一天我也会到京城去的。”

  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剑明、龙碧芸、龙月三位。方剑明得了《天河宝录》之后,为了免去不必要地麻烦,改名为“楚明”,叫二女在外人面前如此称呼他。龙碧芸似是在存心与他作对,把自己和龙月的名字分别改为“方碧芸”和“方月”。方剑明见了,苦笑不得,只得任由她。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白居易又有一首诗词单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此诗道尽了白居易的心思,也表明了杭州的美丽,不然白老夫子又怎么会对杭州如此情有独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