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阿毛
天魔圣2019-08-12 14:173,318

  出了小镇,转入一条山路。不久,便远离镇上,来到一座尼姑庵前。阿毛身形一停,对着庵门大叫不止。少年正要训斥它,突听庵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

  “阿弥陀佛。”一个中年尼姑走了出来。

  少年歉意地道:“打扰师太清修了。”

  那中年尼姑刚要说些什么,忽听庵内传来一声鹤鸣。阿毛听后,不顾一切地跑进庵内。少年吃了一惊,喊道:“阿毛,你给我回来,快回来!”说着,也闯进了庵内。中年尼姑拦他不住,急得直叫“阿弥陀佛”。

  那少年左转右拐,口中大呼小叫,因一心要追上阿毛,一时就忘了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

  忽见阿毛纵身一跃,跳到了一座院墙上,对着院里“吱吱”大叫。少年心中好不奇怪,腾身一跃,上到墙头,身子刚在墙头落稳,陡听有人喝道:“什么人?竟敢闯进来,看打!”随着话声,一道寒芒急射少年左腿。

  危机之间,少年双脚一点墙头,飞身一起,那道寒芒从身下掠过。

  “花儿,去教训一下这个小子,让他知道知道厉害。”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

  少年定睛看去,只见一只奇大的白鹤,向他飞扑过来,一股狂风随之而至。少年赶紧跳下墙头,道:“误会,误会。”

  他说他的,阿毛却将身一纵,窜到空中,要与大白鹤交锋。它实在太小,跟大白鹤一比,简直是个小不点。不料,大白鹤见它扑来,惊叫一声,调头飞了回去。

  阿毛落地后,非常得意,后肢支撑着整个身体,前肢交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少年抬头望去,只见对面站了两人。其中一人也是少年,只是比他大了两三岁。另外一人,却是一个女孩,模样娇俏。

  女孩从来没有见过大白鹤有畏惧的时候,抬头望着半空的大白鹤,一个劲地道:“花儿,别怕,你那么大,它那么小,你还打不过它吗?”

  大白鹤鸣叫了数声,始终不敢飞下。

  “妹妹,算了吧。”女孩身边的少年劝道。

  女孩一听,娇嗔道:“哥哥,你少管我,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人如此无礼,鬼鬼祟祟的,非奸即盗,我非要让大白鹤教训他不可。”

  那少年听了她的话,就知道她是个刁蛮的丫头,大笑一声道:“好,好得很,我鬼鬼祟祟,我非奸即盗。我还无恶不做、杀人放火呢。”

  “阿弥陀佛,小施主何出此言?”随着话声,一个缁衣独臂女尼飘身进了院中。步态轻柔,恍若有仙云托着。

  那少年瞧了,心头惊异,暗道:“这人只怕便是庵主。那丫头无理取闹,我可以气气她,但对庵主,却不能不有礼貌。”于是,将麻袋放下,双手一合道:“师太,晚辈失礼了。”

  独臂女尼微微一怔道:“你……”

  少年道:“晚辈出身少林。”

  独臂女尼道:“哦,原来是少林俗家小弟子。”

  那女孩却娇哼一声道:“少林就很了不起吗?”

  独臂女尼轻斥道:“灵儿,不可如此无礼。”

  女孩对独臂女尼很是敬畏,瞪了少年一眼,便不再说。

  “小友贵姓?”

  “晚辈方剑明。”

  “你也姓方?”独臂女尼自知失言,忙改口道:“小友缘何来此?”

  方剑明心头奇怪,如实说了。独臂女尼看了看阿毛,目光如电,脸色微微一变道:“麒麟鼠?”

  方剑明诧道:“师太识得它?”

  独臂女尼道:“我以前听说过这种异兽。这种异兽,世所罕见,小友是从何处得来的?”

  方剑明笑道:“两年前,我在山中练功,无意间遇到它。当时,它腿上有伤,我见它可怜,就收养了它。”

  独臂女尼道:“小友就住在附近?”

  方剑明道:“离此十余里,有座深山,晚辈就住在山中。”

  独臂女尼目露惊讶,待要相问,方剑明却“哎呀”一声,提起麻袋道:“师太,晚辈要走了,今日误闯宝庵,他日再来登门谢罪。”不等独臂女尼开口,逮起麒麟鼠阿毛,急匆匆地去了。

  方剑明一走,那女孩就气呼呼地道:“师太,这姓方的好生无礼。你老人家伸伸指头,就能把他打趴下,为何不教训教训他?”

