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勃然一怒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09

  方剑明见他们一出手均是亡命的剑法,且配合起来,十分到位,显然平时经过了不少勤学苦练。

  他丝毫不敢大意,抱着龙碧芸,身形飘动,在剑影之中横插斜窜。龙月一把宝剑在手,舞动起来,炎热的剑气排出,将袭来的几个劲装剑客迫退。那几个劲装剑客心知龙月不易对付,便围着龙月团团打转,时不时递出一剑。

  方剑明回头看去,忽见龙月身躯一晃,要躲开一个劲装剑客的利剑,哪知身形慢了半拍,被对方一剑刺在腰间。龙月痛哼一声,柳眉一竖,喝道:“姑奶奶跟你们拼了!”说着,一剑劈出,顿时将那名劲装剑客劈倒在地,眼见是活不成了。

  方剑明怒从心头起,右手一探,摸到了天蝉刀的刀柄。五指一紧,身上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一道刀光划破夜色,怪异的刀气以方剑明为核心,向四周激射开去。蝉儿飞舞,奇吟声中,刀上劲道毫不留情地将十个劲装剑客震飞出去,撞破了不少人家的屋子。

  谁也没料到这一刀的威力会如此惊人,其余劲装剑客一怔的功夫,方剑明掠身来到龙月身边,一招“夜战八方”,刀尖分别在四个劲装剑客身上刺了一下。天蝉刀上的怪异力量撞出,将四人震得口吐鲜血,后退不迭,面上一片惨然。

  方剑明仅仅用了两刀,便将近一半的劲装剑客击成重伤。那闭目调息的人双眼一睁,一脸震惊,暗吸一口真力,喝道:“退!”话声未了,却见方剑明飞身跃起,一刀朝他迎头砍下。这一刀来势疾快,刀上力道似有若无。然而那人脸色更加震惊,道:“天蝉刀!”双爪一分,一道庞大的内家真力吐出。

  “砰“的一响,那人痛哼一声,不等方剑明第二刀劈下,如飞鹰一般飞射出去。那些劲装剑客见头儿走了,谁还敢待在这里,个个如丧家犬般四散而逃。

  方剑明心知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低头一看龙碧芸,见她脸色苍白,柳眉紧皱,心中一疼,叫道:“芸儿。”

  忽听大街西头传来“踏踏”的脚步声,火光照耀下,上百名官兵在一个佩刀军官带领下,向这头赶了过来。

  那军官远远便发话道:“是何方武林朋友在杭州城内闹事?在下雷岩,江南雷家的人,也是官府中人。有什么私事,请私下解决,不要在大街上动手。不然,我可要拿你们去见大人了!”

  方剑明不等他们来近,抱着龙碧芸与龙月转入一条胡同内,麒麟鼠紧随于后。奔了数十步,转到另一条胡同来。刚奔了十丈,方剑明突然停了下来,眼神如电,紧盯前方。龙月见他无端停下,不由问道:“方小子,你怎么了?快走啊。”

  方剑明双眼一冷,对着胡同深处沉声喝道:“闪开!”龙月心中一惊,凝目望去,隐隐约约见得有一条人影如鬼魅一般站在前方。

  那人嘿嘿一声冷笑道:“方剑明,《天河宝录》你保不住,还是交给我吧。”

  方剑明闻言,怪笑一声,大步向前行去。那人立在原地,动也不动。六丈、五丈、四丈、三丈,方剑明顿住了脚步,喝道:“闪开!”

  淡淡月色下,只见这人是一个身材高瘦,年约三十的青衫男子,只听他道:“官兵已追来,你还是把《天河宝录》交给我,免得我伤了你。”

  方剑明冷哼一声,天蝉刀脱手飞出,呜呜声中,天蝉刀化作电光劈向青衫男子。青衫男子面色一变,身形倒纵出去,一边飞退,一边“出剑”。他手中无剑,但他的手指就是剑,六股无形指剑击在天蝉刀上。天蝉刀顿了一顿,便被赶上来的方剑明一把抓住。

  方剑明一手持刀,一手抱着佳人,向前踏出一大步。一刀狠狠的斜劈而下,刀光飞舞中,无数蝉儿卷出。青衫男子低低的叹了一声,连出十三道指剑,无形剑气破空而出,迎着蝉儿射来。没有任何震响,无形剑气和蝉儿相碰之后,转眼消失在空气之中。

  方剑明心头一震,暗道:“此人是谁?武功这般高强。”忽觉左臂中的龙碧芸一滑,从他手中脱开,站在身边,脸上带笑,看着青衫男子,道:“尊驾所使,似是大理段氏的逍遥神剑,莫非你是段家的人?”

