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落崖
天魔圣2019-08-12 14:243,461

  “余天都是谁?”

  “余天都是天、地榜上年纪最大的一位,比义父至少要大八岁。因他住在普陀山,所修炼的‘天禽神功’堪称举世无双。因此,武林中人都尊称他为‘天都圣人’。”

  “义父与他相识吗?”

  “见过几次面。我不是提到过白眉神君白无忌这个人吗?此人是地榜高手,与余天都是至交。当年为了方潆滢与白无忌之情事,余天都没少奔走。这次把方潆滢叫去,只怕是名为法会,实是让这对老情人相会。”说完,哈哈一笑。

  方剑明道:“都过去了这么多年,难道他们还想重续前缘吗?”

  刀神道:“你哪里知道,白无忌对方潆滢的感情真的可以称得上是至死不渝了。想当初,他为了能和方潆滢在一起,情愿抛弃了师门大弟子之位。”

  方剑明诧道:“他出身何门?”

  刀神道:“剑谷。”

  方剑明惊奇地道:“四大秘门之一的剑谷?”

  刀神点头道:“是的。”

  方剑明突然想起一事,忙问道:“义父,我记得你曾跟我说过,你是神刀门的人。”

  刀神哈哈一笑道:“不错,我确实是神刀门的人。”方剑明追问有关神刀门的事,刀神含笑不答,只说等他长大了再告诉他。

  两人酒罢,便要下楼,忽听楼梯声响,刀神面色一变,低声道:“小心。”

  话音未了,一条人影掠上楼来,与两人照了个面。只见这人身穿长袍,脸上戴着半副面具,不是“拳罡魔君”朱笑白还会是谁?”

  “嘿嘿,楚兄,别来无恙啊。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小弟还未请你喝酒呢?”朱笑白阴阳怪气地笑道。

  刀神伸手一拉方剑明,笑道:“朱笑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眼光向楼梯口瞄去,只见一个白衣女子也掠了上来。

  “快走!”刀神猛地把方剑明扔出了窗外。

  就在这一瞬间,朱笑白一拳轰来,罡风大作,楼上酒客惊呼怪叫,都躲到了桌子底下。“轰”的一声,酒楼摇摇欲坠。刚上来的那个白衣女子一剑飞出,要从窗口腾跃出去。

  刀神焉能让她得逞,大砍刀抵住朱笑白的攻势,左掌隔空一抓。白衣女子忽觉一股劲力吸来,急起的娇躯落下,冷哼一声,从楼梯口飘身下楼。

  下楼之后,到了门外,早有四个红衣妇人在那里守候。

  “那小鬼往何处去了?”

  “那边,六妹、五妹已追上去了。”

  “追!”白衣女子冰冷地道了一声。

  方剑明被刀神扔出窗外后,刚刚落地,便见两个红衣妇人从酒楼中掠出,向他扑来。这两年,他的武功虽然大进,但对敌经验却没有随之增长。他认得那两个红衣妇人中的一个,心知一旦被她们稍一阻拦,那白衣女子赶到,自己就成了瓮中之鳖。所以,不等两人扑到,转身如飞而去。这时,麒麟鼠早已钻入他的怀中,不敢出来。

  他对这一片相当熟悉,疾驰了数里,回头望去,只见那白衣女子已追在最前,心下一惊,暗道:“她的武功远在我之上,我虽然有天蝉刀,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又跑了两里,心中叫道:“哎呀,我怎么把她们带到这里来了,这不是告诉她们我就住在这山中吗?”忙掉转方向,朝东而去。

  方剑明在山中锻炼了两年,早已习惯了在山中施展轻功。那六个红衣妇人的轻功与他差不了多少,却是越追越落后,唯有那白衣女子越追越近。

  方剑明发足了力地往前猛奔,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入了一片树林,回头张望,吓了一大跳。原来,那白衣女子距他不过七八丈,这一放松,顿时又被追了两丈。

  “喂,你追得这么紧干吗?”方剑明大声地问道。

  白衣女子也不答,倏地屈指一弹,一股指风射向方剑明后背的“灵台穴”。方剑明将腰一弯,就这一瞬间的功夫,白衣女子疾掠而近,白玉般的手指向他后背大穴点去。

  方剑明一个“燕子大翻身”,躲过了对方的手指,就在他翻身的功夫,麒麟鼠从他怀内跳出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钻入草丛,不知所踪。

  方剑明见白衣女子要来拿他,忙道:“我不跟女人打架,你不要逼我出手。”

  白衣女子道:“小鬼,你以为这样一说,本圣姑就放过你了吗?在童五洲府上,你不是很厉害吗?本圣姑倒要看看你手中的那把魔刀有多大魔力。”

  方剑明道:“什么魔刀?这是……一把奇刀。”

  “魔刀也好,奇刀也罢。我问你,你几时见过我?”圣姑说着,向方剑明逼去。身上寒气如冰。

  方剑明被逼地后退,道:“有话好说,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何必要和我过不去呢?”