  独臂女尼笑道:“灵儿,我辈分远高于他。再说,他是少林门下,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怎好出手。”

  女孩的哥哥笑道:“妹妹,师太是前辈高人,岂能打一个小后生?你若怪人家无礼,现在就追出去,暴打人家一顿啊。”

  女孩不满地道:“哥哥,刚才发镖的人可是你,并不是我。”

  女孩的哥哥道:“我见他突然闯入,误以为是贼人,才会出手。他既然是误闯进来的,也怪不得人家,所以我才叫你算了。”

  女孩撅起小嘴,拉着独臂女尼的手道:“师太,你看,他就会欺负我。”

  独臂女尼淡淡地一笑,轻抚她的头顶,却没说话。

  方剑明一手提着麻袋,一手提着麒麟鼠,往山中赶去。此时,夕阳西沉,已是黄昏。到了密林外,方剑明把麒麟鼠放下,道:“阿毛,都怪你,我们来晚了,义父又要饿肚子了。”

  麒麟鼠讨好地“吱吱”一叫,领着方剑明进了密林。来到木屋前,方剑明正要进屋,忽听头顶有人道:“阿毛啊,我今天只是说了一句,你就害我饿肚子,至于吗。”

  方剑明一抬头,奇怪地道:“义父,你跑到屋顶去做什么?不会是想飞升天外吧?”却听麒麟鼠“吱吱”地一叫,一下就窜到了木屋上,亲昵地用尾巴去抚弄中年大汉的脸庞。那中年大汉敲着二郎腿,看着夜空,很悠闲的样儿,何曾有半点饿了肚子的迹象?

  方剑明把麻袋放下,纵身上了屋顶,道:“义父,你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赏月?”

  中年大汉哈哈一笑道:“等你们回来,我早就饿死了。我在林中引来一只野狼,一掌劈死它,烧烤着吃了。”

  方剑明呵呵一笑道:“恭喜,恭喜,义父又破了记录。上次是一只野兔,这次是一只野狼,义父越来越能吃了!”

  中年大汉拍拍肚子,道:“上次半夜回来,说是和镇上小流氓打架,这次难道又路见不平,与人斗殴?”

  方剑明吐吐舌头道:“义父,我有暴力倾向吗?不过,这次确实有些稀奇。”便把先前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

  中年大汉听后坐了起来,问道:“你看得出那独臂女尼的武功有多高吗?”

  方剑明道:“我看不出。”

  中年大汉想了一会,面色一变道:“难道是她?”

  “谁?”

  “你不是说她听了你的名字,说了一句‘你也姓方‘的话吗?我若没有猜错,她便是地榜上的‘如意神剑’方滢滢。”

  方剑明诧道:“地榜上的前辈,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那独臂女尼看上去却只是四十左右。”

  中年大汉笑道:“义父号称刀神,年纪已近百岁,可看上去不也是四十来岁吗?”

  方剑明听后,连道可惜,早知那独臂女尼是地榜高手,便要多留片刻,向她求教。

  刀神却突然叹了一声道:“想不到她竟已遁入空门,不知白无忌出家了没有。”

  方剑明问道:“白无忌是谁?”

  刀神道:“白眉神君。”话声一转,问道:“你还没有吃饭吧?”

  方剑明一怔,陡听肚子“咕咕”地一叫。接着,一旁的麒麟鼠一拍小肚皮,它的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

  刀神“哈哈”一笑,从屋顶一跃而下,道:“明儿,今晚义父做饭给你们吃。”

  方剑明大吃一惊,赶紧跃下道:“义父,还是让我来吧。”这倒不是他心疼义父,而是义父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吃了他做的饭,十次会有九次拉肚。

  山中无岁月。弹指间,三日过去了。

  这天早上,刀神说要去拜访独臂女尼,方剑明想起去自己曾说过登门谢罪的话,便也一同前去。不料,到了到那座尼姑庵前,只见庵门紧闭,寂静无声。

  方剑明上前敲门,过了好大一会儿,前日那个中年尼姑才开门出来,见了方剑明,脸色一慌,道:“小施主,你怎么又来了?”

  方剑明道:“上次误闯宝庵,实在罪过,请问庵主在吗?”

  中年尼姑看了看刀神,没有作答。

  刀神笑道:“师太,老夫与你家庵主乃是旧识,今日是特地前来拜访的,你请进去通报一声。”

  中年尼姑迟疑了一会,才慢腾腾地道:“两位来得真不是时候,庵主现不在庵中。”

  刀神问道:“她去了何处?”

  中年尼姑道:“庵主临走之前,说是去普陀山参加什么法会。”

  刀神听后,暗道:“余天都就住在普陀山,莫非是他叫去的?嗯,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请的动她?对了,那一对兄妹有大禽白鹤护驾,只怕便是余天都的小徒孙。”拉起方剑明,告辞而去。

  两人到了镇上,在一家酒楼喝酒,刀神笑道:“明儿,那对兄妹,来头可不小,幸好你没和他们打起来。”

  方剑明问道:“他们有什么来头?”

  刀神道:“我若没有猜错,那对兄妹必是余天都的徒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