  青衫男子脸色一变,道:“龙小姐慧眼如电,段某深感佩服。他日再来讨教。”飞身上屋,转眼消逝。方剑明见强敌已走,手一抬,天蝉刀闪电归鞘。

  “方郎……”龙碧芸本来略有起色的脸突然变得发白起来,一头载倒在方剑明怀中,顿时人事不醒。方剑明大吃一惊,龙月眼泪花花,急得就要大哭。

  “站住,不要跑了,再跑的话,雷某就下令放箭了!”身后传来高喝声。一队手拿劲弓的官兵追近,那自称雷岩的军官还没看清是什么人,便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方剑明伸出右臂,往龙月的小蛮腰上一搂,飞身上了屋顶。

  雷岩万没料到会这样,急忙喝道:“放箭!”弓弦响处,数十支利箭急电飞出。忽见一股火舌冒出,瞬间便将利箭烧得连残渣都不剩。众官兵见了,全都傻了眼。雷岩心头惊骇,也忘了发号下令。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官兵控制不住自己,尖声道:“鬼,有鬼……”话声一落,“啪”的一声,脸上立时挨了雷岩一巴掌。雷岩瞪着那名官兵,沉声道:“什么鬼?不要胡说。”那官兵挨了一巴掌,忙道:“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雷岩冷哼一声,眼珠一转,对众官兵道:“今晚所见,谁胆敢说出去,休怪我翻脸无情。”

  众官兵齐声道:“属下不敢。”

  雷岩听了,脸上闪过一道满意的神色。当下,便带着众官兵退出了胡同。雷岩的武功虽比众官兵高出甚多,但他也没有看出那道火舌究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回到衙门后,他在上司面前敷衍了一下,说是武林中人在街上动手,将民房弄毁了不少。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杭州知府,也明白这种事太过棘手,只得草草了结。

  方剑明抱着龙碧芸、龙月二人,翻身落进客栈的院落,打开房门。麒麟鼠紧随其后,进了屋子。方剑明右手一松,把龙月放开,道:“月儿,你给我护法,我要给你家小姐运功疗伤,不能有人打扰。倘若有人敢来打扰,就把天蝉刀拔出来,拦住他们。”话罢,解下天蝉刀,交给龙月,自己抱着龙碧芸转身进了内间。

  龙月见方剑明抱着龙碧芸进去后,便紧紧地拿着天蝉刀,坐在外间的一张椅子上,一双凤目眨也不眨地盯着大门。大门已是上了门闩,除非是有武功的人,否则谁也没有能力一招破门而入。龙月随龙碧芸行道江湖以来,均是无往不利,谁见了她们主仆,无不恭敬有加。而今,龙碧芸被袭击重伤在身。前后对照,可谓是天壤之别。

  “若不是因为《天河宝录》,小姐也不会被强敌偷袭,以致受到重创。”龙月心中想着,不禁有些埋怨起方剑明来。方剑明与她们到“慈航轩”去的话,别说那么点人,就是再多十倍、百倍,也不能将“慈航轩”怎么样。

  麒麟鼠自从进屋以后,一声也不叫,只是蹲在地上。一双小眼时不时地发出白光,身上长毛无风飘动。小嘴不时地微微张开,一股微弱地火苗从嘴喷出,在那火苗中夹着一丝蓝幽幽地东西,异常怪异。龙月只顾想着心事和盯着门窗,并没有发现麒麟鼠的异常。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便是拳打脚踢之声,忽听有人骂道:“娘的,大和尚,你挡着我们兄弟的路做什么?”只听得有人怪声笑道:“奶奶的,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做什么?”龙月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喜,起身待要出去,有人却在她耳边说道:“不要出去,四周都是敌人,你一出去,便会遭到攻击。”

  龙月听了这个声音,心中一怔。原来,这个说话的人,听口音正是那位卖首饰的老婆婆。

  “婆婆,你在何处?我怎么看不到你呢?原来……原来你还是一个绝顶高手呀!”

  老婆婆的声音“呵呵”笑了一声道:“我就在附近。”龙月吐了吐舌头,惊异地道:“婆婆,你是神仙么?”老婆婆道:“我这是‘千里传音’,比‘传音入密’要高得多。我不是神仙,只是武功比很多人要高明罢了。待会有人要破门而入,记住不要动天蝉刀,把你的剑拔出来,我教你对敌之策。咦,奇怪,屋里有什么怪物,怎么一股强烈的火气?”

  龙月四下看了一眼,把目光落在麒麟鼠身上。这时,麒麟鼠小嘴也不张了,跳到一张椅子上,气乎乎地鼓着双颊,紧盯着大门,恢复了常态。

  龙月道:“婆婆说的是麒麟鼠吧?”

  “麒麟鼠?”老婆婆诧声道。

  龙月解释道:“就是一只长得很像松鼠般的小动物。”

  “哦,原来如此,它的火气可不小,真是奇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