  圣姑冷声道:“小鬼,你休想拖延时间。刀神被朱护法阻拦,要分出胜负,起码也得三五百招。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方剑明道:“这叫什么话?天下哪有妻子让丈夫束手待毙的道理。”

  圣姑听了,心中一怒,便在此时,方剑明抽刀挥出,口中大叫道:“看招,小心你的花容月貌。”蝉儿飞舞,刀声怪吟。圣姑吓了一跳,宝剑出鞘,刺了出去。

  只听“叮”的一声,剑尖刺在天蝉刀上,圣姑忽觉一股奇怪的力道涌来,顿时被震得退了几步。不过,方剑明比她更糟,他内力不如对方,仗着天蝉刀的神奇,虽把对方震退,但自己却闷哼一声,受了内伤。他扭头便跑,暗道:“我若让她捉住,逼我说出在那见过她尚在其次,她若拿我作为要挟,义父为了我只怕要答应加入天地盟了。”圣姑焉能放过他,紧追不舍。

  这片树林,不知多广。方剑明奔跑狼狈,但他毫不在乎。圣姑是个女人,当然不会没有顾忌。因此,一时之间,也追之不上。地势越来越陡峭,顿饭功夫,两人已来到一个陌生的断崖边。

  “小鬼,你走投无路了,还是跟我回去吧。”

  “我便是跳崖,也不会任你摆布。”

  “敬酒不吃吃罚酒。”圣姑已忍无可忍,持剑攻来。剑上寒气森森,别说与她过招,光是剑气,已足以冻死人。这把剑并非绝世宝剑,只因圣姑修炼的内功属阴寒,因此剑上才会发出寒气。

  方剑明施展刀法,与她对战。无奈的是,圣姑试出天蝉刀的古怪之后,便不与他兵刃硬碰,出剑之快,令人咋舌。方剑明身法虽然入了流,但仍躲避不了。片刻之后,身上中了十几剑,亏得圣姑没下狠手,否则他不死也得躺下了。

  忽听草丛中“吱吱”一叫,麒麟鼠猛然飞出,张嘴向圣姑咬去,圣姑吃了一惊,不知它是何物,急忙一掌拍出,“砰”的一声,麒麟鼠被震得头晕眼花,滚入丛内。圣姑身形晃了一晃,就在这时,方剑明大叫一声,双臂一搂,将她抱住。

  圣姑几时被人这般“非礼”过,呼吸急促起来,软软地便要倒下。方剑明见这一招奏效,更不敢放开她。忽听圣姑尖声叫道:“放开我。”

  方剑明道:“丈夫抱妻子,天公地道。说不放便不放。”他自小在少林寺长大,后又和刀神这个粗鲁之人住在一起,对礼防不是很在乎。加上还没有成年,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是大不敬。另外,他抱着对方,虽觉寒冷,但鼻中闻着阵阵幽香,倒有些陶醉了。

  “你……”圣姑全身颤抖。

  “你答应放过我,我便放开你。”方剑明居然敢谈条件。

  圣姑的娇躯越来越颤抖,猛然冲天而起,往断崖投去。方剑明没想到她会这般性烈,跟着也落下了断崖。随后,麒麟鼠“吱吱”地狂叫,冲到断崖边,跳了下去。

  “救命呀,我不想死,老天,救救我吧。”方剑明的声音随风飘来,回荡在空中。

  方剑明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觉一切都这么美好,一切都这么有趣。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忧愁,更没有烦人的追逐。这里是无名谷,一个没有名字而常常在他的梦中出现的山谷。

  轻轻地睁开双眼,他慢慢地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仰天大叫一声,在草地上打起一趟拳法来。这趟拳法是少林寺罗汉拳,只见他打得有板有眼,气势十足。

  走完一趟拳脚,他一头闯进谷底山洞,笑道:“木头叔叔,我的罗汉拳已经练成了。”

  还是那个姿势,木头人斜支着脑袋,口不张地道:“是吗?耍两招看看。”

  方剑明当场就走了几招,拳风呼呼,力道只怕也有千斤。不料,木头人看不下去了,道:“停停停,你这是在耍把戏呢?软绵绵的,没吃饭吗?”

  方剑明道:“木头叔叔,依你说,罗汉拳要使成哪样?”

  木头人问道:”你拳上的劲道有多少?“

  方剑明道:“差不多千斤了吧。”

  木头人道:“千斤算个屁,没有万斤力,敢谈罗汉拳?”

  方剑明反驳道:“万斤力的罗汉拳,只怕我师祖都打不出来。”

  木头人道:“罗汉拳以刚猛见称,越练越深,毫无止境。莫说万斤力,便是十万斤力,只要用心、苦心去练,也能打出。”

  方剑明吐舌道:“真的?”

  木头人道:“当然是真的。对了,‘大睡神功’练得如何?”

  提到“大睡神功”,方剑明便觉气闷,道:“这门神功好慢,我天天练,它丝毫不见长进。”

  木头人道:“学武之道,细水长流,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它的好处的。”

  “那我要等什么时候才能进洞去?”

  “至少也得六七年后吧。”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