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天外有天
天魔圣2019-08-08 10:143,407

  忽听门外那大和尚的声音着急地大声道:“老万,老张,老莫,你们他妈的还快出来?我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能让他们进去。”他的话声刚落,只听得有三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衣袂破空声在院子里响起,接着就是巨大地动手声。龙月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只听得院子里掌风声、刀风声、拳风声、腿风声、脚步走动之声,劈劈啪啪响个不停,比之先前不知道要响亮了多少。

  龙月正听得惊心动魄,只听得有人怒声道:“娘的,你们四个是什么人?”

  那大和尚的声音哈哈笑道:“洒家‘酒肉僧’,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老子的威名吗?”

  那人哼了一声,道:“原来是你,他们三个又是谁?”

  酒肉僧道:“这位使刀的是‘阎王刀’苗不同,这位瘦小的是‘追风腿’张杀人,这位书生便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夺命书生’莫长命。你两兄弟又是那位?”

  那两兄异口同声地道:“原来是你们!”接着,先前那位喝道:“我们兄弟是‘黔东双怪’。”

  酒肉僧哈哈一笑道:“奶奶的,我当你们是什么人,原来是你们两个。难怪如此嚣张。”他们说着话,手底下却是不停,伴着话声,斗在一处。

  外面的打斗声响了一会,突然停下了,好半天没有动静,显得有些异常。既没有人进屋,也没有人开口。龙月心中奇怪,真想跑出去看个究竟,但她紧记老婆婆的告诫,手中紧握出鞘的宝剑,一目不瞬地盯着大门。

  须臾,一个冷冰冰的笑声传到,喝道:“都跟老夫滚!”

  酒肉僧震惊地道:“你是何人?”

  那人“嘿嘿”一笑道:“老夫‘拳罡魔君’朱笑白!”

  “还有我,‘百步神掌’余一平!”

  这两句话一出,听在龙月的耳里,如同一个霹雳。她心中大惊,暗道:“完了,完了。听小姐说,这‘拳罡魔君’朱笑白武功盖世,是数十年前天、地榜上的地榜高手。此人一来,便是小姐,也讨不了好处,这下,我们可都没命了。”

  酒肉僧道:“什么‘拳罡魔君’?洒家没有听说过,你们……”有人截口沉声道:“朱笑白是当年地榜高手,道上的前辈。”

  酒肉僧怒道:“乘人之危的人,算什么前辈?”

  “谁?”忽听朱笑白大喝一声,接着便是劲风之声传来,接下去就是暗器破空声。

  “原来是蜀中唐门的人,难怪暗器手法如此高明。只是,在老夫面前使用暗器,未免太儿戏了。”朱笑白道。

  “朱笑白,你是成名多年的前辈,晚辈当然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依你今日所为,实在有辱身份。你虽是地榜高手,但你若伤了龙小姐,只怕天下也无你容身之地。”

  “谁说老夫要伤害龙小姐?我只找那名叫方剑明的便是。”

  “哈哈,说得好听。”

  听声音,此人已远在里许开外了。

  忽听那“百步神掌”余一平冷笑道:“你们四个还不走吗?黔东双怪都怕了我们,灰溜溜地跑了,你们难道想自找死路?”

  酒肉僧问道:“你们是为了《天河宝录》?”

  余一平道:“废话!”

  酒肉僧道:“只要你们不伤害龙小姐,想拿走《天河宝录》,尽管随便。”

  “龙小姐是慈航轩的亲传弟子,老夫怎敢对她无礼?”话锋一转,高声地道:“方剑明,老夫余一平,前来领教高招,还请出来一见。”屋中却没人回答。问了几声,仍是没有人回应,更不见有人出来。

  余一平怪笑着道:“方少侠,你不肯出来相见,那就休怪老夫不请自入了!”话声未了,一股掌风陡起,劈在大门上,眼看大门霎时就要碎裂。

  这时,龙月耳边响起了老婆婆的声音道:“向左踏前一尺,出剑。”龙月十分听话的依言而行,摆了一个招式,看上去毫无威力,但那道掌风不知怎么回事,霎时便没了踪影。

  余一平轻轻地“咦”了一声道:“原来还有高人在屋里,很好,很好!”又是三道掌风降临大门,龙月耳边响起老婆婆的声音道:“左一尺,右半尺,出剑。”龙月照着她的指点使出,一剑隔着屋子摆了一个出剑的姿势。那三道掌风这次还没有来到大门上,转眼消失了痕迹。

  余一平不信邪,躲在暗处,频频出手。龙月在老婆婆的指点下舞动宝剑,片刻间在屋里走了一圈,出了四五十剑,均将余一平打出的劈空掌力化去。

  余一平越打越心惊,心想这屋里到底藏着什么厉害的人物,武功怎地这般神奇。朱笑白一来自恃身份,二来他在暗中盯着隐藏在别处的几个高手,是以,一直没有所表示。

  酒肉僧等四人等了半天,却迟迟不见余一平将大门破开,心中惊异不已。酒肉僧心急,猛地跺脚说道:“姓余的,你搞什么……”一语未了,忽觉一股强大之极的罡气迎面扑来,急忙同其他三人飞身上了屋顶。一股庞大的内力从他们脚下“轰”过去,罩向了龙月所住的屋子。

  原来,朱笑白看出诡异之处,料到有高手在暗中使坏,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就是一拳轰出。这一拳是他十二层的内家真力所化,他既然号称“拳罡魔君”,拳力岂是寻常的武林高手所能比的?一股狂风夹着十万斤的力道将屋子牢牢锁住并闪电一般击到,整幢屋宇晃动起来。

  龙月身在屋内,也感受到了这一拳的可怕,急忙随着老婆婆的指点,心神一沉,忽觉一股热力顺着她手腕冲出,沿着剑身到了剑尖。双脚一跳,离地两尺,向屋顶凭空刺出一剑。这一剑刺出,好像有一股魔力从剑身传出一般,朱笑白那威猛绝伦的拳罡竟是像纸做的老虎,转眼就被撕碎,消失在气流之中。

  余一平见朱笑白也吃了暗亏,忽地喝道:“朱兄,我们一起上!”运足内力,向屋子拍出一道掌风。朱笑白已是骑虎难下,一声不吭地发出一道拳罡,化作长龙卷向屋子。登时,劲风大起,满院子都是风声。有几个住在这个院落的客人,早在酒肉僧和黔东双怪动手时,吓得躲在被子底下,簌簌发抖。客栈的伙计和老板知道是江湖人动武,只盼他们早些打过,快快离开,哪里敢出来找死。

  老婆婆的声音陡然一沉,在龙月耳边喝道:“无知小儿。”龙月正不知该如何应付,忽觉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一转,向着窗户刺出了无数剑。剑气从窗户上射出,留下密密麻麻的细小洞口,有如蜂巢。龙月也不知道这一招究竟出了多少剑,反正在她的估算中,没有五百之数,也有四百之多。

  剑气硬生生地刺破拳罡和掌力,朝右首一个黑暗角落射去。两条人影腾飞而起,身形一折,窜出十多丈外,朝城西逃去。那剑气却不放过二人,追了近百丈,才渐渐消散。绕是如此,朱笑白和余一平浑身早已惊出了一股冷汗。

  隐藏在别处的几个高手见这两个“大高手”都被惊走了,谁还敢在此多做逗留。朱笑白和余一平前脚一走,他们跟着也悄悄地退出去了。

  酒肉僧等人见朱笑白和余一平狼狈而去,心中猜想二人定是被世外高人迫退。只是那朱笑白本身就算得上半个世外高人,可见这“世外高人”的武功有多神奇了。四人走到门边,向屋内道了一声平安,龙月谢了一声,四人连道不敢,这才离开。

  龙月那一剑使出去后,出了一股香汗,累得不行。耳边传来老婆婆的声音笑道:“呵呵,那两个小子被老婆子打跑啦。小丫头,看你满头汗珠,真是让人疼惜。累了吧,我来帮你一把,一会儿你又能活蹦乱跳的。”话声一落,龙月只觉一股气劲从身后穴位进入。气劲极为暖和,所经之处,竟是相当的舒服。不一会,气劲在她周身穴道走了一番,这才消失。

  龙月双眼一开,精光外泄,顾盼有神,脸上不再有疲劳之色。她试着运起内力,只觉内力比以往增长了不少,心头大喜。她聪明伶俐,急忙对着空中一福,娇声道:“婆婆,多谢你老,我给你老施礼啦。”

  老婆婆道:“好啦,好啦,闹了半夜,老婆子也该好好地睡睡觉了。有缘的话,我们再相见吧!”龙月想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听了这话,只得作罢。

  麒麟鼠感到危机已去,抬起小脑袋,张嘴打了一个呵欠,趴在椅上呼呼大睡。龙月见了它的模样,调皮的一把抓起它,嗔道:“这里就你最悠闲,你还跟姑奶奶大睡,小心姑奶奶打你的屁屁。”

  麒麟鼠轻声“吱吱”一叫,身体娇软,双眼半睁半闭,样子极为困倦,缩到龙月怀里,双眼一闭,任凭龙月说它什么,只管睡它的大觉。龙月轻轻地打了它一下,将它抱在怀里,坐在椅子上,低头想事。想着想着,双眼微微一合,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龙月这一睡,当即就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她梦到一个男子和她在拜堂成亲,她头上盖着红头巾,看不见新郎的模样,她心中有羞意和甜蜜。一片吹打声中,她被人送进了洞房,不知过了多久,听得有人进来,知道新郎就要来掀开红头巾。等了半天,迟迟不见新郎来掀开红头巾。再等一会,新郎还是不上前来,她心中不禁大怒,一把将红头巾掀起,环顾四下,只见一个男子穿得齐齐整整地坐在一张大椅子上,竟是睡着了。定睛看去,这个男子竟是方剑明!她尖声一叫,将手中的红头巾扔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